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九十三章洗一洗

第九十三章洗一洗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10 18:28  字數:3494

新陽初升,華光萬丈。

收回最後一式拳腳,深吸一口氣。林若拙感慨,清晨的空氣永遠那麼新鮮、透澈。即使已經來此處十數年,每一次沐浴在朝陽晨光中,依然會湧出一種『生命如此美好』的透亮感覺。

生命真的很美好。生活中有太多美好的事物等著她去追尋。

可惜,這種靜謐安寧的時光總會被一些人煞風景的打破。

「姐姐,早安。」段娉婷妖嬈的身姿出現在院門。紅撲撲的小臉帶著嫵媚的嬌羞,走路的姿勢略有一些生硬。

要不要這麼誇張!林若拙迦弧:樟老七的本事她又不是沒領教過,沒那麼厲害吧,也就是個一夜一次郎。至於把你折騰的路都走不穩嗎?

這是故意做給她看的。

真無聊。

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昨晚辛苦了,沒事就早點回去歇著吧。」

段娉婷沒有如往常一樣離開,而是羞澀的道:「七爺昨晚說,一家人到今天還沒在一起吃過一頓飯,讓妾身今早過來一塊兒。」

林若拙無所謂,反正準備的食物多,加一個人也吃不垮。點頭:「那就進來坐。略等等,我去更衣。」

脫下短打,用溫水清潔一遍身體,換上正式服裝。林若拙講究舒適,在府中的打扮一向以簡單為主,顏色清淡。走至飯廳立時就和段娉婷的一身洋紅綉金長裙呈鮮明對比。

不過有一句話說的好,真正身材好的女人,穿衣服都是很簡單的。因為只要簡單就可以突出她天然的美麗。

赫連熙走進來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面。

打扮的跟個過年炮仗一樣的段娉婷,以及水中白荷一樣亭亭玉立的林若拙。羒礱紀分宓乃瀾簟?

這個真心不怪段娉婷。她那沒過一百斤的身材其實也夠標準了。只不過這位走嬌柔路線,吃的少、動的少。精氣神和林若拙一比,立顯高下。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一個歪歪倒倒、一個生機勃勃。歪歪倒倒的那位還沒有林黛玉式姿容氣質。

男人的心理活動,在場兩個女人絲毫不知。林若拙覺得,一心奪嫡的男人成天板著一幅苦大仇深的臉是正常的。從早到晚笑呵呵才叫有毛病。

段娉婷看看衣著,以為他是因為自己打扮的奪了正妃風采而不快。可是,是林若拙自己穿的素淡,她又沒穿大紅,並不逾矩。

「姐姐好似不喜顏色鮮艷的衣服?」落座後,她試探問了一句。

林若拙咽下一口粥。才回答:「也不是,沒找到合心的料子。」正好,她順便向赫連熙請示:「我買了一個小染坊,想自己試著染些合心意的顏色。你看如何?」

女人的脂粉首飾此類話題,大多數男人都不會有興趣。赫連熙也不例外:「庫房裡還有好些料子,你去看看,有沒有合心的。」

林若拙解釋:「我不是嫌棄料子不好。是覺得顏色不好看。」又詳細說明,「單說紅這一項吧,雖有朱紅蠛臁14歟蝦臁19島臁5值幕故遣幌福饕膊蝗岷停島焯繽粒蝦焯病?

專業人士一開口,赫連熙聽的頭皮都大了。趕緊制止:「行行,你去弄吧。多帶幾個侍衛,小心些。」

林若拙喜不自勝。鬥爭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能投入進自己喜愛的事項,才是美好的人生。心情一好,又許諾:「等染出好料子來。給您做一身穿,保准把你幾個兄弟都比下去。」

赫連熙哭笑不得,男人家比這個?又怕她弄出什麼可笑的顏色式樣來,趕緊道:「你自己穿就好,我就不用了。」

林若拙遺憾的『哦』了一聲,視線又飄過段娉婷,段娉婷慌忙道:「我也不用,多謝姐姐想著。」

林若拙求之不得,她也就是客氣一下,這兩位如避蛇蠍是再好沒有。

一時飯畢。赫連熙想起一事,道:「再過半個月,是陳大人的續弦之喜。你回娘家看看,有什麼可幫忙的,幫著多打點打點。禮單我讓長史另送,你不必操心了。」

段娉婷插話:「陳大人孤身一人在京,家中只有年幼女兒。婚事操辦恐有諸多不便,內宅無人打理,咱們府中也該給些幫襯才是。」

赫連熙頓了頓,道:「不用,陳大人那邊,有顯國公夫人幫忙。」

段娉婷輕呼:「顯國公夫人!」

赫連熙看了林若拙一眼:「陳頊的案子能昭雪,顯國公世子出力最多。兩家親厚些也自然。」

段娉婷神色複雜。這段關係雖然拐彎抹角,卻也是一份助力。難怪昨天皇后娘娘只是私下訓斥,連公開的懲罰手段都沒有。

眼臉下垂,遮住了眸中光芒。

林若拙喝了一口清亮的果汁,沁入心脾。有些人哪,就是想不開。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挖空心思死磕,真是愚不可及。

既然有了赫連熙首肯,下午時分,她就乘馬車去了染坊,當然,要帶上小福。

王二郎正在準備婚事,小小的染坊也染上了幾分喜氣。見小福來了,一個勁的傻笑。

林若拙換了一身粗布衣服,用藍花大布包了頭,裹的嚴嚴實實,走到院中,開始查看顏料。

這個時代布料色彩不豐富的原因主要在於本色顏料。理論上,只要有純正的紅黃藍三原色,就可以調配出任何一種色彩。事實操作起來卻不是如此。這裡的染料大多是植物製成,各家工匠還有自己的不傳配方,色彩差異、千差萬別。

最完美的設想,當然是開發出新顏色染料。不過這個需要天南海北的去找染色植物。該項任務丟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