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九十五章對招

第九十五章對招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11 22:52  字數:2772

什麼樣的生活有意思?這是高標準,現在談這個好高騖遠,她目前所求的,不過一個最起碼。

「最起碼,我能做自己的主。」她打了個比方,「這麼著說罷,一戶人家,男人種田,女人理家。一旦這個家沒了男人,女人種田,體力不支,收成比男人耕作要少,家庭收支直接陷入困境。所以,大部分家庭都以男子為頂樑柱,沒了男人,一家人生活水平從尚有結餘降到貧苦。於是,這樣的家庭,女人是很沒有地位的,因為她可有可無,隨時可以替換,只要男人撐得住家,換誰都不差。」

「但是,有一些能幹的女人,比如說江南那邊織雲錦的嫻熟女工,技藝高端。每月所得收入不少。於是,家務她可以請鄰居幫著打理,給些錢。衣服食物什麼的,也可以從街上購買。即便是有這許多花銷,家庭每月的總收入也比單純的男人種地,女人理家要多。而且隨著技藝的提升,女人的收入會越來越高。扣除懷孕生子的時間,到老了,她甚至可以給自己積蓄下一筆不小的養老錢。這樣的女人在家中說話,無論是婆婆、公爹、還是男人,都沒有人敢忽視。」

司徒九若有所思:「你是受了令堂的影響。」

黃氏就是這樣做的,男人靠不住,自己給自己撐腰做主。

「但我不明白。」他依舊不解,「你該知道。你所透露的消息會帶來怎樣的後果,七皇子府若不能全身而退,覆巢之下無完卵,你這是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林若拙奇怪:「你這是在為我考慮?你的立場和赫連老七是對立的吧?」

司徒九道:「我只是把可能的後果告訴你,免得你後悔。」

林若拙更不解:「說都說了,後悔有用?」

司徒九笑著搖搖頭,不語。

後悔了,自然有處理後悔人的方法。

「那你可後悔?」他微微傾身。誘導的問。

「當然不。」不幹掉赫連熙,難道還等赫連熙成功後幹掉她?後續問題她當然也考慮過:「如果我能活下來,我想出家,帶髮修行。然後開辦一個專門教授平民女子認字、算數、織錦、染布、紡紗的善堂。教會她們一門手藝。這樣,她們可以為自己家庭創造更多的收入,在家中的地位也能更高些。」

「這是我想過的生活。」窮則獨善其身、富則達濟天下。她輕聲道:「身為七皇子妃。我不可能去做這些。但是,赫連熙死了,作為一個無子出家的皇家寡婦,做這些事再合適不過。」穿越一世,總要做些什麼。追求一個男人的心?太幼稚!

打開女人的眼睛、開啟她們的智慧。讓她們用柔弱但堅韌的雙肩扛起自己頭頂的一片天空。

哪怕只有一個女人被影響了。也不枉她來這裡一遭。

司徒九沉默,久久不語。

林若拙收回思緒,不好意思:「啊。我剛剛走神了。說的有些遠。那個,其實也不一定能辦到。最起碼我想活著,林家不受到牽連。就這樣。」

「如你所願。」司徒九輕輕起身,結束了這次談話:「你會活的比赫連熙更長久。這一點,我想我還是可以做保證的。」

婚宴結束,夫妻倆回府。一路上,赫連熙發現妻子的心情好似很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今天很高興?」

「當然。」林若拙舒服的眯了眼。靠在車廂厚厚的墊子上:「莫姑姑是和我一起從江南回來的,她有了好的歸宿,我開心的很。」

赫連熙笑道:「既然這樣。日後可多關照陳夫人一些。」

「這還用你說。」林若拙白了他一眼。

赫連熙好脾氣的繼續:「還有黃大人的兒媳,是你娘家的姐姐吧。顯國公家的小兒媳也是你的表姐,親戚間不要生疏了往來。該多走動走動才是。」

林若拙看了他一會兒:「知道了。」

赫連熙嘆了口氣,靠近一些,聲音帶上了一絲輕佻:「還在生氣?」

林若拙斜他一眼:「我生氣和你有關係么?那什麼朝雲的,鮮嫩可口吧?」

朝雲便是升職成通房的那個丫頭。赫連熙輕笑:「吃醋了?」

這情形,莫非是想賣身抵賬?林若拙心裡笑的不行,決定好好和他玩玩,嘴一瞥:「怎麼?我不能吃醋?是不是要說,我是妒婦,不如那誰誰大度、誰誰溫柔?」

赫連熙的聲音裡帶出無奈:「你脾氣也太大了些。不過去了她院子一個晚上,就那樣折騰我。你就不怕,把它給折騰壞了?」說到這裡,曖昧一笑:「那你可得守活寡了。」

林若拙秋波一橫,寬大的袖子遮著她的手,探入赫連熙某部位:「壞了么?我來檢查檢查。」

「嗯……」隨著她的動作,赫連熙又是痛快又是窘迫,咬牙:「小妖精。」

噗――,林若拙差點笑場。這形容詞經典啊,好有榮幸。動作更加放肆,另一隻手加入,解開他的汗巾,觸摸到溫熱的皮膚,在頂端颳了刮,故作驚訝:「哎呀,怎麼有點濕,出水了……」

「你……」赫連熙眼裡冒火,手臂一伸,撈住她狠狠吻上去。

「不要,你剛吃了酒,有味道。」林若拙扭過頭,轉到他耳畔,咬住耳垂輕柔的吮吸。

赫連熙摟住她的腰,揉上高聳處,恨恨:「就你最嬌氣。」身下更為堅硬。

林若拙霍的鬆手,猛的推開他:「我就嬌氣了,怎麼著。誰不嬌氣,你找誰去呀!」

赫連熙正興緻高昂的半倒在她身上,被這麼一推,差點摔倒,這種時候被潑冷水,誰也忍不住:「你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