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七十四章前路

第七十四章前路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4 18:51  字數:2958

林府裡面,莫宛如兩個眼睛腫的核桃一般大。她整整哭了一夜。

「莫姑姑,別傷心。」陳艾勸她,「林大人並沒有言過要納你做小,三太太那是捕風捉影,大可不必理會。」

莫宛如眼眶一紅,眼淚又跟不要錢一樣的往下流。

陳艾手足無措。

林若拙在一旁嘆氣。陳艾年紀還小,不明白莫宛如的處境。似她這樣,有個名正言順長久衣食的去處才是最重要的。一個做過嫡妻正室的女子再去做小妾,其中艱辛不言而喻。可若是不做林海嶼的小妾,以莫宛如的腦袋,根本就想不到第二條出路。讓她一個人討生活?這個長相這個性子,光是地痞無賴的糾纏就足以令她崩潰。不然,為在江寧的街上,那麼不顧一切的當眾叫住林海嶼?實在是這個時代弱女子獨自生活不易。

當然,還有另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正兒八經的嫁人。可是莫宛如生育艱難,十年婚姻都沒懷過孕,甚至已經被判上了『不能生』的標籤。那麼,她的再婚選擇範圍就只能是有足夠年齡的鰥夫。這種人家又豈是好待的?再者,她畢竟是書香門第出身,性格又軟弱。嫁到那門戶低俗的人家,和羊入虎口有區別?門風良好的人家,又不會看上她這樣的條件。所以說,不怪莫宛如要以淚洗面,實在是她看不到前途有一點半點的光明。

嘆氣歸嘆氣,林若拙還是想為三叔的婚姻努力一下,輕言問道莫姑姑,我三嬸脾氣不好,你別介意。恕我多言一句,你對將來可有想法?」

莫宛如頓了頓,絕望的捂住臉,語聲哽咽我,我當姑子去。」

林若拙滿臉黑線。

古代的尼姑可不像二十一世紀,屬於佛教協會,有國家補助,每月領工資。這個時代的尼姑,除皇家寺廟外,日子過的都很……說呢,很不好說。你單看三姑六婆裡頭有尼姑一項就了,跟混江湖的差不多。直接落到了社會底層。

日子艱難不艱難在其次,關鍵是那種環境,尼姑必須有足夠的交際能力才能讓寺廟香火旺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莫宛如這性子,去那裡也是夠嗆。最重要的一點,大戶人家可能不,林若拙看過三言兩拍卻是,很多地方尼姑庵,私底做暗娼生意。要是遇上這個,一頭撞死還痛快些。

人貴自立,莫宛如她不自立,無怪乎看不見希望、前途渺茫。當然,這絕非她的過,因為這個時代教導從來就是不需要自立的,只需在婚前聽父親的、婚後聽的、死了聽的就行。至於落到孤身一人的境地腫么辦?對不起,男人雙手一攤:你命不好,怪老天爺去吧。

這不,陳艾勸她別太悲觀,莫宛如哭訴我命不好,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林若拙一陣煩躁。三嬸沒有、莫宛如沒有、林海嶼把她帶更沒有!的是這個狗屎社會!特么的把當寵物馴養的該死的封建社會!

神獸的!就不讓她穿去漢代,她一定要把班昭痛扁一百遍啊一百遍!叫你丫寫《女誡》!叫你丫手賤!你還是不是!

或者更乾脆點,穿到亞馬遜女戰士時代去,建立母系社會,把男人踩在腳底啊踩在腳底!

正當她囧囧有神的意yin著,林老太太身邊的媽媽來傳話六姑娘,老太太請莫姑娘去榮瑞堂。」

三人齊齊訝異。莫宛如收住哭聲,慌忙找粉黛,欲掩住紅腫眼眶。無奈情況太嚴重,遮都遮不住,只得將就著去了。

陳艾有些擔心,林若拙笑道是祖母又不是三嬸,沒事的。陳,咱么也別老悶在屋裡,走,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去見的人是韓雁。之後,各房都收到了江南帶來的禮物,即便是已出嫁的三個也有份。黃恬的一份托林若敏轉交,韓雁的那份正好親自去送。

韓雁正在家中刺繡。她如今名聲大振,單子多的忙不。哥哥韓玉去年考了秀才。今年全家都在忙他的婚事。韓急的頭髮都白了幾根,卻不是為,而是為女兒。韓雁今年十八,已經是危險的大齡『女青年』。卻老神在在的不肯出嫁,說忙刺繡還忙不,沒照顧男人管家。情願自梳,做一輩子未婚刺繡大家。

這叫事兒!韓現在是極度後悔讓女兒搞模擬綉,人都搞傻了。家再能幹,刺繡作品再能派流芳百世,也不能不成親生子啊?那還能叫嗎?那樣人生還完整嗎?

韓雁的性子卻是有點擰娘你也不看看來說親的都是人家。看我的眼神那不是看兒媳,是看金山銀山呢!這樣的人家,不要也罷!」

韓氣的想哭若不是那些人家實在不成樣子,你當我會留你在家這麼久!」

韓雁的婚事有些高不成低不就的老大難。父親雖有學問,然與仕途無緣。哥哥天賦優秀前途光明,然而太年輕,現階段無法提升她的家世。偏她又有個模擬綉流派開創者的名聲在外,小戶人家眼光勢利,書香人家不允許兒媳拋頭露面,商戶人家家風混亂。真是難上加難。

見林若拙來了,韓欣喜的迎上來好姑娘,幫我勸勸你。再耽擱下去是真不成了。」

林若拙給她們引見了陳艾,三人去韓雁房中。還沒開口,韓雁就搶先道醜話說在前頭,若是勸我嫁人的,話就不必說了啊!」

陳艾很不理解韓,你為不想嫁人?女子大了不都是要嫁人的么?」

韓雁笑道我不是反對嫁人,而是覺得,既然沒有好的,與其委屈,不如一輩子不嫁來的清靜。」

「可你將來辦呢?」陳艾聯想到莫宛如,覺得好似兩個極端。

韓雁頗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