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七十九章國公府(下)

第七十九章國公府(下)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8 18:52  字數:3059

司徒十一背著新娘上轎,新郎官跨上高頭大馬,大紅花轎離了顯國公府大門一路遠去。爆竹聲聲震耳,路邊孩童歡快的撿著散出的喜錢。

女眷這邊的宴席開始隨意起來,各家主母聚在一塊兒說閑話。

很有幾個是為自家兒子過來相看的。原先還向黃氏探問口風,等各家女兒回來,紛紛改了口徑。笑言其它。

黃氏恨的磨牙的就是這一點。林若拙是獃子嗎?她難道就不知道這麼做損傷的是她自己的後路。

雖然教養了十多年,她卻一直無法明白這個繼女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花轎出門後司徒青蔻被送去了國公夫人那裡,黃恬遂拉了拉她:「這裡怪悶的,我們去別處說話吧。」

林若拙知道她的好意,意思是躲開這群目光詭異的夫人。順勢而為:「好。」

也不敢走遠,瞧著避開了花廳,兩人在園中一處假山前鋪了帕子坐下。

「你到底在想什麼?」黃恬嘆氣。

林若拙將頭靠在她肩上:「阿恬,我回去後想了想,發現我過不下去,我真的過不下去。如果有一天我瘋了,你別怪我。」

「說什麼呢!」黃恬震驚,「真傻啦!」

身後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誰!」林若拙猛的跳起來。

樹後鑽出一個少年,白色綉金麒麟錦袍,金黃色腰帶,頭戴紫金冠,長眉入鬢:「是我。」

「你……」林若拙驚訝:「阿瑜?」要不是剛剛在牆頭看見,這會她都不敢認。這位是男大十八變。昔日小男孩一眨眼抽成了翩翩少年。

阿瑜?黃恬愣了愣,意味深長的看她:「原來如此。」

「你別亂想。」林若拙急了,「這位是恆親王世子。」

黃恬怔住,片刻,偷偷給她比劃大拇指:「你比我厲害。」

什麼呀!林若拙哭笑不得。想想也是自己口誤了。現在不比小時候,這麼隨意的確惹人嫌疑,便對著赫連瑜施了一禮:「見過世子。」

赫連瑜一臉不快:「你叫我什麼?」

林若拙眨眼:「這個,咱們都大了,不好像小時候一樣隨便的。」

赫連瑜看了黃恬一眼。黃恬立刻吱聲:「我去那邊走走,你們隨意。」

「喂!」林若拙沒喊住。氣的沖赫連瑜瞪眼:「你看你,讓別人誤會了吧!」

赫連瑜不在意:「有什麼好誤會的,我本來也就是來找你說話的。」接著,又瞪眼看銀鉤。銀鉤抖了抖,堅持住。

「你幹什麼!」林若拙生氣:「嚇走我朋友不夠。還嚇我的丫頭!」剛剛還說他長大了呢,結果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氣焰囂張!

「行行。下回給她賠禮。」赫連瑜滿不在乎,沖銀鉤一瞪眼:「走遠些,這麼沒眼力界!」

銀鉤只得十三歲,嚇的臉色發白,又不敢動,抖抖索索的看林若拙。林若拙安撫她:「你站開些就是,眼睛能看見我就成了。」

銀鉤便後退著離開。目光緊緊的盯住。

「你的丫頭越來越不行了。」赫連瑜哼了一聲,打量了她兩眼。皺眉:「你怎麼這麼瘦。」

「我在長個子。」林若拙白了他一眼,「請問,你大駕光臨。趕走一個兩個,到底有什麼事?」

赫連瑜頓了頓,道:「也沒什麼事。」

「……」林若拙簡直沒好氣:「沒什麼事?沒事你嚇人玩啊!」有毛病!又一想:「咦。你剛剛不是說有話找我說的?」

「啊,對。」赫連瑜看了她兩眼,問:「幾年沒見了,你過的可還好?」

「挺好。」林若拙答了一句,等他下言。

兩人乾巴巴對看了一會兒,赫連瑜咳了一聲,臉色微紅:「你盯著我看做什麼?」

「……」林若拙風中凌亂,我在等你問話啊,親。忽然,她靈光一閃:「你要問的不是就那一句吧?」

「嗯。」赫連瑜不自在的清清嗓子,「這不是怕你被人欺負了么。」

林若拙很真心的回答:「其實,除了小時候你們赫連家兄弟幾個,還真沒有其他人欺負過我。」

赫連瑜頓時漲紅了臉:「那,那不是年紀小么。」

林若拙兩手一攤:「所以,我也沒怪你們呀。」

一時間又無語。林若拙等了一會兒:「沒事了吧,那我走了。」

「你等等!」赫連瑜快走兩步,攔在她身前:「別走。」

他靠得很近,呼吸的氣息幾乎拂到臉上,林若拙不自在的退開:「還有什麼事?」記住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

赫連瑜突然生氣:「沒事?沒事我就不能找你了!我又不是老虎,你退什麼退!以前怎麼不見你避開!」

林若拙莫名奇妙。大哥,你抽的哪門子瘋啊!難道是怪她疏遠了,便耐心解釋:「世子。以前是……」

「你叫我世子!」赫連瑜怪叫。

林若拙頭都大了,這位是不是得了青春期綜合症?怎麼這麼喜怒無常:「那是小時候,現在都這麼大了,當然不好再隨意。」大哥,我求你了,你懂點事,成熟點好不好?別光長個子不長心。

赫連瑜神色不定的垂下頭,片刻後抬起:「看見我,你高不高興?」

林若拙要流淚了:「高興。」

「那你為什麼不笑。」赫連瑜指責。

林若拙抽了抽嘴角:「我,我心裡高興。就不喜形於色了。」

「真的?」赫連瑜懷疑的打量。

「真的,比真金還真。」林若拙扯開嘴角,「你看,現在我臉上也笑了。」

赫連瑜剛想說什麼,就見遠遠走來一位丫鬟打扮的美麗少女:「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