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七十四章密謀

第七十四章密謀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4 10:39  字數:2836

景鄉侯府,赫連熙森冷的看著跪在腳下的管事,眼眸幾近凝結成寒

蠢貨!蠢到不能再蠢的蠢貨!居然擺著名號大搖大擺的去買地,還透露給林家上面有貴人。簡直愚不可及!

深深的吸了一口長氣,壓抑住心頭怒火。果然,永遠不能期望景鄉侯府的辦事能力!但他現在還沒有開府,目前能在宮外唯一行走的助力就是段家。

提到開府,氣更是不打一處來。又不是不娶他們家的女兒,非得第一個嫁進來。段娉婷第一個嫁進來有什麼用?還不如換個家世能幫上忙的側妃。可惜母妃開了口,這是不行也得行。景鄉侯府,是不是將他這個皇子看成段家盤子里的菜了!

貪心就算了,愚蠢才是最不能原諒的!一件最簡單的小事都能給辦的如此糟糕。

赫連熙可不是那個蠢貨管事,聽曉林若謹在會面的第二天就去了金陵府,他立刻想到這裡面有問題。決不會是向林海嶼請教。林若謹又不是沒斷奶,賣個地還要請教,請教個屁!

更何況金陵府還有個司徒九!司徒家那兩個一不是省油的燈!上輩子是他弄死林若涵,迎娶司徒青蔻做皇后,這才得到了司徒家的支持。要不然,能不能最後成功還得兩說。

司徒九精明的可怕,事情捅到他面前,就算查不到彩繭也能看出裡面有蹊蹺。

他錯了,他就不該指望景鄉侯府裡面有能辦事的人!

冰冷的氣勢滾滾傾瀉。赫連熙畢竟是坐上過皇位的人王一輩子沒幹過件大事的景鄉侯立馬被嚇的夠嗆,悄悄吩咐丫頭,趕緊將自家姑娘請過來。打算使美人計。

跪在地上的管事也是被嚇的魂不附體,慌忙之下想到一件事,趕緊說了出來,意圖將功折罪:「顯國公世子不會注意到小的,他忙著呢。有個姑娘向他告狀。說是河工督造副手陳頊的女兒。淮河決堤那案子,怕是要翻了。司徒世子忙這事忙的不可開交。」

「陳頊的女兒!」赫連熙驚怒幾乎氣暈過去。陳頊!陳頊是治河的不世之才。上輩子在牢里被拷問的半死,其女兒上京告狀,事情鬧大後重新審查才放出來。這件案子牽扯很廣,史長春等人紛紛下馬,他們的後台被一擼到底。朝堂更是由此拉開了徹底廢除。上輩子陳頊女兒進京是明年的事,他還想著先著手安排。誰知,竟被司徒九弄走了?見鬼!上輩子司徒九也去巡查河工了,怎麼就沒遇上!

赫連熙狠狠的握緊拳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陳頊的女兒現在哪裡?」

管事忙回答:「聽說是和林家的六姑娘一起回京了。顯國公府沒進人,應該是住到林家去了。

「林家。」赫連熙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幾不可聞的字眼,「林若拙。」又是她。怎麼什麼地方她都能摻一腳?陰魂不散。

「你可知司徒九是怎麼遇上陳頊女兒的。」壓制住怒氣他沉聲問。

管事暗暗慶幸自己機靈,打聽了一耳朵消息:「在江寧下頭一個小鎮的織錦作坊里。」

「司徒九怎麼會去參觀織錦作坊。」

這個管事也知道。是因為要買嫁妝桑園的事被司徒九知道了,忽然有了興趣,去遊玩了一下,然後順道就參觀了織錦作坊。

忽然有了興趣?赫連熙真想一把掐死眼前這個蠢貨!這個理由居然也信?要不是他泄了底,司徒九怎麼會突然感興趣?司徒九不感興趣,又怎麼會遇見陳頊的女兒。遇不見,他就可以守株待兔的在京,幫著翻案的人就是他赫連熙。天大的功勞

赫連熙心那個懊惱簡直就沒法說。臉色幾乎扭曲。桑園,桑園!這該死的桑園居然是林家二房夫人的嫁妝!上輩子怎麼就沒聽說過!

他霍的想起,上輩子的林若涵是偽嫡女這份嫁妝自然落不到她手上。林若謹這個就別提了。林若謹和上輩子就是兩個人!一個是個迂腐獃子。一個是腳踏實地。差距海了去了!

究其原因,或許很多。然源頭只有一個:林若拙,這輩子多了一個林若拙。好多事都不一樣了。

赫連熙慢慢的鬆開手,冷凝的眼

「既然這樣,桑園的事就算了。」安靜了許久,他重新變的冷靜,對著景鄉侯淡淡致謝:「這回麻煩舅舅了,天色不早我先回宮了。」

「表哥。」門外出現一個女子的身影。紅顏芳華、姿色動人。段娉婷他上輩子的側妃,這輩子即將成為的側妃婷婷裊裊的走了進來:「怎麼這麼快就要走。」

段娉婷就是生的美若天仙,赫連熙對上她也沒有絲毫波瀾上輩子過了十幾年,熟到不能再熟。冷不丁摸個小手,還以為是摸著自己的手淡淡的回應:「晚了恐宮門下鑰。」

段娉婷咬了咬唇,輕聲道:「表哥,事務雖繁多,你也要注意身體。晚間早些睡,千萬別再8shuw.COM熱門扒書網了。」

這話在上輩子曾感動過他。再來一次,赫連熙只覺得煩。尤其是想到段娉婷和林若涵互相陷害斗架的那幾年,什麼噁心的招數都出,立馬倒足了胃口。

段娉婷懊惱的注視著他遠去的英挺背影,臉微微一紅。轉過頭對景鄉侯抱怨:「表哥好像不太喜歡我。」

「哪有!別胡思亂想。」景鄉侯從男人的角度看問題,「他不是答應娶你了么。」

「父親!」段娉婷嬌嗔,「表哥雖答應娶我,可只是個側妃。日後有正妃壓在頭上若是表哥不能愛惜於我,我在府位!」

「怕什麼,你可是他嫡親的表妹。有你姑姑做主呢。」景鄉侯是男人,想問題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