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四十二章課題

第四十二章課題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21:28  字數:0

韓家兄妹對於父親有著極大的崇拜,韓雁將事情牢記在心。只是她用不著下帖子,因為沒過兩天,林若拙就自動送上了門,帶著全套畫具和特殊的厚紙。她想要儘快定下月夜百合圖的定稿。

還是在韓家的繡房,兩人琢磨了良久,初步定下四張畫稿,林若拙一遍又一遍的修改顏色,放至遠處看透視表現。國畫顏料的特性和油畫顏料簡直是兩個概念,雖然和傳統工筆有了很大不同,然而還是沒有達到林若拙想要的效果。

也有現代技法創新的國畫,但林若拙上輩子沒接觸過,技法什麼的完全不知道,只能憑印象中看過的幾幅畫去模仿。

「要不,找我哥幫著看看,他畫技比我好。」在又一次失敗的嘗試後,韓雁提出建議。

林若拙想了想,同意了。韓雁便提議去韓玉的小書房:「就是父親給他們上課的地方,你哥也在呢。」

這樣就更沒什麼問題了。林若拙跟著她來到小書房。韓夫子不在,韓玉和林若謹各據書案一頭,拿筆在寫著什麼。

「哥,你幫我看看這副畫。」一進房間,韓雁就熟絡的直奔韓玉而去,獻寶一樣在他面前攤開畫紙:「快幫我想想,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因上次拜訪見過面,韓玉便只對林若拙笑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林若拙也就順勢點點頭,走到林若謹身邊看他在寫什麼。

「先生布置的課業……」林若謹愁眉苦臉道的攤開面前紙張,只見空白的紙面上最右邊寫著三個大字:論衛鞅。

林若拙一口血差點沒噴出來。衛鞅就是『商鞅變法』里的那個商鞅。雖然上過初中歷史課的人都知道。但是專門論述商鞅,似乎不該是九歲學童的課業?

「這個題目也太大了。」她脫口而出。語氣中的不滿清晰可辯。韓夫子該不是想拔苗助長吧。

林若謹道:「夫子說了,這篇策論能寫多長就多長,時間最寬可以放至明年二月底。」這也是他無從下筆的原因,如果沒這麼個很有深意的前提條件,他早就下筆了。

林若拙這回有點明白韓夫子的意思了。這是典型的教學生自主學習,提出一個課題,讓學生自己尋找資料寫論文,從而掌握知識。夫子在最後給予補充和解釋。這種方法天朝學校很少用到,西方卻是很流行。

果然,小課的待遇就是和大課不一樣。她道:「哥,夫子有沒有說一定要自己獨立完成?」

林若謹吃了一驚:「課業不能尋人幫忙的。」

林若拙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如果你和韓家哥哥都有同樣的策論題目,何妨大家一同找資料、一起探討,有所啟發也不一定。百人讀文百樣見解。便是一同探討,最後寫出來的文章也是不一樣的啊。」

韓玉笑著道:「林妹妹這個建議好。若謹,不若我們試試,父親並沒有說不可互相交流。」接著,他又對林若拙笑曰:「妹妹既然一言驚醒夢中人,何不再給個建議,依你看,這千頭萬緒從哪裡著手比較好?」

林若拙不疑有他,道:「當然是要先了解當時六國的各個現狀……不對,還得往前,最好從春秋起始開始。」

歷史書上關於周朝正式衰敗分裂的時間,用了一個關鍵事件來定義,便是為搏美人褒姒一笑,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就從那個時候起。」

「為什麼?」韓雁不解的問,「那個離衛鞅變法隔了三百多年呢。為何這麼遠的都要知曉?」

林若拙便問:「衛鞅變法的內容有哪些?」

林若謹背的很流利,張口就來:「廢井田、重農桑、獎軍功……」

「停!」林若拙打斷他,雙手一攤:「井田制是什麼?怎麼劃分的?誰最受益?為何秦國一開始並不重視農桑?獎軍功,可激發將士士氣,為何其它五國做不到秦國這樣完善?」既然不是搞應試教育,那麼,故事總得從頭說起。其實,韓夫子挑商鞅這個『點」是想開啟春秋戰國時代這個大的『面』吧。

一連串的問題問的林若謹無言以對,他停下思索,片刻後,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難怪先生給了這麼久的時間。」隨後,又是緊張:「天哪,好多資料要查,韓兄,我們得加緊了!」

韓玉微微一笑:「是得加緊。小妹,你看,我忙的很,沒時間幫你修改畫稿。「韓雁不依,嗔道:「你又不是刻刻埋頭苦讀,休息的時候幫我瞧著改改又能累到哪裡去?」

韓玉沉吟:「我倒無妨,只是會耽誤若謹兄弟。」

「不就是找資料么?」韓雁拉過林若拙,「我們也可以幫忙的呀,若拙,你說是不是?」

林若拙沒什麼意見,怎麼樣她都行:「我回去問問母親,她同意就行。「回去後,林若拙便向黃氏彙報申請,黃氏仔細問了韓夫子教給林若謹的課題,當即拍板定案:「你只管去。」稍後,又道:「你別怪我說話直,謹哥兒性子有些擰,讀書怕也是不易轉彎。韓家哥兒顯是個伶俐的,人真誠,是值得一交的良友。少年同窗,將來同殿為臣,有良師益友,終身受益不盡。」

林若拙也是這麼看的,韓家人是很值得一交的朋友,韓夫子更是難得的良師。黃氏看重,大約也存著為林若信和林若慎幾年後讀書的打算。

於是,莫名之間,一個不定時的四人學習小組就這樣古怪的誕生。

有了韓玉的加入,月夜百合圖修改的很快,當他掌握了透視技法、以及光線明暗的表現力後,一通百通。沒幾日,四幅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