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六十八章傳說

第六十八章傳說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2 04:20  字數:2957

一大早,林若謹跟著兩個舅舅去了茶園。

秦定業出現在窗外林表姐,林表姐。」手上拎著一個大大的鳥籠子,裡面是一隻灰不溜秋的小鳥這是百靈,叫聲可好聽了。大草原上才有,我好不容易弄來的一隻。」

林若拙十分無語你很閑么?」

秦定業笑嘻嘻的點頭嗯,爹出去了,娘親去了大伯母家。你快出來,他們都不再,我帶你去外頭玩兒。」

林若拙簡直不露出表情才好。就見他身後探出個腦袋,秦定瓊手裡拿著個大大的帷帽沖她搖林,快點!」

這對兄妹顯然是經常出門的,江南富裕,前朝末年戰亂的時候少有波及,舊有民風民俗被保留下來的不少,街上隨處可見戴著幃帽的良家女眷。他們一行三人這樣走著倒也不顯眼。

只這一項,林若拙就覺得比京城強上許多。更加堅定了日後嫁到民風淳樸小地方的決心。

陳福記的梅花糕又香又糯,橋頭老楊家的蜜餞種類繁多,每一樣都好吃。青石板鋪成的古橋,河水潺潺,灰黃相間的不知名小鳥從濃密的垂柳中鑽出,撲棱著翅膀飛向天際。

難怪詩里說,人人都道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

江南的風微醉沉酣、流連忘返。

「哎呀!下雨了!」隨著秦定瓊一聲驚呼,微風拂過,帶來一陣細如牛毛的雨絲,頃刻間,天地被攏上一層朦朧煙霧。

秦家的僕役都帶著傘,趕緊給主子們撐開,秦定業笑著遞過一柄四十八節紫竹骨大傘表姐遮一遮吧。這雨看著雖不大,卻最是容易濕了衣衫。」煙雨中,他的鬢髮兩角被綴上顆顆細密的水珠。

秦定瓊笑著湊,親熱的挽住她的胳膊我和合用一柄,天上的雲不厚,雨一會兒就該停了。」

三人玩了一天。

回到府中,賈氏已經,見到他們就笑罵又溜出去玩!傘也不遮一遮,看,肩頭都濕了!」

秦定瓊和她還好,唯有秦定業兩肩的絲綢衣料濕了水,色澤比旁處格外深。他笑道娘,我帶了您最喜歡的茶花巷老肖家餛飩和蝦仁燒麥,快趁熱吃,涼了就糊了。還有對面李家的蜜汁糯米藕,您不是常說,府里都做不出他家那個味兒么,我也買了。」

賈氏又是笑又是氣還不快去換衣服!」一連串的吩咐下人,打水洗臉、換衣熱薑湯。看著他們三人儼儼喝下,方放下心這麼大的人了,也不照顧。」

秦定業卻催促著她嘗那餛飩,兩眼晶亮好不好吃?有沒有糊?」

「好吃,好吃。」賈氏嘗了兩口,眼角笑出細細的紋路。

林若拙深深的嘆息。

晚間,秦大舅秦小舅和林若謹一塊兒。賈氏送上熱騰騰的薑湯,命他們先喝了再開飯。

飯後,秦大舅告辭,林若謹送出門。回頭後到林若拙房中,接過小喜遞上的熱手巾,擦了把臉我今兒見到那要買桑園的人了,你道是誰?竟是京中景鄉侯府的人。」

「景鄉侯府?」林若拙想了想,沒接觸他們家的邑田又不在南邊,況且咱們手上的也不是田地,他們買桑園做?會侍弄么?」

「誰呢,我也覺著蹊蹺。」林若謹一天走下來,也是疑惑半分未解那人是侯府大管事,氣焰囂張的很。見了我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和侯府作對沒有好結果。後來我報出祖父的名號,才客氣了幾分。不過態度仍然很強硬,聽那意思好像是宮裡的貴人看中了這裡,咱們是不賣也得賣。」

「宮裡的貴人?」林若拙仔細一想,恍然記起宮中段淑妃可不就出自景鄉侯府,再一想,赫然一驚!這位段淑妃是赫連熙的生母。

赫連熙!又是他!

林若拙也不為腦海里會冒出「又是他」三個字。正如同韓夫子所言,她本能的對他有一種防備心理。雖然赫連熙並沒有妨礙過她,但直覺上總覺得這人不是善茬。

「這件事不簡單。」林若謹聲音沉重。如果是搞絲織的富戶想買,或者景鄉侯府意欲插手江南織造行業,話也說得。可那管事卻說是宮裡的貴人想要。段淑妃要一片桑園干?七皇子盯著一片桑園干?明顯就不正常。

赫連熙此時還不景鄉侯府是這麼辦事的,不然能氣的吐血。所以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豬隊友的殺傷力足可抵消金手指!

林若拙和他是一樣的看法事情不對勁。咱們不鬆口,看他還會出花招。對了,三叔那邊也得送個消息。」

林若謹點頭我的意思是讓炳叔去金陵一趟,他今天一直跟著,情況最清楚不過。」

官宦人家的子女由於家庭因素,於政治嗅覺上都比較敏銳。小小一個桑園居然牽扯到後/宮淑妃和皇子,這就不是小事了,必須告訴長輩。

這邊兄妹二人商議,那邊,秦小舅一家也在開小會。

「話也說過了,街也走過了,如何?」賈氏笑眯眯的問。

秦定業漲紅了臉,小聲道林表姐,很好。」

「這麼說你是願意了!」賈氏欣喜的拍了一下手掌,「我就說,姑奶奶那麼好的性子,生出來的閨女必也是溫柔賢淑的。偏你聽了外頭混話,非說官宦人家脾氣大,素不知他們那是妒忌你。這回好,趕明兒親上加親,省去多少是非。」

秦定瓊插話,取笑她哥娘,你是沒看見,今兒才漂了兩滴牛毛細雨,哥哥就巴巴的遞了傘給表姐,把我給撇在一邊不管,好不可憐。」

秦定業立時回她難道你的丫鬟沒拿傘?表姐是客人,自然得先讓她。」

秦定瓊擠眉弄眼是呢,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