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六十四章桑園

第六十四章桑園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18 19:52  字數:0

承平三十一年,林若敏出嫁。

成親的那天很熱鬧。黃恬在西北沒有回來,說是代替黃大太太主持府邸家務。絲毫不知道自己被選擇一回的林若拙,只覺得黃大太太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新婚一個月後,黃大太太獨自回了西北。新婚小夫妻被留在府著林若敏在身邊教導,半年後,將管家權交給了她。

馮氏心事已了,想想不放心在外的丈夫,趕在年前,離京去了林大伯任上。

新年過後,林若敏傳來懷孕喜訊。沒多久,林若愚又要離家,回鄉參加鄉試。馮氏不在,黃氏做主,讓郭氏一塊兒陪著去。大約是心情輕鬆的緣故,回鄉後沒多久,來信就說郭氏有了身孕。

這一年,又有一批皇子到了適婚年紀。五皇子十七。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皇家這回沒有大肆選秀,只有皇后娘娘偶爾宣一些命婦進宮,也沒有讓她們帶女兒,三個皇子的婚事,撲朔迷離著頭腦。

宮赫連熙:「今天皇后又問起你們幾個的婚事,我給含糊了過去。可也不能總這麼著,你倒是給我透個底,正妃人選是個什麼打算?」

赫連熙胸有成竹:「母妃,孩兒現在不想成親,你想想辦法,再拖個兩年。」兩年後,父皇就會廢除權力圈大換血。現在列出的閨秀人選到那時候全都家世落敗。

段淑妃驚訝:「這是為何?」

赫連熙不好說出實情,便道:「二哥和四哥爭的太凶。這時候能娶到什麼好閨秀,家裡或多或少都依附於他們。娶回來也不是和我一條心。」

這也是個顧慮,段淑妃憂心:「話是這麼說,可總不能一直不娶吧。可惜了你表妹是庶出,若是嫡出倒是合適。」

赫連熙對母親的提議不以為意,景鄉侯府本來就是他的外家,支持他是情理之費一個正妃名額。不過適當的安撫是必要的。幸好他們家只有庶女側妃這個位置正合適。

現在最要緊的是謀得父皇的喜歡,又不會招兩個哥哥忌諱。再暗勢力。等到老二和老四雙雙落敗,同歸於盡,那時自己就是順理成章的脫穎而出。

他道:「我讓舅舅去江南打聽的那件事,有沒有信?」

上輩子大約再過幾年,江南會進貢上一種天然彩緞。用天然帶有色彩的桑蠶絲織就而成。其一塊明黃色軟緞,色澤鮮亮,歷久彌新。父皇愛不釋手,大大獎賞了那進上的官員。那匹料子裁製的龍袍最後做了殉葬。可見是有多喜歡。

這一次,他要先將這資源掌握在手。

段淑妃道:「打聽了就是一座桑園,很普通,主人家是當地的富戶,也沒什麼特別之處。」

「那就好,想辦法買下來。」赫連熙欣喜,「日後我自有道理。」幸好,彩繭現在還未出現。買賣一座桑園很容易。

段淑妃微微皺眉:「一定要那裡的么。你舅舅回來說,桑園的地契不在那戶人家手上。早年給了姑奶奶做嫁妝,後來姑奶奶死了,地契一直沒要回來。若是要買少不得還得一番周折。附近也有其它的桑園,出的絲也很好。」

「必須是那裡。」赫連熙斬釘截鐵,「那就讓他們要回地契。一定要辦好這事。很重要。」

段淑妃點點頭:「知道了回頭我給你舅舅送消息出去。」小事一樁,只要放出景鄉侯府的背景,小小桑園手到擒來。不甚在意,轉而關注其它:「陛下說是要給你們哥四個修建府邸,地方已經挑好了。這就開工籌建。到時你搬出去,府里沒個人可不好。你既不願娶正妃,先娶個側妃如何?讓娉婷先嫁過去,也好有人打點家務。」

赫連熙不在意這些上輩子也是段娉婷先嫁過來:「就依母妃

段淑妃心滿意足。

馮氏走後黃氏又代管上了家務。這一日,接到一封從江寧送來給林二老爺的信署名江寧秦家。正疑惑著林海峰哪兒認識的朋友,忽靈光一閃想起前頭原配可不就姓秦。

林二老爺回來,趕緊著將信給他,關切的坐在一旁。

渣爹絲毫沒有察覺妻子在一旁等消息有何不妥,拆開瀏覽完畢,放下信紙:「秦氏兄長寫來的,說是嫁妝裡頭有一座桑園被人看上了,願意出重金收購。地契在我們這兒收著,問賣是不賣。」

黃氏狐疑:「怎麼好好的有人收購桑園,前幾年也沒這消息啊。」

「管他為什麼。」渣爹將信紙遞過去,端起一杯茶:「依我說賣了也好,橫豎咱們拿不到半分收益。賣了還能有一筆進賬。若謹今年也十七了,正是相看親事的時候。索性將那邊的桑園茶園都轉賣了,拿回銀子來給他們兄妹置聘禮辦嫁妝。左右六丫頭不會嫁到江南去,留著也沒用。」

黃氏將信件通篇讀完,笑道:「論理前頭姐姐的嫁妝我不該問。可眼瞅著謹哥兒和六丫頭一個娶、一個嫁家裡少不得要拿銀子置辦。你也知道,前幾年咱們日子不好過,哪有家私餘下。

姐姐的嫁妝我是巴不得越多越好,全都給他們兄妹,到時咱們臉上也光彩。所以我厚臉皮問一句,姐姐在南邊到底有多少地,每年出息多少?人家肯出這麼一大筆銀子買,定是有利可圖。」

渣爹連連搖頭:「你不知道。秦氏出嫁的時候沒有陪田地,陪的全是整座山頭的桑園、茶園。她手下有幾個會侍弄的人,每年有不少收益。後來我們回了京那些人就留在當地幫她管這個。這些人原不是家奴,不過世代在秦家產業里做事而已。她過世後,我們自然收服不動。秦家人便接管了那幾處茶園桑園,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