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四十四章不怕

第四十四章不怕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4-02 05:20  字數:3923

正月十六那天,盧媽媽一早給送來一套新衣,取上回恆親王府送的內貢衣料,黃氏的喜虹綉坊提供最新式櫸製成。穿在身上,若王母身前童女,華彩晶瑩。

一同去的,除了黃氏和林若拙,還有韓太太。

到了王府,果見門前冷清,並無車馬。進得府中,侍女領入後堂,就見恆王妃端坐在上首,身邊無一陪客。

「林二太太,聽說你新開了一家綉坊?」見過禮後,恆王妃笑吟吟的寒暄:「林丫頭身上穿的就是最新式樣吧,果真不錯。只是你也是的,既鋪張開了攤子怎的不做大些,只弄些破料子搗鼓,能賣出幾個錢?你若缺料子,何妨與我說,我恰好知道幾個專做好面料的鋪子。」

黃氏賠笑道:「實不相瞞,臣婦雖有一兩個新點子,然樣式比之尋常改動較大,做了貴人衣衫出來怕賣不掉,故只敢先在家境普通者中試試水。實是小本經營,怕虧了嫁妝本。」

恆王妃撲哧一笑:「看你小心的。

不就是一點本金么,我來入個股如何?別的沒有,一點銀子料子還是有的。」

黃氏驚喜道:「若能得王妃相助,自是再好沒有。」她指了指韓太太」「這是韓氏,綉坊中一應新衣版式都是她在打點。王妃若不嫌棄,可讓她幫您量體製版一套。」

似恆親王府這樣的人家,一般不穿外頭人做的衣服。故黃氏只言做紙版型」由得恆王妃自家用人載剪縫製。

恆王妃很有興趣,高興的道:「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你人都帶來了,就給我現制一套吧。」

韓太太一聽,上前行了禮:「尊王妃命。」拿出一本厚厚的彩畫圖冊遞上」「王妃先看看我們綉坊的尋常式樣,再言明要求,還有衣料顏色特性,小婦人好斟酌落筆。」

黃氏補充:「請王妃賜畫具一套,韓氏可根據您的要求當場畫出樣式初稿。」

這種設計師當場設計作畫的理念很新穎,恆王妃立刻被吸引住,命人上畫具顏料,又叫侍女將新收的衣料各拿數樣過來。

一連串命令下完,忽的看見乖乖坐在一萎的林若拙,笑道:「我們這麼忙,倒冷落了孩子。我讓人帶你下去自己玩可好?」

能說不好嗎?當然不能。於是,林若拙被一個叫採珠的侍女帶了下去。

採珠帶她轉七轉八走了好一會兒,來到一座寬敝大氣的院落前,長長的青色圍牆內,光禿禿的樹枝間」隱約可見黛青色飛檐,瑞獸左右蹲坐。進了院門,雖是正月,然〖房〗中處處可見大株大株的綠色植物,各色盆栽鮮huā。窗檯下的羅漢床上,恆親王赫連逸半歪著身體,地上半跪著兩個梳雙鬟的小丫頭,一人一邊替他捶腿。

「王爺,林姑娘來了。」採珠低眉順眼的稟報。

林若拙撇撇嘴,半蹲著福了福身。

「呦!挺不樂意啊!」恆親王半眯著眼,似笑非笑的打量:「這是意外了?還是生氣了?」

林若拙能說什麼。恆親王府從下帖子起就在步步試探。黃氏帶著她赴會,恆王妃提出入股綉坊,黃氏應了。然後恆王妃才命人帶了她來這裡。現在的她,有什麼資格生氣?就是生氣,也不該對著恆親王府。畢竟人家先付了價錢。

她嘆了口氣,道:「王爺,能不能讓我換上男裝?」

「哦?為何?」恆親王興緻勃勃。

林若拙道:「換了男裝,只要您不說,林家六姑娘的聲譽就不會損傷。對王爺您也有好處呀。」

恆親王哈哈大笑:「還挺會為自己打算。怎麼,你就不恨本王?

不恨你的繼母?」

林若拙翻了個白眼,反問:「王爺,您能把我怎麼樣?」

恆親王能做的,也無非是利用王妃的名義將她時不時請到王府來,陪他玩變裝遊戲,養成遊戲等等。難道他還敢真的光明正大豪奪官宦人家女兒,或者猥褻女童?

前者,文官集團丟不起這個臉,會誓死和他干到底。後者,如果恆親王有這樣的愛好,王府也不會將那麼多女童放出去。王爺殿下的恐嚇,嚇嚇小女孩還成,嚇她這個偽兒童,很難。

恆親王嘿嘿一笑,做出一副森冷的表情:「你說,如果林家報六姑娘天亡,本王府上再買進一個小丫頭,有沒有這種可能?」

林若拙抽抽嘴角:「您說有就有吧。」

恆親王對她的反應很不滿意,臉一板,威脅著冷笑:「你當本王做不到!」

當然能做到。他畢竟一個親王,橫下心來對付一個六歲小姑娘,有什麼是不能辦到的?林家孫女很多,只要威脅到點子上,祖父大人絕不會為了她一個人連累全家。

可問題是,為她一個六歲小屁孩動這樣大的陣仗,有意義嗎?

林若拙在心底翻個白眼,臉上老實誠懇的回答:「只要您願意,當然可以。」

「你就不恤」恆親王鼓起眼珠,做凶神惡煞狀。

林若拙問:「怕,您能放過我嗎?,…

「當然不會!」恆親王得意的道。

林若拙眨眨眼:「哦,那我就不怕了。」

恆親王的臉立刻如同上了調色板,什麼顏色都有。站在角落裡的採珠死死忍住笑。兩個捶腿的小丫鬟沒忍住手抖了好幾下。

「滾!滾!笨手笨腳的!」恆親王大發雷霆,一腳踹開她們,氣呼呼的走到林若拙身前,瞪著眼睛:「別以為本王治不了你!」

林若拙板著一張小臉皺眉:「可是,害怕也沒有用啊!」

「…」恆親王死死盯著她,片刻,慢吞吞的道:「你一害怕,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