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八十四章婚禮前(三)

第八十四章婚禮前(三)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5-03 21:58  字數:3851

第八十四章婚禮前

每年春秋兩季,司徒九因為身體弱,稍有不慎就會風寒入侵,咳喘不止。因弟弟婚禮上鬧了一場,處理完事情已是半夜,早春夜寒,次日一早就有些咳嗽,到了下午,開始頭重腳輕。這時,臨川公主從小院里沖了出來,氣呼呼的進宮告狀。司徒九少不得也緊跟著進宮請罪。回家後臉色蒼白,幾欲跌倒,忙請了太醫來看,說是風寒加重,開了藥方,需好生休養。

司徒夫人過來探望,看著一室冷情,忍不住落淚:「青陽,委屈你了。」

司徒九安慰她:「母親,孩兒吃的好,睡的好。沒什麼可委屈的。」

司徒夫人更是心酸。娶了那麼樣一個媳婦,怎麼可能好?二兒子新婚,鬧了那麼大個不堪,不過關了她一天,就大鬧著進宮,絲毫不顧丈夫有恙在身。不但照顧不了大兒,還加重病情。這是做的什麼孽!

「咳咳。」司徒九咳嗽了兩聲,用帕子捂了捂嘴。放下,淡淡笑:「母親,她鬧的正好。她若不這麼一鬧,青珺沒法提回西北的事。」

臨川公主的囂張跋扈,本性有。鬧到這個地步,他刻意的放縱和推波助瀾也有。因為只有這樣,司徒十一才能名正言順離開京城,不令楚帝生疑。

司徒夫人大悲:「可這樣,毀的是你。」臨川公主跋扈之名傳出的同時,顯國公世子窩囊的名聲又何嘗不是跟著一同傳出?

司徒九笑:「顯國公府的將來,本就不在我身上。名聲不好聽也無妨。」

司徒夫人心酸的無以復加。兩個兒子皆有雄心壯志。她一個母親除了心疼,還是只能心疼。不忍心大兒過的凄清,道:「話是如此,你身邊也得有知冷熱的人才是。我瞧雲丹不錯,何不讓她開臉,也好照顧你。」

站在一旁的雲丹臉色一紅,微微垂頭。

司徒九搖頭:「雲丹,我打算嫁給柳成。」

柳成是他身邊的侍衛,家生子出生,從小習武,後放了籍,跟在身邊做了侍衛。

雲丹臉色發白。

司徒夫人看了她一眼,道:「你別亂點鴛鴦。」

司徒九淡淡道:「不嫁柳成也行,嫁誰由得她。開臉不行。臨川發作起來六親不認,不相干的人折了也就罷了。雲丹從小跟在我身邊,不能落個這樣下場。母親,您也別操心這些了,何苦害了人家女孩兒。」轉頭又溫和的對雲丹,「隨你看上了誰,若不好意思和我說,和夫人說也是一樣。」

雲丹臉色微白,跪了下來:「我聽世子的。」

司徒九微笑:「柳成就很好。」

雲丹磕了個頭:「奴婢只求嫁人後還能在世子身邊服侍。做個管事媽媽。」

司徒九皺眉:「柳成是良籍,你自然也是要放出去……」

司徒夫人立時插話:「便是放出去再僱傭來管事也是可以的。你房裡沒個主事的人可不成。」意思是贊同雲丹的提議。

司徒九想了想,他雖然在書房時候多,臨川去不了那裡。但屋裡弄的一團亂也不成樣,便點頭同意:「那就白天過來當差,晚上回去。」

雲丹紅了雙眼,聲音輕顫:「多謝世子。」

司徒夫人仍舊抱著自己的念頭:「你膝下至今無一兒半女,還是納兩個好生養的。公主再金貴,也不能攔著你沒有子嗣。你放心,孩子生下來我就抱去養,半點不由旁人沾手。」

這個大道理一出,司徒九也沒法反駁。嘆:「隨母親的意思吧。」

顯國公世子納兩個通房這件事,簡直算不上什麼新聞。然而,不知什麼原因,臨川公主發飆的醜聞泄露了出去。覬覦小叔子這種話是半點不能亂說的。但誰是傻子,臨川婚前盯著司徒十一也不是秘聞。再有司徒十一婚後就提出要帶著妻子去西北,臨川公主入宮不回,司徒九卧病在床。幾件事一串,內幕一推敲就出來了。一時間,顯國公家聲譽降到最低。

據說,皇后娘娘大大斥責了臨川公主。但同時,並沒有出宮。而是等司徒十一夫妻離開京城後,才放了她回去。

林若拙聽著這些緋聞,有些悵然。不過很快,和她有關的消息也來了。七皇子赫連熙修築淮河大堤完畢。經過夏季水量急漲檢驗,牢靠牢固。他和陳頊即將回京。

雖然赫連熙本人不在,婚禮的程序卻是照走無誤。林若拙對赫連老七的行蹤毫不關心,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嫁妝打理上。雜貨鋪子已經和林若謹說好,除了進購廉價茶葉外,江南的一些其它平價特產也可以一總跟著貨船走回來。其中就有她最關心的本色棉布和本色絲綢。

偏外城最近又鬧出一樁火災,城西一帶起火,燒了不少人家。追查火源出處,卻是一個遊方道士被小偷光顧,扭打之中打翻了油燈,點燃帳子起火。那道士已經被燒死,財物也被小偷搶走。眾民戶找不到賠償人,只得自認倒霉。

林若拙聞訊,也隨大流的將自己於外城的兩間鋪子新置辦幾項防火設施。

八月,放大定。欽天監算吉日,將婚期定在了十月初十。

定下正妃好幾年的八皇子赫連璞,這回總算可以行親迎大禮。婚期緊隨其後,排在十一月初四。

林家五姑娘林若容的婚事,掐在前頭九月。

又有恆親王世子在九月下旬成親。

承平34年,京中貴婦們吃喜酒吃的都吃麻木了。往來禮物更可樂,今兒送去甲家,沒一個月,又被丙家送了回來。

林若拙苦悶的被關在房中綉嫁衣。

當然,大家都知道,這項艱巨的任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