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九十一章揭露(一)

第九十一章揭露(一)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10 01:44  字數:3282

沒有婆母的府邸就是好,赫連熙聽說莫宛如是陳頊的未婚妻,立刻同意她去參加認親宴。

正好,黃氏的調查結果也出來了,趁這機會告訴了她:「紅姨娘的娘家兄弟,的確和那道士常有接觸。」她面色沉重,打探來的消息很不好:「據鄰人說,那道士有天喝醉了,胡話中說,有大戶人家買了他唯一一份從師門偷出來的秘葯。附近的酒樓茶樓店鋪也證實,那段時間道士的確出手大方。失火案的真相,我尚無力查出。」

畢竟只是一個普通官員內眷,查不出失火真相是預料之中的。林若拙原本也只是想讓她經過調查得出結論而已。失火案,她另有用途。

雖然沒有進一步證實,但黃氏心中多多少少已經確定,段娉婷下藥毋庸置疑。換成是她,知道有這等葯,也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

「你,有什麼打算?」沉默了許久,她問。

林若拙長嘆了一口氣:「找靠山。必須找靠山。」

就如同黃氏將管家權交給馮氏後的選擇一樣,無論做什麼,本身處在弱勢的她們,必須先找一個強硬的靠山。然後用各種利益、手段,將關係一層層纏繞、系牢。借勢發展自己,最終站穩腳跟。

林若拙也就開端好點,皇子正妃。後續糟糕的一塌糊塗:生不齣兒子。

這個情形,其實還不如黃氏當年。

「你打算找誰?」黃氏很是關切。

林若拙吐出四個字:「司徒皇后。」

這倒是個好人選。段淑妃不用想。楚帝最強大,但顯然不可能。那麼,司徒皇后無疑是最合適,也最名正言順。問題是:「你怎麼打動她?」

林若拙能提出來,自然有底牌。不過,這個是夢裡得來的,不好和黃氏說,只能道:「慢慢看吧,機會是人找出來的。」

黃氏贊同:「不要心急。你大約有一年的時間緩衝。」一年之後。正妃肚子沒動靜,波瀾必起。

此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林家未來的步伐。

黃氏很憂心。林若拙不能生,在原本因婚姻締結的紐帶狠狠划了一刀,裂口還在逐日增加。她們瞞下了消息,一旦事發。七皇子是無所謂,只要後院有女人生齣兒子就行。林家,卻是滿盤皆輸。

「想辦法分家。」林若拙給出計劃,「一年之內,將若蕪嫁掉。一年之後我無所出。段娉婷必會挑唆段淑妃給斷葯,林家或許會用迎進一個宗族之女為交換條件。母親,你要死咬住不放。堅持二房的立場。不同意,堅決不同意。若祖父一意孤行,就鬧分家。」

「如此一來,便可看出各房的態度。」她會竭盡全力保住家人。可是,若有人死命拖後腿,往反方向使勁可扛不住。

明知道她生不出,還依舊想辦法加強紐帶,支持赫連熙。那是參與奪嫡。爭從龍之功。這就好比下場賭博,她站在了乙方,自家親人卻站在了甲方。

她需要知道是誰和她立場相對。再行謀劃。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

沒錯,經過這幾天的思量,她終於選定了一條最佳道路。

她不是殺手、不是特種人才。沒那本事悄無聲息的暗殺掉赫連熙,謀殺就成為了下策。最好的上策,莫過於借勢。讓他死在爭儲鬥爭中。只要謀劃的好,她、林家,都能全身而退。

她沒有政治細胞,但她會借勢。夢境之中,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物,從林若菡或其餘人的提及中可分析出,赫連熙最後能當上太子,直至榮登皇位,這個人起了很大的最用。

他便是:司徒九。

回到七皇子府,不多時,段娉婷來訪。身後跟著李媽媽,抱著一摞賬冊。

林若拙不客氣的收了。說自己要檢查兩天,再行對賬。等段娉婷一走,就丟給了夏衣。

身邊這幾個人,她打算好好劃分職權培養一下。

夏衣的丈夫許冬,徵求過他本人的意見後,被安排在外院,作為正妃對外打理事務的管事。夏衣本人能幹冷靜,心有計量。林若拙打算培養來專管內宅事務打理,賬本子就直接甩給了她。

平媽媽年紀大,見識卻有些少。最合適的位置莫過於主管正院之中瑣事。她的兩個兒子,大的跟在米鋪掌柜後頭學習,另一個年紀小些,先安排在車馬房待兩年。

小喜看中了原先跟在林若謹身後的長隨,林若謹索性將人給了林若拙,正好幫她打理雜貨店。小喜出嫁後便不再進府當差,幫著男人打理鋪子就好。小福平時看著悶聲不響,挑人的時候出乎大家意料,多少條件好的小夥子都看不上,一心認準了在染坊做工的工匠王二郎。

這王二郎是跟著染坊一塊兒搭過來的。原先只是大工匠的下手。大工匠要價高,林若拙買了染坊也沒打算弄大,純粹是自己搞實驗玩。便沒留他,大工匠便帶著自己的一幫人手走了。唯有這王二郎心眼笨,沒學到什麼手藝,被丟了下來。林若拙想著染坊開沒開工,左右也要人看房子。便僱傭了他。不知怎麼的,小福就看中了。

王二郎是良民。林若拙的意思是乾脆放了小福的契書,湊個好事。結果小福不但不肯,還願意作保,將王二郎也投身入籍。

「娘娘,您不知道外頭的行情。」小福條理分明的闡述,「似我們這等人放出去,一無靠山、二無恆產,反不易生活。在您身邊,才誰也不敢欺負我們。聽說二郎投身給了您,那普通的百姓,還巴著他叫王大爺呢。」

林若拙一怔,恍然察覺,她雖是在纖細鋼索行走,然身後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