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四十九章宅斗之夫妻篇

第四十九章宅斗之夫妻篇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05 14:49  字數:4178

出了榮瑞堂,黃氏的眼神冷了下來。她招過盧媽媽,低聲吩咐幾句:「…去,給那邊透個話,就說婁要拿了何姨娘的賣身契,八成是要賣子她只管放他出府去給二老爺報訊二老爺回來,務必攔著房門拖延半個時辰,消息不可傳到內宅……」

盧媽媽領命而去。

於是這一天下午,事情奇蹟般的發生了突變。

融雪院的下人驚呼著傳言:「不好了,不好了。二老爺和太太鬧起來,太太氣的回娘家去了!「林若拙一口茶噴出來。神馬??

小丫頭手腳比劃,說的活靈活現:「太太去何姨娘屋子翻找賣身契,八姑娘攔著哭,這時候,二老爺突然回來了,鐵青著臉,抬腳就踹,太太躲過去,摔在了地上,盧媽媽哭著撲上去。二老爺大聲質問,她憑什麼要賣何姨娘。太太推開盧媽媽,頭也不回的收拾行李,抱著五少爺和六少爺,出門上車就回了娘家。大太太趕著攔沒攔上……………」

這真是神轉折。渣爹的戰鬥力一如既往的彪悍,總能莫名其妙的將一件原本可以化解的事弄成難以收拾的局面。

「現在呢?」林若拙急急問「現在怎麼樣?」

小丫頭喘了口氣,小喜趕緊遞上一杯茶,小丫頭一口氣灌了,抹抹嘴道:「太太已經走了,門房那裡不知讓什麼事絆住了,大太太消息慢了一步這回去見老太太了。」

至此,消息報告完畢。林若拙抓了一把錢給她:「你再去榮瑞堂打聽打聽,看老太太那裡怎麼說?打聽消息的必不止咱們這裡一處,你大大方方就行,說我得知母親回了娘家,很是擔心。」

小丫頭點點頭,接過錢撤腿就去。

平媽媽揮退看熱鬧的粗使下人,只留夏衣三個,五人關上房門,面面相覷。

「平媽媽。」林若拙自己想不通決定請教:「母親為何要回娘家?」

到了這個時代才知道。出嫁女不告訴夫家,單獨回娘家是一件很嚴重的事。這種邏輯,她初知道時獃滯了好一會兒。她家母上大人下班時順道彎一趟外婆家不要太正常哦,到這裡,居然出嫁女一年當中回娘家的次數還是有限制的,不能太頻繁了。簡直是神邏輯!

平媽媽沉吟片刻,道:「姑娘,事到如今何姨娘這事怕是輕易了解不得了。這樣也好,給那些不知好歹的人瞧瞧,讓她們知道什麼是怕日後才不敢肆意妄為。」

林若拙這才領悟。原來黃氏回娘家的目的在此。她既出手了,就不能白出一回。

林家必須給她一個交代。不是給二房,而是給她本人交代。

也對,勞心勞力的辦事,最終還落得埋怨,換誰誰也不服氣。流言剛起的時候,馮氏不知內情沒有制止,林老太太也不知內情嗎?她為什麼不制止?

黃氏是打算借用這事一舉確立她在林家的地位。即便不是管家太太,她的威嚴也不容動搖。

小丫頭又飛奔而來,彙報最新進展眉飛色舞:「老太太命二老爺跪在榮瑞堂,又遣了身邊媽媽將八姑娘的東西搬到陳姨娘處,說是八姑娘以後就歸陳姨娘養了。八姑娘哭的都暈了過去!」〖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這真是個大大的新聞。小喜到底年紀小,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狠狠呸了一口:「該!還有臉來求姑娘,這回看她還神氣得起來不。」

小福也氣憤的道:「好幾次老爺罰姑娘,都是她們母女挑唆的。」

夏衣比較沉穩咳了一聲:「這些話出了這門就不要再說了,沒得給姑娘招禍。八姑娘到底還是老爺的親閨女。以後日子長著呢。」

兩個小丫頭方收斂了〖興〗奮,靜默片刻,小喜出聲:「何姨娘這回會怎麼樣?」

平媽媽看了窗外一眼,平靜的道:「這個就看老太太怎麼想了。」

………,………,………………………

榮瑞堂,林老太太氣的直撫胸口,她真是要被氣死了。本來事情都壓下去了,偏這沒出息的又給折騰起來,這回好,黃氏回了娘家黃家必然也要知道內情,這真是,真是……氣死她了!

馮氏趕忙幫著老太太揉胸口,急道:「二弟你看你把母親氣的。

還不趕緊處置了那鬧事的姨娘,再去黃家接弟妹回來!」回頭又輕聲細語的勸老太太「母親,二弟是一時糊塗。那些個姨娘就不是好東西!專會狐媚了挑唆人的。一個姨娘拿了自個兒的賣身契在手裡想幹什麼?這就是個心不正的。有這種人在二弟身邊,怪不得家宅不寧。」

這件事鬧出來總得有個罪魁禍首,林二老爺不能當,只有盡數推在何姨娘身上了。

「說來也怪。」童氏陰陽怪氣的插話「一個被關起來的姨娘竟也能指使動前頭的小廝出府給她通風報信,到禮部衙門去找二伯,這家裡的規矩倒是比以前松乏多了。」

這話意有所指,馮氏頓時氣青了臉:「三弟妹這話是說我管家不利?事情該算在我的頭上?「哎呦!我可不敢。」童氏用怕子掩了。,故作慌張:「大嫂,我就是隨口一說,萬沒有挑剔您的意思。您大人大量,別和我一般見識。」

馮氏恨不得糊一臉屎在她頭上,面上卻還得假笑:「三弟妹不是這個意思就好。」

「夠了!」林老太太怒喝一聲。都什麼時候了,兩個媳婦還在這裡針鋒相對,難怪老二媳婦穩坐釣魚台,敢出此下策。實在是因為對手太不中用,有恃無恐。

報訊的小廝是無意的也好、故意的也好。門房是真被事情耽擱了還是假被事情耽擱了都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