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八十七章長夢

第八十七章長夢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06 03:20  字數:4895

第八十七章長夢

「累嗎?」耳畔,傳來男子溫柔的問話。

林若拙兩輩子才結這麼一次婚,儀式還搞得如此繁瑣隆重,心情不自覺的也跟著緊張,乾巴巴回了一句:「還好。」

赫連熙卻很從容,悉悉索索解開衣服下擺,隨意中帶著親密:「餓不餓?桌上有些點心,壺裡有熱茶。」

這樣的語氣和姿態很容易令人放鬆,林若拙老老實實答:「餓。」

要說古代婚禮不人道的地方就在這裡了。從大早到現在,什麼都不給吃,水也不給喝。換個體弱的都扛不住。

赫連熙走到桌邊端了點心,又倒了一杯茶,微笑著走過來,遞給她。

燭光下,男子年輕的面龐熠熠生輝,朗目劍眉,服務周到。真是養眼又享受。

開開心心的接過盤子,一口一個塞進嘴,就著他的手喝了熱茶。連吃了幾塊才滿足的輕吁:「餓死我了。」

赫連熙輕笑:「還和小時候一樣,不知道什麼是客氣。」

林若拙咽下嘴裡的點心:「天大地大,吃飯最大。」瞧瞧茶盞,「沒水了。」

赫連熙一怔,走到桌邊又給倒了一杯。林若拙坐著指揮:「有白水嗎?白水就好。茶喝多了晚上睡不著。」

赫連熙手上動作一頓,換杯子,揭開另一個壺分辨了一下,倒了熱水過來。坐到她身邊,趁她接杯子之際,曖昧的湊到耳邊輕語:「睡不著好,咱們可以忙些別的事。」

林若拙抱怨:「太燙了。你就不能摻點涼的。」

赫連熙身體微僵,坐直,盯著她看。

林若拙眨巴眨巴眼,遞過盤子:「……你也來點兒?」

赫連熙頓了頓,深吸一口氣,微笑:「我不餓。你慢慢吃。別噎著。」

林若拙順手把盤子塞給他,搖搖頭:「夠了。點心太甜,吃多了膩的慌。」

赫連熙看看手裡的盤子,起身,放回桌。就勢坐下。

林若拙喝完水,去桌邊又倒了一杯漱口。坐到梳妝台前開始卸妝。

摘下沉重的鳳冠、簪釵,耳墜。細棉花捲沾了香膏摸去粉、胭脂、眉黛、口脂。再用屋裡銅盆兌了溫水清洗,擦乾淨臉。解下髮髻,散開一頭青絲。拿起白玉發梳輕輕梳理。

從鏡子里可以看見赫連熙坐在那裡,目光神色莫辨。

回頭嫣然一笑:「你不摘發冠?頭皮緊的不難受?」

赫連熙看了她一會兒,緩緩微笑:「我等你來解。」

「行啊。」林若拙大大方方應下。剛剛人家還服侍了吃點心,禮尚往來。

走過去,牽著他坐到梳妝台前:「這樣看的清楚些。」輕手輕腳將精緻繁複的發冠解下,打散髮髻,白玉梳從上到下的梳理:「這個力道怎麼樣?疼不疼?」

赫連熙握住她的手,回頭,眼中有光芒閃動:「很好,多謝娘子了。」

林若拙憋了憋,肉麻的擠出一句:「夫君,不用客氣。」

這就是傳說中的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真是……特么的假透了!

場面有些安靜。赫連熙想了想,笑問:「你閨名叫若拙。家裡人可是這般喚?」

林若拙鬱悶:「才不是,他們叫我六丫頭。」

赫連熙微笑:「母妃也常叫我小七。我叫你六兒可好?」

當然不好!林若拙立刻表達自己意見:「我不想再被叫數字了。」

赫連熙的笑容歡暢了許多:「那叫你若拙?對了,你可有字?」

「有。」林若拙咬牙,渣爹狗屁水平起的,還不如沒有。

「叫什麼?」赫連熙追問。

林若拙都要流淚了:「巧巧。」

赫連熙一怔,隨後開懷大笑:「岳父大人有心了。」

有什麼心啊!這個字就是她一生的痛。林若拙很不高興。渣爹的水平真是夠了,及笄那天,給她和林若菡同時娶字,林若菡的就要高雅許多。叫思潔。

偏心,明晃晃的偏心!

冷不丁身上一暖,回過神,嚇了一跳,赫連熙正含笑擁她入懷。

「巧巧,天晚了,我們安寢好不好。」熾熱的氣息吐在耳邊,很不舒服。

她能說不好嗎?不能。只有垂下頭。

赫連熙也不需要她的回答,纖長有力的手指解開了衣帶、衣襟。柔軟的衣衫滑落……

「啊——!」某人痛呼,「好疼!」

赫連熙隱忍的聲音:「很快就不疼了。你忍一忍。」這才進去了一點點!

「騙人!」某女控訴,隨後大驚:「不要動,不要動!疼死了!」

怎麼可能不動?赫連熙腰部用力一挺,徹底貫穿。

「啊!」尖銳的叫聲差點刺穿他的耳膜。某處幾乎被嚇軟。見鬼!兩輩子都沒見過叫成這樣的。外頭聽了還以為殺人呢!

林若拙現在的感覺就是在被鈍刀子凌遲,尖叫連連:「你出去!出去!疼死了!疼死了!」

能不能小聲點!外面有人呢!赫連熙腦門青筋直冒,還得耐心安撫:「第一次都有些疼,後面就好了。」

胡說!分明是你技術太差!林若拙哪肯接受這樣單方面的受罪,手腳並用的掙扎,使勁蹬他:「你太不溫柔了,出去!出去!」

赫連熙雖然一向對自己的忍耐力很自信,但事有意外。這種情況顯然已是忍無可忍。兩輩子,就沒見過房事上這麼粗魯的女人。哪裡還有什麼旖旎心情,狠狠的挺入。林若拙尖叫:「你怎麼還動!救命啊!」

魔音穿腦!赫連熙想罵人。情緒一懈,處子**又特別緊,再加上還不停的掙扎,一不小心,丟盔棄甲。

林若拙迅速感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