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八十九章對持

第八十九章對持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07 23:21  字數:3658

太醫來了,太醫又走了。

檢查結果是一切良好,正妃娘娘身體健康的不得了,生七個八個都沒問題。

太醫同學很奇怪,這麼好的檢查結果出來,七皇子居然面無喜色,七皇子妃倒是笑了一下,可那笑怎麼看怎麼彆扭。

皇家的事少管。太醫同學發揮裝聾作啞功底,領了賞錢,腳底抹油趕緊走。

赫連熙陰沉著臉,比起生孩子問題,他更在意的是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誰。孩子?哪個女人不能生。嫡子?他才2,未來的十年是關鍵,過了那個坎再計較也來得及。

屋裡氣氛沉悶的可怕。誰都不願先打出自己的底牌。

不同於赫連熙的死守,林若拙知道,她今天冒險走這一步,就必須給對方一個交代:為什麼懷疑羹湯有問題。

當然,赫連熙的反應也很古怪。那句『你是誰』,問的不明不白。

「夫君。」她決定先發制人,裝作驚訝的恍然:「我想起來了,思潔不是七妹的字么?夫君,你認識七妹?」

赫連熙緩緩道:「你家八妹的小字也叫思潔?真巧。」

林若拙眨眼:「夫君還認識叫思潔的人?」

赫連熙沉默了片刻,神情黯然:「以前,傾心過一個女子。你先前的表情和她很像。恍惚間,我還以為她回來了。」

騙鬼去吧!我要吐了!林若拙在心底狂吼。相信你那種欲除之而後快的表情叫『傾心』?我就是瞎子。

當然,表面上她還是接受這個解釋:「原來是這樣。夫君看走眼了呢。」

赫連熙臉色迅速轉換,變成得到理解的欣然。之後又是疑惑:「巧巧,剛剛為何那般質問三個下人?你是怎麼知道她們三個有問題的?」

這技術表現,影帝啊!林若拙自問也不差,除了不能說哭就哭外,其它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我,我可能太疑神疑鬼了。」

接著便解說:「今日進宮。和三嫂聊天時說起那四碗羹湯,喝著很淡,還以為是夫君心細,特意吩咐的。三嫂很羨慕,說她成婚時三皇子便沒有這般體貼,羹湯味道濃的很。我想著雖是夫君體貼。大廚房也是辛苦的,便讓手下丫頭去打賞。誰知去了才知,是側妃吩咐的。這也罷了,偏偏只改了我那一份,夫君的半點沒動。若說側妃不體貼夫君。我是不信的。故而,就起了疑心。查了一查。又知道李媽媽過來看了熱鬧,才……」尷尬的垂下頭。頓了頓,復抬起,爽快道:「事實證明,是我多心了。夫君,你放心,我一會兒就給段妹妹陪不是去。」

「不用了。」赫連熙脫口而出,隨即又添了一句:「你是正妃,嚴厲些也是應該的。她這事本就做的輕狂。不必再理會。」

雙方都給了解釋。聽上去都說得通。對方似乎也都相信了。於是乎,算是風波已過。

「只是你今日做事魯莽了些。」赫連熙教育她,「尚未有定論。就慌慌忙忙召集了下人查問。這事定會傳到宮中,母后和母妃怕是都要訓斥你一下的。且忍一忍。」

段淑妃的教訓某人不放在心上。有個段娉婷在,就是天仙做正妃。段娘娘也不會有好臉色。更可況於她?既然是天然對立,林若拙也就沒打算和那位搞好關係。

司徒皇后么。大鬧這一出,就是為的要讓她知道!

「是。」某女一本正經的接受指點,「我知道了。」隨後又抬頭,委屈道:「夫君,我自幼就是這個性子,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性子也不仔細謙和。你,不要嫌棄。」

赫連熙失笑:「我還不知道你。六歲就能拿水瓢砸八弟他們。你這莽撞的性子,從小到大都一樣。」

心底疑惑稍解。林若拙不可能是前世林若涵轉生。性格完全不像。就算是刻意掩飾,有些本質的東西卻無法改變。比如說,林若涵可以做出水瓢砸人的舉動,但她永遠不會去學唱戲。這一點,才是他斷定林若拙不是他上輩子認識的任何一個女子的原因。

但是,這個女人依舊很可疑。赫連熙如是想。

這個男人很可疑。林若拙心底嘀咕。

那聲『思潔』分明指得就是林若菡。還有那句『你是誰』。他在懷疑什麼?林若拙不是林若拙,還能是誰?

想到自己的穿越,想到『預言』夢裡林家只有七位姑娘。想到無論哪一個場景都沒有『林若拙』。她大膽做出推斷。

穿越都可以有,重生為什麼不能有?

如果夢裡的一切是赫連熙、林若菡的上輩子。那麼,一切就解釋的通了。

位面穿越也好,鏡像延伸也好。宇宙間神秘因素數不勝數,糾結來歷和原因沒有意義。重要的是,如果赫連熙是重生的,夢裡的場景就是前世發生過的事實。她,這個世界的七皇子妃,該怎麼辦?

這才是最重要的。

段娉婷不會做無用功。絕育葯,十有八//九已經被她吃到肚子里了。不能生孩子她並不太在意。女人生孩子,要麼是為自己,要麼是為值得她付出的男人付出。她一沒有遇見值得付出的男人,二自身尚在危險境地,不生也好。省的讓一條無辜的生命跟著一塊兒受罪。

但是,七皇子妃或許可以無子,大楚皇朝的皇后卻不行。

和司徒皇后還不同,那位是生了孩子後來夭亡了。她這裡乾脆就是懷不上。看看莫宛如就知道了,不能生,那簡直是天大的過失。廢除妥妥的。若是廢除還好些,最怕的是赫連熙好面子,假仁假義讓她『病重』身亡。開開心心迎娶新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