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四十章夫子(和氏璧+)

第四十章夫子(和氏璧+)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7:33  字數:0

馮氏笑道老太爺是想給兩位哥兒重新請個。這位韓夫子么……」她略頓了頓,道是小叔推薦的,據說很有才華。」

淺淺一句話說的很有涵義。童氏立刻炸了毛三爺推薦了又如何。這位是有真本事的!」

馮氏淡淡道本事有沒有尚且不,脾氣大倒是真的。」

童氏辯駁大嫂這話說的好笑。有本事的人哪個沒幾分性子。卑顏屈膝的夫子誰家敢請?」

眼見著兩個兒媳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執,林老太太淡然而望,不做任何表示。等她們爭的差不多了,才清咳一聲。

馮氏和童氏立刻收口。

林老太太心底嘆了口氣。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黃氏老2,你看?」

黃氏面色無異,聲音沉靜給哥兒們請,是男人家的事。我們身處後宅,哪裡外頭是樣子。誰的學問好,誰有真本事。想來老太爺絕不會看。」

林老太太暗暗點頭。三個兒媳比較起來,還是老2最有本事。眼睛清明。老大就是個糊塗蛋,也不想想,那老三能是她幾句話給打壓下去的?韓夫子如此心高氣傲,就必定有過人的才華做依仗。老頭子一輩子混跡官場,這點眼力再沒有,早就混到頭了,哪裡還能步步高升。

靜了靜,她道老2說的是。這事你們也別猜來猜去了。老太爺是孩子們的祖父,還能叫自家孫子吃虧?只是這韓夫子眼界如此高卻還舉家搬遷來京城,想必另有緣故。」

這時,坐在下首的林若愚微咳了一聲,輕聲道祖母,這事孫兒大約知曉一二。」

「哦。」林老太太笑看他,「小促狹鬼,這話怎不早早說來?」

林若愚不好意思的笑這只是孫兒猜的。不敢斷定,故剛剛不敢說。韓夫子一家共四口人,夫子膝下一兒一女。大兒韓玉已有十二歲。家學淵源,書讀的很好。聽韓夫子話里的意思,大約是家鄉地方小,鄰家孩童頑皮,做學問的環境不佳。長期留守恐耽誤了孩子,便想換個地方。再者,韓夫子本人在家鄉做館也是浪費了良才美質。京城地方大,機會也多。祖父的意思大約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又有,便是不正式收學生,略微指點一二,平日跟著韓玉一塊讀書,也是受益匪淺的。」

這倒是可以解釋的通。韓夫子善價待沽,林家先下手為強籠絡。就算不能正式收自家的孩子,時常來往,咱先佔個位置,能學到多少是多少。

林老太爺能這樣辦,韓夫子的學問毋庸置疑是受到他肯定的。君不見,林若愚都已讚不絕口了么。

幾位女眷不再有意見。童氏洋洋得意我家老爺別的不說,就是最關心家人。侄兒向來是當做親兒一樣看的。」

馮氏不屑看她那張囂張的笑臉。不就是有男人撐腰么,我有,你有么?

倒是林若謹和林若正被這幾人你來我往的爭執之後,不約而同的緊張忐忑。唯恐表現不好,新夫子看不上,丟臉丟大發了。

新抵達的韓夫子架子果然很大,自從搬進二進院落,只和祖父大人及三叔見過一次面,隨後便是幾天足不出戶,角門大鎖封閉。既不接受林府的派去的粗使下人,也不與鄰人往來。據當日幫助搬行李的小廝傳言,這位韓夫子腿腳不好,常年坐輪椅,偶爾行走也要拄了拐杖。脾氣大的嚇人。

約莫過了十天之後,韓家的角門終於打開。三叔林海嶼帶著林若謹和林若正正式拜訪韓夫子。

這是一個激動又緊張的時刻。韓家的正廳中,兩個孩子相對而坐,小僕給上了茶水就退下了。空曠的廳堂落針可聞。

不多久,林海嶼進來,對林若謹道謹兒,跟我來。」領著他走至後堂,穿過一道湘妃竹簾,來到書房。

書房很寬敞,一應傢具簡單。高大的書架上堆著滿滿的書籍。一個看不出年紀的男子坐在寬大的書案之後,面無表情的看著進來的二人。

男子身邊站著一個十二歲的少年,笑容親切,給三叔送上茶水。又將林若謹引至書案之前,微微笑了笑,站到男子身畔。

男子懶洋洋的抬頭,看了對面局促的少年一眼,對著三叔一聲嗤笑這就是你那聰敏的侄兒,你開我玩笑呢!」

三叔尷尬的咳了一聲這孩子平常出門少,有些認生。」

男子嘴角輕飄飄的彎了彎,發出「哈」的一聲他是九歲吧,九歲出門少,認生?林海嶼,你家當姑娘養呢!」

三叔滿臉通紅,恨不能揪著韓澈辯論一番,他林家養很靠譜的,林若愚多麼大方,林若誠多麼討喜。林若謹……

他卡殼了。正宗的二房嫡長子被養成這樣,總不能說,是因為我二哥很草包。

韓澈似是從鼻孔中噴出一個極低,極不屑的音量大戶人家……」嘟囔之後,聲音抬高,亂糟糟丟出一句隨便講一篇你見解最拿手的。」

林若謹足愣了半晌才回過神,這是在和他。結巴了兩聲,急急回答是,是!」

韓澈嫌棄的閉上眼講!」

林若謹腦子一片空白,最拿手的?他不有是最拿手的。目前腦海倒是有一篇印象最深,便是《史記》第一篇《五帝本紀》。因為林若拙的提醒,他將其看了又看,越看越迷茫,越看越心驚。滿腦子的疑問無人可解,此刻便下意識的問了出來……,何以帝堯試舜鯀九年,不立。試舜三年,尚可,復二十年後,舜攝政代行天子政。復又二十八年,帝堯崩。孰是孰非?」

「哐當」一聲,三叔手中的茶碗歪了。像不認識林若謹一樣瞪大了眼。

韓澈猛的睜開眼,仔細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