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九十章相處

第九十章相處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08 21:48  字數:3556

林若拙恨不能給那欠扁的臉糊一坨屎,笑,笑!技術差勁到極點的衰男還想玩『吹簫』,自己擼去吧!

接過小喜翻出來的簫,試了兩個音,甜甜一笑:「夫君,人說琴簫和鳴,夫君可會撫琴?」

赫連熙一怔,笑:「巧巧要失望了,我不善撫琴。」

廢話,就是知道你不會才問的。林若拙假裝不快的嘟嘴:「騙人,我家不過中等門第,兄弟姐妹還都學音律呢。夫君身為皇子,豈會不通?分明是想敷衍我。」

赫連熙苦笑:「我沒騙你,真的不會。先生倒是教過,我手笨,彈的甚為不好。」

林若拙眼一挑,腰身一擰,半倚著他肩膀,媚眼飛斜:「那,夫君會什麼?可別騙我,我知道,你總得挑一樣學的。」

赫連熙覺得有點口乾舌燥。第一次發現,恆親王其實還是做了件好事的,學過戲,腰身柔軟,眼波嫵媚。練過的女人和沒練過的絕對不一樣。

「夫君――,你還沒回答我呢。」林若拙翻過手腕,輕飄飄的推他,眼波流轉。

赫連熙就說了:「我手拙,不擅樂器。」

「哼――」林若拙甩了個飛眼,不高興。忽而又神秘兮兮:「那,夫君,你可會歌一曲?」

「歌一曲?」赫連熙怔住。

「對呀。」林若拙興奮的抱著他的胳膊,用臉蹭了蹭:「你會唱的,對不對?我給你伴奏,你唱一曲。好不好,好不好嘛――」

在夢裡的時候,可是見過你在楚帝壽宴上唱歌助興。

男人在這種時候多少都會好說話一些,赫連熙只猶豫了一秒就答應了,不過他到底不是毛頭小伙,隨即添加了條件:「要我唱可以,不過巧巧。今晚……」他聲音放低,淺淺曖昧:「在床上,你都得聽我的。」

林若拙輕睨他一眼,紅唇微啟:「好――」誰怕誰,你敢提出『吹簫』,我就要求『69』。男人女人。誰又比誰低一等了。

赫連熙哪知她所想,心頭一熱。立時就開始:「巧巧想聽什麼?」

林若拙笑:「蒹葭,我想聽蒹葭。」

赫連熙輕笑:「你先起個調。」

林若拙便吹了一個音,兩人試了一下音高和配合度,不一會兒。正式開唱。

夜色寂靜,簫聲嗚咽婉轉,男子醇厚的嗓音隨著旋律悠然響起: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你別說。赫連熙真有一把好嗓子,乾淨通透、醇厚如酒。古老的秦風被演繹的淋漓盡致,隨著歌聲、簫聲仿若回到了先秦時代,秋風瑟瑟、流水潺潺洞源浴r晃荒凶佣宰潘嬪釙橐鞽寥四蜒啊?

院里的下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計。不由自主的屏息聆聽。平媽媽和夏衣面面相覷,小喜小福伸出大拇指。

娘娘威武!娘娘厲害!

不用到明天,只怕立刻,這消息就該傳到段側妃的耳朵里了。

有了良好的前奏。當晚,紅綃帳中,除開始時略微不順。之後一路通行,暢快淋漓。

品簫什麼的,某人提出了。然後某女就純潔的眨眼睛:「這裡可以親親嗎?我也要。」

令人驚訝的是。赫連熙居然沒有任何猶豫就答應了,湊到她腿間的時候甚至有幾分激動。林若拙辶艘幌攏難道他以前都沒看過女人的這裡?

赫連熙當然看過,但是,沒親過。身份低賤得女人他不屑為之。正妃側妃又太過羞澀,害的他也不敢太放開

這回的妻子很好。純真無邪,仿若白紙任意書寫。身輕骨軟,幾乎任何姿勢都能做到。就是太嬌氣些,稍有不舒服就嚷嚷,一定要很舒坦了才同意做些難度高的動作。

往昔幻想過,沒實踐過的。今日居然實現了大半。

赫連熙饜足的躺下,又是暢快又是累。見枕邊人青絲鋪泄,膚白勝雪,忍不住吻了吻她汗濕的額頭:「剛剛,喜歡嗎?」

「喜歡。」林若拙睜大了眼睛點頭。她知道的,男人都得問這麼一句。以求對其工作成果的肯定。再加上某人大約是要一雪前恥,即賣力又努力,前前後後、勤勤懇懇。這種態度要給予表揚:「夫君今晚很溫柔呢。和昨天都不一樣。」

提到昨天,赫連熙笑容蝒n弈蔚潰骸扒汕桑映躋苟薊崽弁矗皇俏也渙Аd闈疲裉煬禿芎枚圓歡裕俊鄙粲職笛葡呂矗耙院笪頤嵌頰庋貌緩謾?

林若拙卻是沒了說話的興緻。男歡女愛,爽完了就該睡覺。誰要和你深夜話談,又不是知心姐姐。

赫連熙倒是還想聊一會兒,見她閉上了眼睛,問:「累了?」

「嗯。」林若拙閉著眼睛點頭,「今天時間太長,好累,沒力氣了。」

『時間太長』四個字瞬間取悅了某人,不再嗦,頗為自得的在她被子上拍了拍:「睡吧。」

一夜無話。

至天明,早早起身,今天是三朝回門的日子。

赫連熙自然不會放過這等表現他『平易近人、禮賢下士、溫文儒雅、細心體貼』的機會,攜了林若拙一同乘坐馬車,前往林府。

林家大門中開,嚴陣以待,迎進七姑爺。

男人們客氣的寒暄,林老太爺平時樣板狀的臉難得有了變化,笑的那叫一個和藹可親。渣爹都有些手足無措了,當赫連熙叫他『岳父大人』,差點打翻了茶盞。

三叔倒是有些寵辱不驚的味道,禮貌相待,恰到好處。

林老太太笑的最是慈祥,童氏仔仔細細打量,暗暗和自己的幾個女婿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