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七十八章國公府(上)

第七十八章國公府(上)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8 13:05  字數:3859

沒有妾室,沒有通房。aiyuelan一生一世一雙人。

納蘭性德都沒有做到。

二十一世紀條件好的男人,也很少有人做到。

但是,二十一世紀的女人至少可以抗議,可以公然譴責。無法改變,卻可以遠離他們。

在這裡,卻必須承受、忍受。忍受一輩子,直到你閉眼的那天。

有人說,可以守住自己的心,將男人當做企業老闆。自己定位為高級管理員。

這樣真的行嗎?

一個男人,即便不愛自己的妻子,也不能容忍她紅杏出牆,給自己帶綠帽子。同樣,一個女人,不愛自己的丈夫。就能忍受一頂又一頂的綠帽子了?

林若拙不知道別人如何,她只知道,她不能忍受。

不能忍受,卻改變不了。還得每天看著,每天聽著。甚至那個在法律和名義上是你丈夫的男人,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還一天天在你眼皮底下長大、成人。

最後會如何?

魯迅先生告訴我們:不在沉默沉默r/>

所以結局是:要麼爆發了,大家死;要麼不爆發,她自己死。

當然這個『死』不一定是死亡。但性質也差不多。

林若拙長嘆一聲,仰目望天:心不我予,奈何奈何。

莫宛如奇怪的問陳艾:「六姑娘這是怎麼了?」

陳艾搖頭:「不知道,從黃家回來就這樣了。」

莫宛如覺得有必要關心一下,便柔聲相問:「六姑娘,可是有什麼心事?」

林若拙看了兩人關切的臉一眼,嘆氣:「我在想,將來誰家男兒會那麼倒霉,娶了我。」

「……」莫、陳二人齊齊迦弧

林若拙又添道:「你們別不信,我說的真的。娶我的男人真的會很不幸。」

莫宛如一把拉過陳艾:「走走走,上次教你裁的那件外衫還沒縫呢。」抬腳就走。

林若拙鬱悶:為什麼就沒人相信她說的是真話呢?

*********************

婚禮那天很快到了。

張家是無錫人。張瑞澤過世後。舉家回了原籍。京目前卻只有來京接新娘的張昶一個人居住。司徒青曼從顯國公府出了門,並不在張家拜堂,而是住一晚,第二天坐船離京,到了無錫張家再入門拜天地。

因為異居兩地。婚禮程序被拉的很長。

客人們大多集。大駙馬姚紓的祖父曾是兩朝元老,川公主一家便打頭,和儒生在張府吃酒。二公主銀川以及幾個皇子,有的來司徒府。有的去姚家。

林家接的是顯國公府的請帖。因為人太多,老太太年紀大恐有不便,便由黃氏做代表。帶著三個女孩兒一同去。

這是林若拙第一次來顯國公府,國公府佔地面積非常之大。和恆親王府差不多,都是庭院深深,幾重幾許。林家女眷和一眾,在指定的花廳落座。司徒家在京,未嫁女孩兒更少。司徒夫人便做主,令幾個關係較近的女孩子一塊兒去垂花門內湊熱鬧,聚人氣。

黃恬因為『特殊關係』的原因也被招呼在內。她拖了林若拙一塊兒。

林若拙見她手上牽著一個小小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精緻的輪廓。好奇的問:「這是誰家的孩子?」

黃恬道:「這是司徒家三房的女兒,叫做青蔻。剛從祖籍過來。今天人多,國公夫人拜託我照應一下。」

小女孩的十分漂亮,和洋娃娃差不多。林若拙蹲下身和她說話:「青蔻,你多大了?」

司徒青蔻脆生生的答:「五歲。」

林若拙又問她愛吃什麼,愛玩什麼。司徒青蔻一一回答,很有禮貌。她愛的不行,直起身對著黃恬嗷嗷叫:「這麼可愛的小姑娘!」

「你別嚇著人家。」黃恬嗔她,「今天人多,她父母都不在,一個人來的。咱們得照看好了。」

一個人來的?林若拙納悶。黃恬瞅了司徒青蔻吃果子的空當,悄聲對她耳語:「三房太太得了病,兩年前故去了。續弦的新太太待她不好,世子瞧見了,便帶了她回來。臨川公主一直未生養,大姑娘一出嫁府里就空落落的。給國公夫人養著,順便也解膝下空虛之悶。記住最快最新

難怪國公夫人要交給黃恬照看!林若拙打趣:「原來是未來的小姑子,這是考驗你呢。」

「少渾說!」黃恬瞪她一眼。

那邊有人叫:「新郎官來了,快閉門,趕緊趕緊!」

女孩子們飛快的跑去看熱鬧。

林若拙也放了銀鉤過去,讓她隨時轉述。

銀鉤去了,不多時歸來,笑的腰都要直不起:「世子連出了十個對子,張公子答了。世子嫌他有兩個對仗不公整,又重做。剛做完,十一公子就拿著劍過來,要和張公子比劃。大駙馬說他們是將斗。十一公子又拿了一壇女兒紅出來,說不比武就比喝酒,非得喝完了一罈子才行。」

司徒青蔻聽著咯咯的笑:「黃姐姐、林姐姐,我也想去看。」

這個,她一個五歲的小姑娘,看看也沒什麼。只黃恬不敢將她交給丫鬟。林若拙便自告奮勇:「我有辦法,我帶你去看。」拉著司徒青蔻就往那邊跑。

「你有什麼辦法?」黃恬一個不留神,眨眼讓她給奔了,急的拎著裙子追上去:「你別胡來!」

林若拙早已觀察過,這一溜院牆種滿了密密的長春藤,牆邊有一顆老粗老大的樹。她卷了裙子,從懷了手,三下兩下上了樹。尋了枝椏岔坐下,伸手讓銀鉤將司徒青蔻舉起:「來,我拉你上來看。」

黃恬差點暈倒:「你,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