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八十八章問話

第八十八章問話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07 03:08  字數:3196

進宮拜見帝後的過程沒什麼好說的,楚帝是個威嚴的男人,城府很深。司徒皇后看著和幾年前沒什麼變化,公式化的態度,親切中帶著疏離。

然後是新上任的叔伯嫂子們,一一見禮。當然,還拜見了貴德賢淑四妃。

從皇宮出來已經臨近中午。吃完午飯,赫連熙對她道:「一會兒讓娉婷過來給你見禮。」

林若拙:「好。」

赫連熙觀察了一下她的表情,發現沒有任何勉強,點頭:「娉婷自幼嬌慣,有些小脾氣。你無須與她計較。但也不必太過相讓,你是正妃,依理行事即可。」

林若拙扯扯嘴角:「你放心,我知道。」

段娉婷走了進來。她應是精心裝扮過,銀紅色霞光緞,綉著朵朵盛開梅花。雲鬢高聳,步搖閃亮。

「妾見過姐姐。」聲若黃鸝,婉轉下拜。

這模樣,夢中也見過。段娉婷慣會在人前做樣子,言笑晏晏,殺人不見血。

林若拙有些慶幸,慶幸那場『預言夢』,讓她早早知道了這些女人的底牌。

「妹妹起來吧。」淡淡的回了一句。即便知道了底牌,她也沒心思和這些女人搞宅斗,美好的生命不應該浪費在無聊的事上。

不過,在此之前,需要弄清一件事。轉頭看赫連熙:「我身邊兩個侍女小喜、小福已是定了親,不久便要出嫁。手邊使喚的人不夠,想挑幾個小丫頭。」

赫連熙點頭,對段娉婷道:「後宅之事交於正妃打理。將賬冊和鑰匙送來。」

段娉婷咬牙。笑道:「姐姐剛來就要管家,可否太累。且歇息兩天,也待妹妹將手中的賬目整理好再交上。」

赫連熙想了想,覺得也不無道理:「那就三朝回門後再送來。」

段娉婷柔媚的應:「是。」

林若拙再度開口:「我要補幾個小丫頭。」

赫連熙一怔,驚訝的看向她。都說了給她管家了啊?

林若拙無辜的回看過去:我說了要管家嗎?我明明是要補人手。

兩人直白白對視,數秒鐘後,林若拙又問:「那個。你到底同不同意我添人?」

赫連熙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天真,這是無邪,真是沒心眼。

調整過來,淺笑:「這麼急。你很缺人手?」

林若拙一本正經的點頭:「十萬火急。」

段娉婷微笑,帶著些許不屑:「姐姐既然急,我現在就叫管事媽媽帶人過來。」

林若拙立刻補充:「我很挑剔的,把府里所有的人手都叫來,我要仔細挑。」

「所有的?」段娉婷吃驚。視線瞥向赫連熙。

林若拙也看他:「怎麼。不可以嗎?」

赫連熙皺眉。皇子妃全府範圍挑丫鬟,這個……的確沒什麼不可以的。只是,這麼做有意義嗎?難道林若拙就是這麼個挑剔的人?

他不信。俗話說三歲看到老。小時候雖相處不多,也能看出,林若拙不是無事生非的性格。那麼,就是有必須的目的。微笑:「娉婷,你還不去準備。」

段娉婷又是一驚,怔在那裡,直到看見赫連熙目光轉為不悅,方慌忙應諾:「是。我這就去。」心裡七上八下的出了門,不知這位新正妃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不多時,黑壓壓的一大群人站在了院子里。擠的滿滿當當。

赫連熙眸光微凝。毛頭小子不懂,經歷過上輩子的他知道,這是段娉婷故意為之。沒有安排在寬敞的花廳,而是擠擠挨挨在正妃院中,不動聲色的給林若拙一個下馬威。破壞她在下人心目中的威信。

林若拙哪裡知道這些彎彎繞繞,她也沒打算學習進修。每個人的追求目標不同,即便穿到古代,當了皇子妃。也不意味著除了宅斗就沒活路。更別提她還有一點『金手指』。

直來直往,暴力簡單才是她的風格。

沉著臉對小喜耳語幾句。小喜高聲喝:「所有人,按男左女右分站兩邊,再按個頭高矮站好,矮個子站前排,高個子站後排。」

感謝老天,皇子府沒有太監這種生物。

男女兩邊是分站出來了,高矮個子排卻亂七八糟,鬧了好一會兒才勉強站完。此時,大部分人對這位正妃,或多或少有些腹誹。覺得她行事混亂,沒有當家理事的大氣。

等他們站好,林若拙一排排走過,仔細盯著每一個人的臉。

夢中,涉及絕育葯案件的有三個人。三張臉,她記得很清楚。

很快,她手點了點,平媽媽請出兩個中年女子,一個年輕丫鬟。

「就這三個,我要了。」林若拙大氣的一揮手,回身落座。

段娉婷臉色一僵,勉強笑道:「姐姐,這三人都在別處當差,做的好好的。突然換了不妥。姐姐另選幾人可好?」

「你怕什麼?」林若拙諱莫如深的看向她,「心虛了?」

段娉婷一滯,乾笑:「姐姐這是何意?」

「沒心虛就好。」林若拙將那三人帶過來,問:「你們三個都在何處當差?」

一個臉圓的中年女子道:「奴婢在大廚房,管灶上的湯水甜羹。」

另一個長臉中年女子:「奴婢在花園角門值夜。」

年輕丫鬟:「奴婢在外院做事。」

林若拙忽而一笑:「我認識你,昨天,就是你給我端的酸甜苦辣羹。」

段娉婷心中一緊,臉色微變。接著想到自己手段,又心定。

赫連熙緊緊注視著這一幕。

林若拙問那圓臉婆子:「兩份羹湯可都是一樣的?」

圓臉婆子怔了怔,看了段娉婷一眼,答:「不一樣。」

赫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