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六十九章不一樣

第六十九章不一樣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2 04:20  字數:3043

一百多年的,又是在通訊極不發達的古代。除了世代侍弄桑園紡織娘,還有一些老人,便是當地人也沒幾個。的也當做是傳說,並不會特意傳播。秦家,還是因為買這片桑園的時候,賣主為了提高價格,添油加醋的給說了。當然,因為一百多年都沒再有過,價格最後也沒提上去。

也就是說,赫連熙能聽到這種傳聞,本身就很奇特。

這個消息很重要,林若拙立時又叫了林若謹來商量……既然是江南一帶出過,必不止咱們家這一處。可知還有哪些地方?」

林若謹肅然這個要查府志和縣誌。百多年前的事,又是前朝的。誰會特意記這些。」想了想,他有些不放心我和炳叔一塊兒走。這些存檔,金陵府應該有。」

事不宜遲,第二天一早,林若謹便借口因為遇見景鄉侯府的人,需要和叔父商議一下的借口,帶著炳叔直奔金陵。

江寧城離金陵很近,騎快馬當天可來回。兩人一早出發,快馬加鞭,中午時分便見到了林海嶼。

林海嶼聽說這事,很是驚訝。立刻就走了關係,讓他去存檔處查詢前朝府志。

因為太過往前,前朝府志存的又亂,翻找了一個,只消耗去了一點點。看這情形,大約要個四五天的。

晚間,司徒九得知林若謹來了,甚為驚訝。林海嶼想了想,說了一部分實情……江寧有一片地是他生母留下的嫁妝。景鄉侯府的人慾買。他年紀小,不經事,便來問我。下官想著一口回絕也不好,不若讓他借口學問有疑惑,在這裡查幾天府志。也好避開那侯府管事。拖一拖再說。」

司徒九含笑點頭生母嫁妝,自是不該捨棄。」

一回頭,便讓身邊幕僚去查景鄉侯府看上桑園了。還有,查查林若謹到底在翻看。」

顯國公府的幕僚很給力,沒多久就查出了背後人是赫連熙。實在是侯府那位大嘴巴管事太過可愛,逢人就恨不能顯擺是有大後台的。

司徒九對赫連熙的防備心從來不小。他從不認為鬧的沸沸揚揚天下皆知的二皇子、四皇子能成氣候。老子還沒死就惦記著家業的,擺誰身上誰能樂意?更何況能當上帝王的人,從來就有一顆冷硬的心。故而,據冷眼觀察來看,幾個皇子中老七赫連熙為人最擅掩飾。

接著,他又從林若謹搜尋的府志中嗅到蛛絲馬跡天然彩繭,竟是這個。」

說起天然彩錦,他反而比林家秦家人更為了解。司徒家是前朝世家,見多識廣。甚至某位先祖還擁有過一塊天然彩錦的手帕。當然,隨著抄家和戰亂都沒了。不過並不妨礙作為講古流傳下來。

「天然彩錦所需彩絲甚多,一年彩繭數量有限,且每年色澤也略有差異。」林若謹終於查到了這篇府志,記錄的還挺詳細。說是當年的確不止一處地方出產彩繭。江寧的桑園只是其中之一。但彩繭數量有限,而且色澤不一,收購者便將其保存歸總。積攢了三年,最後挑出顏色相接近的巧手織成。三年後彩繭大量減少,顏色也淡近於無。終不再成氣候。

「三叔,就是這裡,你看。」他將摘抄的紙張遞給林海嶼,神情激動彩繭產量最多的地方,不是我們那一片!」

林海嶼霎時眉宇緊皺,吩咐炳叔你馬上找人去丹陽,打聽一下可有人慾買那裡的桑園?」

他這邊人剛走,那頭司徒九就得到了彙報。

「丹陽。」司徒九拿著同樣摘抄的前朝府志,微微而笑我猜老七沒有派人去那裡。」

果然,炳叔帶回的消息一般無二。

林若謹和林海嶼頓時面面相覷,神情凝肅。問題嚴重了!

那一頭,侯府大管事再次催促行不行的,趕緊給個話!」

秦小舅不敢得罪,又因為林若謹不在,只得來尋林若拙拿主意拙丫頭,你看看,是不是派個人去金陵城,將若謹叫。」

林若拙的情緒很不好。她剛剛得到許冬打聽回的消息。才秦小舅一家居然打著想讓她嫁給秦定業的主意,意圖嫁妝控制權仍舊在手。

想著嫁到小門戶小地方是一回事,被人算計著又是另一回事。再說,秦小舅夫妻倆人品有問題,秦定業就是再好,她也看不上。

「急。」她冷淡的道,「買地賣地,多大的事呢。總得考慮清楚了。他要嫌急,別買呀。江寧一帶又不是只有咱家這一片桑園。去別處就是。」

「哎呦我的姑娘!話不是這麼說的。」秦小舅算看出來了,這兄妹倆就不想賣地。其實他也不想。可問題是侯府的勢力他們惹不起呀。哦,到時候這兄妹倆拍拍屁股回了京城,他們可還要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過日子。侯府只消給知府知州打個招呼,他家就別想過安生日子!

林若拙才不會體貼他的想法,反而落井下石,甜甜一笑舅舅若是嫌打理麻煩,不若就丟給我哥哥去。如今哥哥已然長大成人,便不必再勞煩舅舅。」

這話寒磣的秦小舅差點吐血。臉刷的就變了色,拂袖而去。

回頭對賈氏言了不得,咱們都看走眼了。哪兒是脾氣好,這位是肚子里蔫壞!想借著侯府這一趟勢,趁機將打理權拿呢!」

賈氏一聽也犯了愁這可怎生是好,侯府,咱們實是得罪不起啊!」賣地,他們沒權力。不賣,得罪了侯府日子。唯一的辦法的確就是將產業都交還給林家兄妹。再有買賣,與他們無干。

可這麼大一塊肥肉,誰捨得。別的不說,每年進項少掉一半,定業未娶親,定瓊還要嫁人。銀子哪裡夠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