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五十一章聚眾燒烤

第五十一章聚眾燒烤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06 21:42  字數:3814

權二代們的目的地是一間在外城的大宅院,目測很荒涼,芳草萋萋。幾間破爛房舍,面積倒是不小。

赫連瑜跳下馬車,連連驚呼:「七哥,你這地方真不錯!」在小孩子眼裡,尤其是這種富貴窩裡長出的小孩,這麼個荒涼十足的宅院比繁華屋舍更有吸引力。

赫連熙的地方?他今年多大?

林若拙若有所思,觀察周圍布局,四周鄰人稀少,然過兩條街就是人生鼎沸的街市,鬧中取靜、生活便利,還不打眼。真是個很好的秘密據點。

「七哥,這裡還鬧鬼不?」赫連璞興奮的東張西望,「不是說因為鬧鬼才賣的便宜?」

赫連熙咳嗽了一聲,道:「鬧鬼之說不過是無知愚人自己嚇自己。朗朗乾坤,哪有鬼怪。」

鬧鬼?房子便宜?通常,飛檐走壁的武學高人,也是可以扮作鬼嚇人的。

林若拙腦中竄起一條線,似乎明白了什麼。

赫連濯緊緊跟在她身後,親熱的問:「你怕不?怕就牽著我。」

赫連瑜已經蹦躂了一圈回來,高興的宣布,第一,他已經命侍衛去捉蛇了。第二,他找到了一顆很高的老樹,適合攀爬。比賽地點有了。

「你真要去。」小九十分擔心。赫連熙也道:「服個軟就行,八弟不會計較的。」

切!那是你們不知道姑奶奶爬樹的本事!林若拙帥氣的一甩頭,問赫連瑜:「樹在哪兒,繩子準備了?」

「老規矩,都有。」赫連瑜興奮的帶路,邊走邊對赫連璞道:「你一看就知道了,小六這套本事我第一次見也嚇一跳呢。」

一般情況下小孩子爬樹,都要先踏上最低端的枝椏。而林若拙的方式不同,她選擇的是用一根繩子拴在身上,多出來的那截繞過樹榦,利用懸空臂力,一截一截往上爬。要點有兩個,臂力和身體技巧承重。運用這種方法,連最光滑筆直的雲杉樹都能上去。一開始她技巧不成熟,只能爬一點點。經過教拳腳的女師傅指點後,現在已經很靈活了。別人家的孩子不心疼。恆王妃不允許赫連瑜爬太高的樹,林若拙卻沒人管。這種情況下,她的技巧能力領先幾條街。令赫連瑜羨慕不已。

「看看!上去了。」

三個皇子看的目瞪口呆。老八早在看見筆直光滑的樹桿時就嚎叫赫連瑜耍他玩。結果,林若拙嗖嗖嗖,如一隻靈活的猴子蹭蹭而上。驚愕之餘,他很男子漢的服氣:「成!這本事,能和我們一塊兒玩!」

這叫什麼事!赫連熙嘴角抽了又抽。他真心認為,林家六姑娘將來難嫁了。真的,真難嫁了。就這樣的,還不如林若涵呢。

等到林若拙下來的時候,又是一陣驚險。繩索微微一松,只用了一秒,她就瞬間從高高的頂端滑到了底。

「啊啊!」小九尖叫著歡呼,臉激動的通紅。

林若拙甩甩袍子,拿出一顆在枝頭摘的花苞,米粒大小,淡黃的花瓣還未展開。遞給小九:「給,我在最高的枝頭摘的,大概是今春第一朵。」

小九如獲至寶的收下,小心的放進貼身荷包。

赫連瑜大聲嚷嚷:「願賭服輸!老八,你得吃蛇膽,生吃蛇膽!哈哈哈!」

「胡鬧!」赫連熙頭都疼了,「吃出病來怎麼辦?」

誰料赫連瑜振振有詞:「我早問過人了,澆上烈酒吞服就可以,好多人這麼吃過。」小看他,他才不是莽撞的人,早找可靠的人打聽過了。

赫連熙頭更疼,吼回去:「那是你沒說是誰要吃,你說是你自己要吃的試試看?看誰敢和你說沒事?」

「也不是我吃啊。不是老八先試么。」赫連瑜大大咧咧,「願賭服輸男子漢!」

赫連璞決不能容忍自己背上『不是男子漢』這個名聲,咬牙道:「拿來我吃。」

侍衛們原來只知道主子要捉蛇玩,哪裡想到有這一茬,嚇的魂飛魄散,幾條菜花蛇險些捏不住。喪著臉勸:「世子,可不能啊!八皇子胃弱,傷著了怎麼辦?」

林若拙也不想事情鬧僵了,打圓場道:「蛇膽先別管它,咱們把蛇烤了吧,蛇肉挺好吃的。」

聽到她第一句話,赫連熙還點點頭,緊接著後面兩句差點把他肺氣炸。什麼叫烤著吃,這東西能吃嗎!

火堆到底是燃了起來,侍衛們熟練的給菜花蛇扒皮掏內臟,蛇膽泡在酒里,蛇肉洗乾淨切成一塊一塊,叉著架在火上烤。

抹上調料,香味漸漸飄了出來。

赫連瑜眼睛盯的眨也不眨:「能吃嗎?」

侍衛們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吃當然沒問題。可要說一句「能吃」,誰有這個膽子?

侍衛們支吾不語。赫連瑜不耐煩的又問了一遍。仍然沒有人回答。林若拙撲哧一笑,伸手拿起一根竹籤,叉過一塊蛇肉吹了吹,放進嘴裡,味道還行。不好吃也不難吃,燒烤獨有的火燒味還算有些特色。

赫連瑜緊張的看著她:「怎麼樣?能吃嗎?」

林若拙瞥他一眼:「見過鄉下人吃河豚嗎?從來沒人請的,桌邊放一雙筷子,吃了生死由天命。」

「這是怎麼說?」小九追問,「河豚是什麼?」

可憐的孩子,連河豚是什麼都不知道。林若拙便開講,上輩子河豚已經成了菜館裡的一道招牌名菜。不過這個據說是人工飼養的,毒性不如野生的大,飯館弄的也乾淨。母上大人猶記得困難年代,食物匱乏。外婆是揚中人,買來河豚自家弄著吃。香氣傳遍整個大院。外婆卻不敢送給鄰里,只在桌邊多放一雙筷子。信任主家手藝的只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