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九十二章揭露(二,和氏璧+)

第九十二章揭露(二,和氏璧+)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10 02:00  字數:3498

司徒皇后唯一的兒子――大皇子身死的秘密。是林若拙從夢中得到的最大收穫。

為什麼說最大?因為,這個秘密是夢中的赫連熙也不知道的。

這個世界的男人和任何一個時空男尊社會的男人一樣,對女人的對待,從來沒有放在平等的位置上。

他們看不起女人,認為『頭髮長抖獺h銜思幢閽倌痔冢膊還窒蘚笳撇黃鶇蠓繢恕?

然而有太多的巧合告訴我們,今日你所看不起的,他日往往就是要你命的。

在夢中,林若菡得到消息,楚帝其實並沒有想大皇子送命。大皇子離世的時候還不到十歲,這個年紀對帝王構不成威脅。楚帝對他甚為疼愛。

大皇子當日是因為偷偷玩水著涼引發風寒,風寒嚴重至突發無名高燒,醫治無效而去。

幾乎看不見陰謀,楚帝怒火衝天,杖斃了當時大皇子身邊的所有內侍宮女。

真相,也就這麼湮沒了。

直至夢中的某個時刻,赫連熙被成功立為太子,段側妃欣喜之下想起舊年往事,派人去一出地方滅口,說話間被林若菡無意聽見,這才明白了真相。連赫連熙都不知道的真相。

這才是真正的大殺器。

「母后,當日大皇子身邊,是否有個大宮女叫綠俏?」林若拙沒有被司徒皇后冷厲的目光嚇倒,反而迎上她的視線。

司徒皇后訝異挑眉,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她居然知道:「不錯,是有這麼個宮女。」

林若拙胸有成竹:「綠俏比大皇子年長几歲,卻生性活潑,常常陪大皇子一塊兒玩耍。那天,綠俏不甚落水死了是不是?」

司徒皇后點點頭,這些事雖然隱秘。但只要有人都能查到,不算什麼。

林若拙深吸一口氣,重頭戲來了:「母后,你可知,那綠俏,是段淑妃的人。」

司徒皇后高深莫測。淡淡道:「你要說的就是這些。」

林若拙搖頭:「母后,我知道您不信。因為綠俏未進宮前是顯國公府家生女,她一家人都在您的手上。後來,您還給他們辦了良籍,置下田地。後半生無憂。但是母后你可知道,你所認識的綠俏,不是邢家的大女兒。她是被換來的。」

司徒皇后臉色一變。

林若拙繼續道:「具體原因我不大清楚,應該是邢家婆子懷孕那年回鄉探親,生的女兒是個死胎。正巧有一戶人家嫌棄生的女孩多,想溺死不要。邢婆子覺著有緣,便抱養了回來。對外都說是自己生的。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但不知怎麼的,綠俏的親生父母被段淑妃掌握在手裡。您沒發現綠俏和她爹娘長的都不像么?據說綠俏和她親生娘親父黿憬閎詞嗆芟瘛d腔思以詿蠡首由ナ潞螅米啪跋綰罡囊偌野崆ǎ酚齙練恕h椅摶換羈凇d舨恍牛】梢勻ゲ欏;慌氖攏苡腥酥賴摹!?

邢家為了安逸生活、榮華富貴不會說。他們也早忘了那戶人家。在夢裡。段淑妃卻是畫蛇添足的想起去滅其它知情人的口,和景鄉侯商議時被林若菡聽見了。

最終有沒有滅口成功就不知道了,因為很快。赫連熙就帶著毒酒來了。

司徒皇后沒有說話,胸口劇烈的起伏。身邊女官瑤光幾乎已經獃滯。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皇后居高臨下,冷冷的發問:「你該知道,一旦查證屬實,七皇子也撈不到什麼好。」

問題終於回到了原點,林若拙哀嚎:「因為我被下了絕育葯,母后!那天我沒查到證據,總也不放心。回門時便拜託娘家母親給查查段側妃的生母紅姨娘。誰知,卻查到紅姨娘的兄弟和城西一個被燒死的道士有往來,那道士有一種密葯……」

司徒皇后聽完,不置可否:「既然連太醫都查不出來,你如何能確認。江湖道士,騙子居多。」

「是真的。」林若拙只能胡謅,「我偷聽到赫連熙逼問段娉婷,段娉婷承認了。赫連熙為了大局沒有懲治她。母后,赫連熙一定是想將來用『無子』這個理由休了我。」反正這事皇后沒法查證。赫連熙如果是重生的,這麼說他也不冤枉。

司徒皇后冷笑:「傻了不成,只要後院有孩子出生,你身為嫡母,便不算無出。」

林若拙順著她的話:「皇子正妃可以無出。天子正妻可否無出?」

司徒皇后眸光一冷。林若拙再接再厲:「母后,他是個有大心的。我不信您看不出來。倘若到了那一天,我是不是會『暴斃』,給貴女讓位?」

司徒皇后久久不語。

室內陷入長久的安靜。彷彿過了很久,她才輕輕出聲:「你先回去吧。不要聲張。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林若拙本來也沒想一次到位。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恭恭敬敬行了個禮,垂頭退出。

瑤光跟著她出來,對幾位皇子妃道:「皇后娘娘有些乏了,煩請各位娘娘先回。」

三皇妃潘氏瞅著林若拙紅腫的眼睛,小聲問:「怎麼回事?」

林若拙低頭道:「母后訓斥了我。」

「嗤――」二皇妃發出一聲冷笑,「有些人,上了枝頭也成不了鳳凰。」

「就是。」四皇妃接上,「有些人急功近利是家傳的,可惜這回沒把准,丟了個大臉。」

這兩位的家世都是曾經的中書省一二把手,單憑林若拙的祖父,就能恨她一個透。

三皇妃清咳一聲:「時候不早,既然母后無事我就先回了。七弟妹,一塊兒走吧。」

林若拙悶悶道:「三嫂,你先走吧。我還得去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