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五十六章進宮(和氏璧加更)

第五十六章進宮(和氏璧加更)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09 01:25  字數:0

新川公主是個命好的姑娘,人人都這麼認為。

你看,從小死了母親,被中宮皇后撫養。滿宮廷那個兄弟姐妹不討好她?哪個宮人內監敢怠慢她?

每一個身邊人都善意教導她,要討皇后娘娘的歡心,皇后娘娘是你的大恩人。沒有皇后娘娘,就沒有『最尊貴』公主的地位。

她是最尊貴的公主?新川不知道,但有一點毋庸置疑,她必須討司徒皇后的喜歡。

單一個『討』字就微妙的點出了這對母女間的關係。

當然,新川作為一個公主,還是最年幼的公主,基本上也很容易做到這一點,只要不去觸犯司徒皇后的某些忌諱。

比如說,顯國公家。

有很多人都猜測,她未來的夫婿會是司徒十一。但新川憑著本能告誡自己,不要去觸犯這個地雷。皇后對司徒九和司徒十一的喜愛,遠勝於對她。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新川甚至覺得,如果她不是父皇的孩子,皇后說不定還會更喜歡她一點。

於是,在姐姐臨川公主半酸半妒的打趣中,她向皇后提出:「母后,孩兒沒有同齡玩伴,一個人去攬秀園沒意思,孩兒留在宮中陪著母后。」

皇后淡淡而笑:「又說傻話,姐妹們都去,你一個人留下來幹什麼。一塊兒去。你若是嫌悶,叫幾個同伴陪著就是。」

新川公主便趁機撒嬌:「那我要自己選。」

皇后輕笑:「就你刁鑽事多,說說,你想請誰?」

新川公主眼珠子轉了轉,道:「那些木愣愣的閨秀沒意思,聽小九和阿瑜說,中書省林大人家的六姑娘為人很是有趣,女兒想請她。」

皇后一聽就笑:「你又見過?還不是聽小九他們攛掇的。」皇后的記性很好,很快回憶起:「那個小姑娘,不就是三年前和他們一塊兒玩,吃壞了肚子的?」

「可不就是她。」新川公主拍手而笑,「聽阿瑜說,連恆王叔都被她氣過呢,好有本事的。」

有些事新川不知道,皇后卻是知道的,比如那句有名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南風了』。想到這個,現在還會發笑。意有所動:「好不好的,你說了不算,得把人叫過來瞧瞧。若是個妥當的,就讓她和你一塊兒去。」

新川很高興。小九拍著胸脯對她保證,只要林小六能來,她就不用怕司徒十一。

為了不興師動眾,皇后沒有下懿旨去林家宣召,而是關照恆王妃將林若拙帶進宮。

林家接到消息,又喜又怕。喜的是能給新川公主當玩伴,怕的是六丫頭實在有些不著調,勾著公主出什麼事就糟了。

於是,林若拙被囑託了再囑託,教育了再教育。林老太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操碎了。哎呦,兒女是債,孫輩也是債!這個六丫頭,怎麼教了這麼多年還是個榆木疙瘩呢!

「好好的,別闖禍,別去不該去的地方,不該說的話別說……」

統統是老生常談,好像幾年前也有過這麼一次?

林若拙挖挖耳朵,沒人欺負她她當然會很乖,被人欺負到頭上還要忍著,她一個小人物,還指望君子十年後報仇不成。

三觀早已定型的某人就當那話是催眠曲,成年人,早過了被教育的年齡段,唯有自己吃苦總結出的經驗,才會被他們牢牢深記。

當天一早,恆王府的馬車過來接人,大哥林若愚陪送,抵達王府後換馬車,恆王妃帶著她和赫連瑜一同入宮。

馬車上,恆王妃教導她:「太后故去,後/宮以皇后為尊。咱們先去拜見,你只跟著我。若是有宮女和你說什麼其它娘娘召見,一概不理會,只來回我。切不可私下和人走動。」

赫連瑜立刻道:「可是我和小九說好了,小六今天進宮,帶她過去玩。」

恆王妃立刻一瞪眼:「你少出餿主意,那一回吃壞了肚子,賢妃娘娘雖不說,焉知有沒有不滿。總歸當娘的,沒人樂意自家孩子生病。」

林若拙一聽,艾瑪呀!這麼一看,四妃裡頭有三個得不待見她。宮廷太危險了,咱就在皇后那兒窩著了。

頭點的像小雞吃米:「我哪兒也不去,就在坤寧宮。」

赫連瑜嘟了嘟嘴:「賢妃娘娘也太婆媽了。那回我病的比小九還厲害呢,娘你都沒說我什麼。」

恆王妃氣的罵他:「我不擔心?沒良心的混小子,我眼睛都哭紅了我不擔心!」當娘的看著孩子病了,有幾個能不擔心?

赫連瑜絲毫沒有體會慈母心腸,他已經激動的問起林若拙:「林小六,這幾年你學了什麼?我瞧著你好像白凈了些,還爬樹嗎?」

林若拙道:「爬的,這個東西一段時間不練手腳會生。」

赫連瑜很高興:「我就知道你不是個俗人。」

恆王妃嘴角抽了抽,很真誠的道:「林丫頭,這些話在外人面前不要說,文靜的女孩才招人喜歡。」

赫連瑜立刻嚷嚷:「不要緊的,父王說了,將來林小六嫁不出去就來咱們家。」

「咳咳咳!」恆王妃爆發出一陣猛烈的咳嗽,她以為她的神經已經被夫君殿下訓練的很粗壯了,很顯然,王爺永遠更高一籌。

林若拙也嚇一跳,趕緊插科打諢:「不要!你家沒姐妹,不好玩!」

赫連瑜不屑道:「女孩子嬌滴滴的,有什麼好玩。沒兩下就哭了。」

林若拙趕緊道:「誰說的,是你沒見過厲害的。我家大哥新娶的嫂嫂就十分厲害。有一回,房裡丟了東西,誰都說自己沒拿……」她細細講了一回郭神捕破案記,「大嫂道,廚房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