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六十七章小舅家

第六十七章小舅家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20 00:43  字數:2908

城西秦家是三房的老宅,青磚黑瓦,屋檐高聳,青石小路、台階牆角,處處可見斑駁的苔蘚痕。

秦小舅是個消瘦的留著兩撇小鬍子,個頭不高,還比不上十七歲的林若謹,兩人站在一處,外甥像舅這句話,怎麼形容怎麼不妥帖。

小舅母賈氏是典型的江南人身段,嬌小玲瓏,一雙彎彎長長的柳葉眉,未曾開言杏眼先帶三分笑,熱情而誇張的拉著林若拙的手就贊:「好個美人兒外甥女,真箇兒是天仙下凡。和姑奶奶長的一模一樣。」

秦小舅像模像樣的抹了兩把眼淚,哭道:「我可憐的姐姐,只留下你們兩個骨血,竟沒福看你們長大,真真是可憐!」

林若拙少不得也跟著灑幾滴眼淚,陪著哼兩聲。林若謹是又氣又傷心,紅了眼眶,一句話說不出來。

三叔插話:「親家舅兄,時候不早,我還要帶侄兒去拜見知州大人,恕先失陪了。」

秦小舅眼珠一亮:「三爺人生地不熟,不若我陪你一塊兒去拜見。」

三叔立刻拉下臉:「不用。我雖不才,路還是認得的!」

秦小舅還要歪纏,三叔頓時冷下臉:「親家舅兄,請自重!」

林海嶼是監察御史,地位特殊,相當於廉政檢察官。在都察院待久了,不怒自威。所謂民不與官斗,頓時唬住了秦小舅。不敢再多言。眼巴巴送了林若謹出門,轉頭看見林若拙,眼睛又是一亮:「好外甥女,舅舅家就當做是自己家,別見外。」

賈氏笑眯眯道:「房間早就準備好了,是你母親幼時住過的,來,我帶你去。」到了內宅,又給她引見幾個表弟表妹。

賈氏生了一兒一女。老大秦定業,今年十四,比林若拙小兩個月。小女兒秦定瓊十一歲。這也是秦小舅唯一的一雙兒女。秦小舅是白身,四十無子方可納妾。雖有兩個通房,賈氏避子湯送的理所當然,庶子庶女一概沒有。

秦定業半大少年樣。一雙眼睛半分愁苦不知,高高興興的給林若拙送上備好的見面禮,一份紫茉莉根香粉:「這是我和妹妹自個兒做的,擦臉比外頭買的強。姐姐的屋子好幾天前就收拾好了,那窗檯下頭種了幾株茶花。現還有開著的,各色都有。院門前兩棵梔子花是十多年的老樹了,可惜不是夏天。不然滿院子都是香味,可好聞了。」

皮膚嫩的似能掐出一汪水來的秦定瓊,開心的拍手附和:「就知道你會炫耀,林姐姐,屋子的擺設可是我給你收拾的,那帳子是水墨織綃的,我挑了好久呢,你瞧瞧去。可喜歡不?」

這一對兄妹簡直不像他們的父母,簡單、快樂。只有在父母完全嬌寵下長大,未經過人世風雨的孩子才會有這樣單純的善意和熱情。

他們毫不知曉這一份富貴悠閑的生活來從何而來。也不會考慮有一天會不會突然消失。他們只是簡簡單單的在雙親構建的『伊甸園』。

這樣的一對兄妹,林若拙沒法擺出冷臉。但他們快樂安逸的生活又那樣刺目。

賈氏欣慰的看著一雙兒女和外甥女的互動,這是她一輩子最大的驕傲:「好了。你們的表姐又不會跑掉,還不趕緊讓人安頓下來,有話留著日後慢慢說不遲。」

房間自然是極好的,螺鈿綉床,水墨綃帳,紫檀筆架,青瓷花瓶,處處透著江南特有風味。

晚間,三叔和林若謹歸來,秦小舅開了個小小接風宴。秦定業和秦定瓊都有出席。三叔見到這兄妹二人,也是一愣。壓根沒料到如此市儈的一對夫婦竟養出一對不食人間愁苦的兒女。

仔細一想,這也在情理之/>

林若謹是直接驚悚了。尤其是對秦定業這位表弟。十四歲,在林家足可算是大半個成年人。該懂的人情世故得懂,肩上該擔負的負責要承擔。這位倒好,居然活的跟個孩子一樣,做香粉、養花、養金魚……他實在是和他沒有半點共同語言。

聽說林若謹想去看茶園和桑園,秦定業就笑:「那些地方有什麼好看的。自有下頭人去操心。表哥,不若我陪你去街上逛去,我們這兒雖然地方小,好吃好玩的也不少。像陳福記的糕點、橋頭老楊家的蜜餞、都是別處吃不到的口味。對了,表哥可愛聽戲?最近城裡來了個新出名的班子,裡頭有個小旦,扮相特別俊,唱功也好。有見識過的人說,不比京袁清波差。」

秦定瓊好奇的問:「林姐姐,你從京里來,可聽過德慶班袁清波的戲?聽人說,他青出於藍,比原先的段如錦唱的還要好。可是真的?三年前段大家來我們這兒唱過,我去聽了幾齣,真真是好。聽說現在他不唱了,為什麼?」

林若拙駭笑。還能為什麼,又不是備受尊敬的人民藝術家,誰還能唱一輩子?段如錦是早就不想唱了,因恆親王喜歡,才拖拖拉拉一直沒退。現在袁清波上來了,人年輕,身段扮相唱功樣樣都好,還新鮮。恆親王有了新歡,方准他封唱。好在東西什麼的賞賜了一不少,置辦個家業不成問題。

三叔聽的耳朵疼。草草用完,借口累了,小宴匆匆而散。

當晚,他嚴重警告林若謹:「別和你那個表弟走的太近。不務正業!」接著又提醒,「還有六丫頭也是。特別要注意,保不準秦家人就打著親上加親的心思,那樣一來,嫁妝正好不用歸還了。」

林若謹立時警惕,連忙表態自己一定嚴加防備。

一夜過去,第二天一早,三叔收拾收拾準備出發。走到大門,就見兩輛馬車停在外頭,上面下來兩個是秦大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