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五十七章各有計劃

第五十七章各有計劃 (1/3)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17 04:05  字數:0

司徒皇后很快叫了新川公主過來,見見她指定的人選。

十二歲的新川公主是個很漂亮的小姑娘,穿著鮮艷,說話又脆又

「你就是林家六姑娘?聽說你特別會玩,可是真的?」又嘰嘰喳喳問她平時玩什麼?外頭的京城閨秀之間又流行什麼。

皇后看著好笑:「好了好了,小姑娘們有話就私下說去吧,實在是聒噪不行。」

新川公主就拉著林若拙:「那我們就去後頭看花了,母后。」

司徒十一道:「我也陪表妹一塊兒走走。」強行擠了進來。

皇后沒有反對,新川只得無奈:「有勞表哥。」

三人走出大殿,坤寧宮後面有個小花園,這裡倒是種著許多花朵,不過夏日剛過,依舊盛開的寥寥無幾。

新川出了殿門後便一言不發。林若拙不好自說自話,也跟著閉嘴。司徒十一竟然也沒有開口,三人就這麼很古怪的沉默。

林若拙暗暗叫苦,看這氣氛,明顯不對啊。難道說,司徒十一和新川公主有那啥情?可有情人不是這個表現吧?或者,賭氣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司徒十一開口了:「再過些日子菊花就要開了,攬秀園知今年長勢如何。」

綠牡丹就是綠菊的一個品種。林若拙不吱聲,這話想想也知道不是對她說的。

新川冷笑一聲:「綠牡丹是好花,表哥幹嘛不去請三姐一同欣賞。

「生氣了。」司徒十一微微一笑·若天邊流光。

「怎麼會。」新川甜甜一笑,「我巴不得表哥一直伴著三姐姐才好。何況如今我也有同伴相陪,不勞表哥費心。」

司徒十一就瞥向林若拙。林若拙死死低頭,恨不能縮到地里去。尼瑪!皇宮太危險,這明擺著又聽見機密了啊!求求你們,就當看不見我好不好?

司徒十一再次微笑:「同伴相陪是同伴,我陪著是我,不一樣的。」

新川一臉正氣:「我更喜歡林姑娘陪我。」

司徒十一笑的溫柔:「她若是陪不了你呢?」

新川冷冷一笑:「你可以試試。」

「好。」

林若拙就聽見一個好字,忽的一陣涼風擦過·眉頭一跳,幾乎是本能的身體一擰,飛快躲開。

「咦,練過?」司徒十一收回腳,毫不在意的笑看新川:「難怪你這回有把握,原來找了這麼個人。」

新川是意外之氣,她哪裡知道林若拙練過,此刻自然不會揭穿,驕傲的昂起頭:「這回你還有什麼招?」

林若拙將冷意藏進眼底。安靜的聽那兩人對持。若不是她躲的及時,剛剛那一腳的力道·非重摔在地不可。到時扭腳、受傷,誰知道後面還會發生什麼。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特么的她好容易生成了官二代,還有更高桿的貴二代欺在頭上肆意妄為。

「林家的姑娘。」司徒十一忽然一笑,放柔了聲音:「咱們打個商量,你今日擰傷個腳好不好?」

聲音溫柔可親,容貌絕色瀲灧,說出來的話卻如閻羅附體,陰狠無情。

擰傷腳,至少修養三個多月·絕對無法參加攬秀園之行。

新川怒不可謁:「你敢!」

司徒十一無所謂:「我這不是在和她商量么。」說罷,笑吟吟的看著林若拙:「林姑娘,識時務者為俊傑。」

威脅·這是赤果果的威脅!林若拙垂下眼眸:「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愛惜是為不孝。」

「哎呀,這可難辦了呢。」司徒十一的語氣聽著很為難,臉上卻看不出半點為難的表情。他曖昧的低下頭,湊到她耳邊,熱呼呼的氣流拂過耳畔:「我可以幫你嫁給小九哦。」聲音說不出的曖昧。

林若拙忍住心頭怒火,冷冷後退一步:「公子請自重。」同時去看新川公主的表情。

很奇怪的,新川公主臉上只是單純的憤怒·半點妒忌或者別的什麼都沒有。

這兩個·不像是情侶啊。既然不是小情侶,她去了又不會當電燈泡·司徒十一為什麼要這麼做?

新川忽然眼睛一亮,高聲道:「阿瑜·九弟,你們來了?」

原來赫連瑜早早請退是去找赫連濯了。兩人飛步而來,小九滿眼驚喜。

就在回頭的頃刻間,司徒十一收起了剛剛的表情,迅速轉換為彬彬有禮,行雲流水的行禮:「見過九皇子。」

「青哥哥不用客氣。」小九忙擺手,緩緩的走到林若拙身邊:「三年不見,一向可好?」

「見過九皇子,臣女很好。」新川公主和司徒十一在這兒,她不得不尊禮而行

小九比三年前老成多了,雖然眼底有喜色,表現的卻很老成。先和新川公主說話,關切詢問。再和司徒十一交流,面面俱到。

赫連瑜覺得沒勁透了,裝模作樣。他認為這是有『外人,在的原因,恨不能趕走這兩個。耐著性子敷衍了半天,見著時間差不多,就要拖林若拙走。

新川公主堅決不讓。死死拖住林若拙,不讓她走。

氣氛怪的要命。

好在新川也知道這麼干站著不是個事,命宮女拿了棋盤來,園

赫連瑜一向頭疼這些,連聲道自己不熟。林若拙一看司徒十一那張臉就知道這斯不是好人,也說不會。於是小九便和他下了一盤,輸了。換新川公主上。

瞅著沒人注意,林若拙悄悄拉過赫連瑜:「哎,我說,那兩位之間好像有些古怪啊?」

「怎麼?他欺負你了?」小九過來,聽見後回道:「多擔待些·我特意向新川保舉的你。」

「怎麼回事?」林若拙、赫連瑜齊齊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