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九十四章見面(和氏璧+)

第九十四章見面(和氏璧+)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10 22:16  字數:3504

「你故意的吧?」

兩輩子不是白活的,前太子不是白當的。慌亂之後,赫連熙很快回過神,若有所悟。

林若拙高高昂起頭,理直氣壯:「被別人用過了,當然要好好洗乾淨。」

什麼?赫連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是真的?!一股怒火從心頭嗆起,直衝腦門:「你嫌我臟?!」音調都變腔了。

林若拙沒吱聲,但那表情和眼神都在告訴他:你答對了。

她才不要忍氣吞聲。有本事赫連熙就現在休了她,求之不得。不休,能做的也無非是冷落,她不在乎。最糟糕的莫過於禁足。他敢禁足,她就爬樹爬牆進宮跟司徒皇后告狀去。說她發現了赫連熙的陰謀,赫連熙要殺她滅口。當然,還有一條路,送她去別院另居,一樣求之不得。

總之,權衡各方面得失,林若拙覺得自己沒必要忍。裝一天兩天她沒問題。長年累月的裝,真心干不來這活。總會出破綻。對赫連熙這樣一個政治陰謀家來說,裝假被發現還不如糟糕的真實,時間久了,他在心裡就會給自己打上「沒心眼、大條、野蠻、暴力……」等等標籤。

當你自以為很了解一個人,就是最容易自大之時。

赫連熙再一次有了想掐死這個女人的衝動。

她居然敢,居然敢這樣――嫌棄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臉,瞬間變的冰冷。胡亂擦了身體,套上衣服,大步離去。身後帶過一陣冷風,震的房門「砰」的一聲響。

林若拙呼一口氣,今晚,總算不用再應付這個人。

淡定的泡進某男還來不及享用的浴桶中,滿足的嘆了嘆,待會兒一定要記得提醒平媽媽。另外給準備一個浴桶以備不時之需。

平媽媽聽見她的要求,憂心忡忡:「娘娘,您和七爺這是,吵架了?」

林若拙一本正經的道:「今早段娉婷那樣子你也看見了,昨天肯定很……」她意有所指的停了停,難以啟齒的含蓄:「剛剛在浴房。那個,突然就軟了,你懂的吧。七爺氣的不行。這事你知道就好,千萬別說出去。」

什麼!七爺年紀輕輕的,已經虛成這樣了!平媽媽駭然。驚恐之下連連保證:「老奴決不亂說。」然後又咬牙罵。「定是段側妃那個賤人,沒羞的學了腌舎手段l癲恢堋10腥司∧睦鍩瓜窀齟蠹夜胄悖俊?

林若拙淡定的擦乾頭髮:「所以。即便是七爺惱我了,也不可自甘墮落,去學段娉婷的做派。」

平媽媽深以為然:「您是正妃,哪能這麼不顧臉面。七爺這是年輕,過一陣子就知道您的好了。」暗自拿定主意,七爺下回再來,定要好好炖一鍋補湯。

自那天甩臉,林若拙很是過了一段清凈日子。赫連熙但凡有點自尊。短期內都不會進她的房。不過他去段娉婷房間的時間也少。沒兩天,前院管事來通知,有個伺候的丫鬟被收用了。升格成通房。林若拙給賞了衣料、首飾,又提了月錢。一切都按照夢裡林若菡所行依葫蘆畫瓢。

到了莫宛如出嫁的日子。一大早,赫連熙冷著臉過來。公開場合,必須做出夫妻恩愛的表象。

雖然莫宛如是林家義女。但這裡講究出嫁從夫,林若拙現在是赫連家的人,該緊跟丈夫行事。兩人坐著車來到陳府。

這裡早已不是陳頊初進京落住的宅子。而是由赫連熙幫忙,後來置辦的。四進的院子,附帶花園,一家三口住很是寬敞。

陳頊是技術型人才,不善交際,今日來的客人便不多。然而,很有兩個重量級人物。一個是七皇子赫連熙,另一個,是顯國公世子司徒九。

臨川公主沒來。林若拙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姚紓、袁公子,外頭人說起他們都稱呼:大駙馬、二駙馬。但司徒九,從來沒人用『三駙馬』這個稱謂來指代。永遠是『顯國公世子』。

林若拙這是婚後第一次見到他,如赫連熙一樣,口稱『三姐夫』。

顯國公夫人也來了,夫妻倆一樣不敢託大,這可是皇后的嫂子,不等她行禮就雙手扶住:「國公夫人不必多禮。」

司徒夫人笑道:「讓他們男人自己說話,七皇妃和我一塊兒進去。看看新房。」

林若拙笑:「您這話可說到我心坎里了,好久沒見艾妹妹了。她可在?」

「在,怎麼不在。」司徒夫人滿臉喜氣,打趣:「這聲妹妹可叫不了多久,再過過,就得改口叫嫂子了吧。」

「那是。」林若拙大方回應,「我早盼著哥哥成親呢。」

進了後堂,見到陳艾。陳艾驚喜的撲上來:「好姐姐,可算見到你了!」

「咳咳!」司徒夫人咳嗽兩聲,陳艾立時蔫了,收住腳步,耷拉著腦袋行禮:「見過七皇妃。」

「好了,好了。」林若拙一把拉住她,忍不住笑:「看這臉耷拉的,都成苦瓜了。」

陳艾頓時又笑起來:「我就知道林姐姐和以前還是一樣的。」

司徒夫人無奈:「又叫錯了!」又寬容的笑,「你們年輕人聊著,我去外面看看。」

她一走,陳艾放的更開,急忙湊到林若拙身邊,聊起這些天發生的事:「……林家老太太的意思,莫姑姑不能生,給陪嫁兩個好生養的丫頭。二太太不同意,說莫姑姑性子軟,該先和爹爹過兩年日子熟絡熟絡。又說,大夫只說身子虛,難以受孕,未必就是不能生了。給請了太醫來看,開了好多葯。天天都要喝。」

林若拙微笑,摸了摸她的腦袋:「二太太是個好人,莫姑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