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四十五章出路

第四十五章出路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02 05:20  字數:3423

恆親王見自已兒子雄赳赳氣昂昂的領著穿了一身男裝的林苦拙進來,意外了一下,卻也並沒有介意。只罵一句:「鬼小子,又逃課了是不是!」

赫連瑜嘿嘿笑:「父王,您不是說兒子用不著有多大出息嘛。」

恆親王看了林若拙一眼,冷笑:「你娘教訓你,我可不管。」

「啊!」赫連瑜慘呼」「父王您怎麼可以這樣!」

恆親王涼涼道:「我和你娘有協議,教導你的事,歸她管。」

林若拙的臉要多苦有多苦。完了,她失策了,她知道的太多了。

會不會被滅。?

恆親王蹺起二郎腿,端過一盤糕點,朝林若拙招招手:「過來。

林若拙見那堆得高高的盤子,頭皮一陣發麻。赫連瑜呵呵的笑,

不懷好意的道:「你是空著肚子來的還是飽著來的,有個丫頭,被撐的得了病,吃什麼吐什麼,人溲的只剩一張皮了。」

「咳咳咳」林若拙一口糕點岔進氣管,咳的差點把肺嘔出來。

皺著眉咽下,她苦笑:「王爺,咱們不玩這個,玩點別的成么?」

「玩什麼?」恆親王不置可否,又塞了她一塊糕點。

林若拙苦著臉嚼,想了想,靈光一閃,道:「王爺,你愛看戲是不是?要不,我學了戲唱給您聽?」

恆親王一愣,停下手中動纖,表情變的不可思議:「你情願學唱戲也不願吃點心?」

在他看來喂點心最多是肚子飽脹一點,算什麼苦。唱戲卻是下九流的營生,哪怕買回來做下人的那些丫頭都不肯學這個的。她一個大家閨秀,竟然連一點點腹漲之苦都受不了,自願去學戲?這簡直……不合常理!

林若拙上輩子是病秧子。身體健康的人很難理解常年病弱者對健康的那種渴求。在她的理念中,一切損害她健康的行為都是不能被容忍的。至於學唱戲,一則可以鍛煉身體,二則她的三觀里並不認為學戲是下等行為。至於名聲只唱給恆親王一個人有什麼要緊。

恆親王想了想,道:「沒意思。我要想聽孩子唱戲,隨便哪個戲班子不能拉出一幫人來。」

林若拙道:「可是我和他們不一樣呀。他們是師父、名角教出來的。我我,

我是您教出來的呀!」想到這裡,她忽然發覺自己找到了一條可行性道路:「王爺,您是票友對吧。您的鑒賞力、唱功其實不比那些名角差。您教了我,也算調教出一個徒弟。是不是?」

恆親王目光毛毛的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慢吞吞道:「聽著似乎有點意思………」

林若拙趕緊趁熱打鐵:「是吧是吧!您可以試試的。」

赫連瑜一旁迫不及待的蹦了起來:「父王,我看行!教她唱三打白骨精,我當孫猴子,打得她落huā流水!」這位念念不忘報仇。

恆親王想像了一下那個場面,覺得挺有趣笑:「行,那就試試。過來,我先教你唱段,你回去好好練,等回頭戲服做好了,扮起來演給我看!」

赫連瑜高叫著歡呼,抽出一根錦雞毛撣子,做金箍棒揮舞狀,跳起來大喝:「妖精!看你往哪兒逃!吃俺老孫一棒!」

林若拙嘆一口氣,捏著嗓子道:「小師父奴家不是妖精,奴家是這山裡的村民啊!唐長老!」她撲到恆親王身前,苦苦哀求:「唐長老救我!」

恆親王拍著腿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來來,我從頭教給你。」

一個上午就這麼過去。恆親王無愧他「有格調的紈絝,之名,哪怕是教一個孩子玩票唱戲,也嚴格要求。

最令林若拙驚訝的事他居然很有耐心。唱不對的地方一點一點的給她糾正。再反覆聽過,不厭其煩。

「差太多了!」午飯三人都在這院里吃,林若拙覺得自己累得跟死狗差不多,肚子餓的打雷,狼吞虎咽的扒飯。恆親王猶不滿意的教訓:「中氣不足唱功差。身段也差!、」

殿下!我本來就沒學過好不好!林若拙就當沒聽見,筷子精準的夾起盤中菜,布菜的採珠差點忙不過來。

「你看看你那吃相!」恆親王又不滿意「還有一點女孩子樣嗎?」

林若拙百忙中咽下一口飯,申辯:「我現在是男孩子。」

恆親王沒好氣:「你還能當男孩一輩子?就是學戲,你唱的也是旦角!」

林若拙愣了愣懷疑的發問:「王爺,您教旦角,能成嗎?」

恆親王冷哼一聲:「你少操心。教你,本王綽綽有餘!」

阿喂問題的重點不在這裡好吧。林若拙悶悶扒飯。難道恆親王其實是被壓的那一個?

恆親王接著道:「你生成這個樣子,扮小生也不像」只能唱旦角。」專業就是專業,怎麼能胡來!

飯後休息的時候,林若拙提出要求:「王爺,唱功我回去可以練,身段該怎麼練呢?」白骨精,可是要上打戲的!

恆親王皺眉。他向來是盡善盡美的性子,教出個不倫不類四不像顯然不行。想了想,道:「我找一套女子練身段的功夫,過兩天再接你過來學。」

哦也!林若拙恨不得舉手歡慶。越看恆親王越覺得可親。所以說,福兮禍兮,端看你怎麼想。

回頭的時候,王府長史親自送林家人出門。韓太太瞅瞅林若拙,見她小臉紅撲撲,眼睛晶亮,心中忐忑放下。看來,是真的跟著侍女玩了一天。

黃氏一路上並沒有說什麼,回到家後,將林若拙帶著內室換了衣衫,問她:「你可怨我?」

林若拙想了想,道:「一開始是怨的。不過後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