|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107章重陽

第107章重陽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6-02 08:33  字數:3730

司徒九看著手條,沉默良久。

皇后昨天剛傳訊過來,說楚帝身體日漸衰竭,今天就收到了這張密件,不得不令他感慨,赫連熙的勢力範圍果然深不可測。竟然連這種事關聖體的機密都能知道。

不過,這個秘密能被林若拙知曉。該說是赫連熙對她推心置腹呢,還是林若拙本人聰慧異常,從蛛絲馬跡?

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思索片刻,他將紙條燒毀。招過柳成:「派人去西北一趟,給二弟傳信。王家那件事,可以動手了。」

***************

林若拙自詡將重要消息傳遞完畢,心無掛牽的帶著染好的布料回府。這是打算送給司徒皇后的。這七年,她與段淑妃不對付,反而處處討好司徒皇后幾乎已成了公開的一件事。大伙兒驚訝之餘,仔細一想倒也能理解。

那什麼側妃段娉婷、庶長子,不都是段淑妃弄出來的么。兒媳婦怎麼了,兒媳婦也是有脾氣的。當婆婆的不地道,還不興抗議了?況且從禮法上說,司徒皇后才是眾皇子妃們真正的婆婆。

林若拙打的就是這個主意,不屑於討好段淑妃,也就不用為了面子和她虛以委蛇。

至於將來?呵呵……等她能活到『將來』的那天再說吧。

月登高。楚帝興緻突發,決定在重陽節那天舉辦賞菊宴,宴請眾臣。

林若拙已經記不得夢裡有沒有這回事了。畢竟夢境是跳著來的,不可能事無巨細。只有重大事件發生才會跳著播一下。不過這也從側面說明了這場宴會只是普通盛宴,並無特別。

她也就按常規準備起來。半隱居不是全隱居,這些場合還是要去的。換上一身淺綠色柔紗衫裙,衣襟袖口綉淺黃色淺粉色細碎叢花。淺金色鑲珍珠腰帶,淺粉色蟬翼紗披帛柔軟的搭在手肘。如雲青絲挽成墮馬髻。金絲白玉海棠花發簪,一圈小小的粉色花朵從鬢角別至後腦。

赫連熙一見這打扮就笑了:「這是哪家鮮嫩的小娘子?看著不像去重陽秋宴,倒似去參加上巳春宴。」

林若拙輕睨他一眼:「怎麼,不好看?」

赫連熙讚賞的又看了幾眼,真心道:「好看。」雖然少了些正妃的端莊,太過嬌俏別緻。但不可否認,的確好看。

兩位側妃到來後,這種對比就更明顯了。丁善善這是第二胎,原本就圓潤的下巴更加圓潤,穿的是齊胸襦裙。胸部宏偉,手臂滾圓,用段淑妃的話說。懷相富態,看著就討喜。

段娉婷身段倒是沒變,窈窕依舊。穿著一身洋紅綉金織錦大衫。雲鬢高聳,風釵閃動。一張面孔精雕細琢,柳眉櫻唇。單看也很不錯。只是赫連熙覺得太平常,京來都是這麼個模子,無任何驚艷之感。

尤其是一對比。段娉婷那臉怎麼看怎麼假,也不知塗了多少層粉。臉皮都有些僵。丁善善明明比林若拙還要小几歲的,怎麼看上去反倒像比她年紀還大些?身段……咳咳,算了。就是初進府那會兒,丁善善也沒有楊柳小蠻腰。

赫連熙不得不承認,林若拙的美很得天獨厚。便是以兩輩子的經驗來看,也可排在前五。

可惜論脾氣之壞,得排進前三。

柔順貌美的佳人難尋啊!

丁善善月份大了,不方便前去。便只有段娉婷跟在兩人身後。長史恭請上車,偷眼一看,兩位側妃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心下瞭然,估計沒多久這兩位家裡又該送美貌丫鬟進來了。

馬車一路駛向皇宮。賞菊宴擺在西苑,確切的說這裡雖屬皇城範圍,卻已不在皇宮之,有大小兩座湖泊,周別圍繞著各色美景。

他們的車來的不早也不晚。老二、老三、老五、老,正坐在一處寒暄,旁邊還坐著恆王世子夫婦。

赫連熙排行小。除了老,那三個他都得見禮。二皇子冷著臉點了點頭,一不留神瞅見他身邊的林若拙,眼訝。隨後嗤笑:「老七,滿京城也就你家了。側妃穿紅、正妃穿綠。真稀罕啊!」

赫連熙還沒答話,林若拙就開口了:「二哥豈不見紅非正紅、綠非正綠。皆無傷大雅矣。」

笑話,罵赫連老七一百遍都沒關係,火燒到她身上豈能忍氣吞聲?

三皇妃笑著拉過她的手,嗔道:「都是你今天打扮的太鮮嫩,乍一看,我還以為是哪家的新媳婦。來,這邊來坐。我和起新行的暈色料子。應是改過配方了。如今也能下一下水。只是要快洗,也不能占皂角。你怎麼沒弄一件穿穿?」

林若拙順勢轉換話題,跟著她往女眷處走,見潘氏穿著粉紫色漸變至深紫的裙子,綉紅粉兩色牡丹。笑:「大伙兒都穿,我就不湊這熱鬧了。」

三皇妃掩嘴笑:「是了,幻霓綉坊是林二太太的嫁妝。近水樓台先得月,你還怕沒好料子穿?瞧你身上這件的顏色便與外頭那些不一樣,真是鮮嫩粉透。也是你們年輕人穿好看。九弟有件煙色藍的衣服也是,穿著好不雅緻。我本還想給我們爺也弄一身,綉坊卻說沒那顏色了。」

林若拙訕訕笑:「有些顏色當時調出來不錯,後頭再弄,總有色差,不如原先的好。」煙灰藍便是這種情況。耗功夫的厲害。她又不靠這個吃飯,當然是做出成品就撒手不再管。工匠們染出的色總不如她弄的漂亮。這是色彩感覺和書畫功底的問題,沒法改善。故煙灰藍漸變緞子只小九有一匹。後頭她就忙司徒皇后的衣服料子去了。

當然,從大家的角度來看,只是小九運氣好,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