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八十五章婚禮前(完)

第八十五章婚禮前(完)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03 23:12  字數:2942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林家辦喜事。莫宛如身份尷尬,沒有去宴席吃酒。自己在房裡做針線。

然後來了一個眼生的小丫頭,說是三老爺喝醉了,三太太忙不過來,請她去照應一下。

這種話,換成黃氏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有問題。莫宛如卻當了真,她真去了。不過不是照應三叔的,她想的是自己去不合適,童氏沒空,但三房還有個姨娘啊。於是她就表示要去三房叫人。

小丫頭便說,她去請董姨娘,請莫姑娘先過去照看著。

莫宛如想想不合適,又不知怎麼拒絕,就打算慢吞吞的走,等到董姨娘過來為止。

董姨娘當然不會過來。三叔書房裡是喝醉酒的陳大人。

陳大人的酒量很奇怪,雖然醉的快,然酒精消散的也快。眯了一會兒就醒了。醒了自然要出來。書房外面本該有人看著的,但此時偏偏就沒人。

莫宛如腳步挪的都和螞蟻差不多了。董姨娘還沒來。前頭倒是走來一個男人。她心一驚,側著身體避開。

事情到這裡本該皆大歡喜。不料,陳頊身上酒味太濃,莫宛如又站了許久,腳下不穩,避開的時候一不小心落到了養睡蓮的小池子里。

林家這個池子既小又淺,人工造景,半人深的死水,絕對淹不死人。壞就壞在陳頊同學酒才半醒,腦子還不大靈光。平時多在地方修河工。見人落水了,手比腦子快,一個順手就給拉了上來。

這下壞了。池水浸濕了莫宛如的裙子,兩條腿曲線畢露。那啥還被抱了小腰。羞憤欲死。

這時,偏又不知哪裡傳來一聲「有人落水」的喊聲,來了幾個僕役。

黃氏氣的七竅生煙。這明擺著是有人在設計。想清除莫宛如。人員除三房外不做他想。眼生的小丫頭再也找不到了。描述長相,林家就沒這號人!

陳艾姑娘半天合不攏嘴。提腳要去看莫宛如,被黃氏拉住:「你現在去,她更尷尬。跟我來。好好瞧瞧是怎麼審的。後宅里牛鬼蛇神多的很!」

郭氏走了過來,微笑:「我問過了,那丫鬟穿的衣著是咱家下人常穿的。今春剛做的新衣。料子和往常的不同。賬本上誰有幾件都是計數的。讓他們都拿出來數。看誰少了。」

童氏尖銳的插話:「是該好好查一查,別混賴了人。誰知道是不是她自己胡說……」

三叔猛的抬眼,冷厲的看她,眼中寒光凜冽。童氏從來沒被他這樣看過。一噎,隨後大哭:「林海嶼,你沒良心……」

「住口!」時間近晚,客人們早已散去。林老太太拄著拐杖過來,乾淨利落的指揮下人:「還愣著幹什麼。帶三太太去房間。不許她出來!」

渣爹走了過來。發言:「三弟,陳大人說他願意負責。」

「負責?」三叔咬牙,「他打算怎麼負責。」

渣爹還沒說話。就聽一聲驚呼,融雪院的一個小丫頭叫絲雨的哭著飛跑了過來,撕心裂肺的吼:「不好啦!莫姑娘投繯了!救命啊!二太太,趕緊去救命啊!」

「啊!」陳艾跳腳就跑:「在哪裡!」

黃氏疾步跟上,邊走邊厲聲問絲雨:「在哪裡?誰發現的?」

絲雨哭的眼淚連著鼻涕:「我們姑娘發現的。平媽媽和夏媽媽去救了,可是門打不開,又沒勁。我趕著來報訊,也不知救沒救下來……嗚。莫姑姑會不會死……」

話音未落,三叔已經不見影了。

童氏尖叫一聲,從後面沖了出來:「讓她去死。她怎麼就不幹脆的去!弄的人盡皆知,一哭二鬧三上吊,騙誰呢!」

黃氏皺眉。喝止:「別喊了!」隨手點上三五個強壯婆子,「你們快些前去救人!」

婆子們飛快的跑了去。

融雪院中,眾人趕到的時候,莫宛如已經被救了下來。人暈了過去,脖子間烏青的一道勒痕。觸目驚心。夏衣和平媽媽腳底發軟,幾乎站都站不住。

郭氏趕到,熟練的一檢查,驚訝:「吊上去足有一炷香的時間,快請大夫去!」

在座眾人全嚇了一跳,童氏的姿態她們不屑,話卻是贊同幾分的,想著莫宛如不過是鬧一鬧。誰知竟是真的?一炷香的時間,再晚些,命都要保不住了!

三叔獃獃的立在一邊。渣爹用力將他往外拖。這是他要當皇子妃的女兒的房間。男人都出去啊!親叔叔也要避嫌啊!

童氏剛好趕到,見他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大哭著就打了上去:「林海嶼,你沒良心,沒良心!」

這種智商,屋裡的女眷齊齊皺眉。

黃氏問林若拙:「怎麼回事?」

林若拙結結巴巴的答:「莫姑姑說要一個人靜一會兒。我也不敢打擾。後來見不對,房門推不開,叫了粗使婆子來撞。撞開後就看見她吊在房樑上。」

大夫來了,診斷後確定,喉部受傷嚴重。需用藥將養。嘆氣:「虧得救下來及時,不然,這嗓子就完了。」

渣爹緊跟著大夫開藥方,末了送他出去,再三叮囑:「是寄居在我家的一個親戚。外頭去別胡說。」

大夫笑:「二老爺不必驚慌,看診的是個婦人。老夫如何斷不出來。」

「是,是。大夫您神斷。」渣爹鬆了口氣。回到院中,就聽見黃氏嚴肅的聲音:「小叔,這件事,我們林家必得給莫姑娘一個交代。」

陳艾鑽了出來:「我爹說,願以三書六禮,八抬大轎明媒正娶莫姑姑。」

童氏尖銳的聲音:「這還用考慮?陳大人現是五品,宜人呢。還能攔著人家前程?」

良久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