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六十六章抵達

第六十六章抵達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1 11:55  字數:3145

林若拙活了兩輩子,第一次領略到「如沐春風」這個形容詞的真正意境。司徒九的笑容,就如同陽春三月最柔軟的微風。

這世上有一種人,長的不是最帥,偏只簡簡單單坐在那裡,就令所有繁華旖旎黯然失色。林若拙甚至覺得,因為有司徒九在這裡,這艘原本她第一眼看見無動於衷的大船也變的格外親切動人起來。

至於那個要求,當然是答應。不但答應,還要用心的畫。

懷揣著兩輩子第一次動心的甜蜜,她認真的在畫紙上描繪,只恨不能畫的更完美一點。

這種不正常表現很快被身邊的丫鬟們察覺。幾個人頓時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六姑娘怎麼就這時候『少女懷春』了呢?對象還偏偏是那樣一個人。

平媽媽、夏衣、小福、小喜,有志一同的結成同盟,悄悄商量該怎麼辦?

「不能讓三老爺知曉。」小福說出她認為最重要的。

小喜愁的不行:「少讓姑娘去那船上,那位可是駙馬爺!」

夏衣立刻否定了她的提議:「單靠你我是防不住的。姑娘得見世子身邊的那幾個丫鬟照樣子畫畫,你怎麼攔著她?」

平媽媽比較老辣:「依我看,三老爺那裡得瞞著,二公子卻是可以透露一點的。畢竟是親兄妹,他說的話,姑娘能聽進去。」

四巨頭制定好作戰計劃,林六丫對此一無所知。

她尚沉浸在一種甜蜜的喜悅了整個冬天,於早春蘇醒的新芽,驚訝的發現天地原來如此美麗。

林若謹聽見平媽媽隱諱的吐露,整個人都懵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以!

「會不會是你們看錯了。」他由衷的希望。

平媽媽悲觀的道:「二公子,您瞧瞧姑娘那眼睛就知道了,都透著光那!您給好好勸勸吧,不說別的。單世子是駙馬這一項,就吃罪不起啊!」

林若謹沉重的點頭。

林若拙正在給畫上色,窗戶打開,就著明亮的陽光細細暈染畫面。林若謹看了看她那認真小臉,深深的憂慮,沉痛的將話說出。

林若拙愣了愣。半晌,露出一絲微笑,漸漸的,微笑變成大笑,笑到最後捂著肚子差點打滾:「你擔心我做傻事?」

「不止我一個人擔心。」林若謹都要急死了。「你這個樣子,瞞不過身邊人,平媽媽她們擔心死了。」

「放心吧。我不會做傻事的。」淡淡一笑,林若拙長長的嘆了口氣:「這世上有一種人,很美好,美好到恰好符合你心部幻想。於是見到真人,就會不由自主的產生好感,會很喜悅,很甜蜜,會忍不住去關注、去多看幾眼。可是。也僅僅是如此而已。哥,你不用擔心我,喜歡是一種心情。無法控制。道德卻是一種行為,可以控制。我不會做什麼的,就是看看。在心裡偷偷歡喜一下。僅此而已。知道世上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存在,我已經很滿足了。」

「可是……」林若謹被弄糊塗了。事情很嚴重,妹子親口承認她對一個男人心生好感,這簡直嚴重到不能再嚴重。可妹子接著又說,她就是偷偷喜歡一下,其它什麼事都不會做。這個,好像又沒有辦法責備她。

啊,不對!正常的『少女懷春』不是應該哭著喊著說『非君不嫁』么?或者又垂淚神傷『恨不相逢未嫁時』?這個,若拙的這個表現,完全不在情理之/>

「那個,在心裡偷偷喜歡,然後就完了?」

「對啊。」林若拙一副理所當然,「那位可是有家室的。」

林若謹還是不放心,又問:「不想著告訴他你的心意?」

「這怎麼可以?」林若拙看他的眼光可以稱之為驚悚,反問:「這不是破壞別人家庭么?」

他這是為誰操心啊!盯著妹妹鄙夷的目光,林若謹硬著頭皮繼續:「只告訴他你的心意,並不要求他回應什麼,只是不想讓自己的一番相思無人知曉。這樣你也不想?」

林若拙用一種『你很過分』的眼神譴責:「怎麼可以這麼自私!人家本來過的好好的,非要攪亂一池湖水。說是不要回應,其實還不是想讓那人記住。平白給人添煩惱。這才不是喜歡,這是以『喜歡』為名的褻瀆和自私!怎麼可以去害那麼美好的一個人!」

林若謹灰頭土臉的走了出來。

早已等候在門外的平媽媽趕緊上前:「怎麼說?」

屋內,傳來輕聲哼唱的小曲,《牡丹亭》似奼紫嫣紅開遍……

原本是傷春的曲子,卻被唱的逶迤動人,悠哉樂哉。

「我實在不知道她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林若謹發現他這個妹妹,不懂:「你放心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沒事兒的。」

哎呦我的爺!這可不是一句『沒事兒』就能完的。平媽媽急的要吐血,二公子這麼和表情,這麼個態度,她能放心才怪!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天!接下去是不是要待月西廂下,樓台私相會?

林若謹絲毫不領會她的焦急,揮揮衣袖不帶一片雲彩的走了。他的人生觀受到了新的刷新,少男少女私定終身算神馬!純精神單戀你們有沒有見過?啊!?

平媽媽夏衣幾個憂愁了好幾天,後來發現果真如他所說沒什麼事兒,林若拙也就是自己一個人在房間時不時傻笑,托腮出神。雖是一副『懷春』模樣,卻半分出格的事也沒幹。即沒有綉荷包、也沒有寫酸詩。更不會想盡辦法找機會去見世子爺,就是偶爾見著了,也不過盯著他臉看的時間多一點,說話聲細末些。其它舉動一概沒有。就連臉紅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