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三十九章對比

第三十九章對比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7:33  字數:0

最近京城在傳一則消息。恆親王府又玩新花樣了。前幾天採購了一批五六歲的小女孩,好吧,這很正常。

接著,不正常的來了。沒過幾天,這批小女孩被送出了王府。又有一批人牙子帶著同樣年齡的小女孩進府。

過了幾天,第二批採買的小女孩又被送了出來。第三批進入。

如此循環,恆親王府不停的採買女童,不知因為原因都不滿意,又不停的送出。搞的京城人牙市場女童奇缺,價格瘋狂上漲。本來,王府要臉面,這些小女孩打算都養著,可隨著府中日漸龐大的人數,外面市場奇缺的貨源。恆王妃是可忍孰不可忍,再也不管臉面了,統統都轉手給了人牙子。

再到後面採買的小女孩,就換了個方式。先不買,入府住幾天,合格者留下,不合格者給點辛苦費送還。這樣一來,總算抑制住了京城女童價格不斷上漲的波動。

林若謹是當笑話講給林若拙聽的。林若拙聽的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同樣有不祥預感的,還有黃氏、以及林老太爺。

林老太爺這兩天上朝,恆親王殿下看他的眼神都是綠的。就像欲求不……啊呸!不能用這個詞,就像餓了幾天的狼。

林若拙決定未雨綢繆,看看的小胳膊小腿,問林若謹你學的那套拳腳,能教教我嗎不跳字。

林若謹有些為難這套拳腳走的是剛猛路數。師傅只說很適合男孩子,恐怕女孩子練不來。」

「那你打一遍給我看看。」林若拙提要求。

林若謹就練了一遍。有不少動作他目前尚不能做到位,邊打邊給解釋這裡,還有這裡。師傅說我再練個半年就能做完整了。到時再教一套更難的。」

林若拙看完後徹底泄氣。這套拳腳雖然沒誇張到胸口碎大石的地步,但的確不適合女孩子學。她心目中女孩子打的拳,應該是太極那樣柔中帶剛,四兩撥千斤。

可惜,上一輩是個病秧子,別說打拳,就是簡單的跑步她都難以勝任。太極拳當然不會。

「你別急。」林若謹安慰她,「我聽師傅說,有些鏢局有過女鏢師的。定有適合女子練的拳腳,等我慢慢想辦法給你尋來。」

林若拙卻知事情不易。這不是二十一世紀信息爆炸的時代,這個時代,知識、本領、獨家秘籍都是非常珍貴的。男性之中傳播就已是代價高昂,更別說教導給女性了。或者地位極高,或者有機緣。而這兩者,她都不具備。

就這麼一天天。秋風習習的時節,馮氏接到來信,長子林若愚即將抵達京城。同行的,還有一位姓韓的一家,是林老太爺給請回的駐府。

馮氏忙忙的收拾外院,林若愚的院子是早準備好的,略打掃整理即可。難辦的是韓夫子一家,即不是客人也不是親戚,不知該如何安排。

她便來和黃氏商量,黃氏想了想,道不若將外院臨街的那個兩進院子,內里砌一道牆和我們分開,只開小門進出。外頭臨街再開一門,這樣,韓夫子一家住著也便利。」

馮氏收到主意,又改進了一番,前去問林老太爺。林老太爺誇她想的周到,這麼辦極好。馮氏便領命去休整住宅。半點沒提及黃氏曾出過主意。盧媽媽從私下渠道知曉後,很是不平,勸黃氏太太也該多個心眼。大考上了秀才,大太太現理家,再這麼下去,這府里快沒二房站的地方了。」

黃氏笑道你是這麼想的?」

盧媽媽笑的恭維這只是老奴的一點淺顯見識。」

「是淺顯了。」黃氏笑了笑,和悅的對她解釋昔年母親剛嫁給父親時,在妯娌中也置過些閑氣。父親對她道,家族就像一艘船,與其你爭我奪的搶那船上有限的資源,不若齊心合力駛了那船去更大的島嶼,收穫更多的財富。妯娌間爭奪,奪的是家中的那一點恆產,可若將這份心力,用在增加恆產上,不就可分得更多了么?只要在增加恆產時劃分明確,多勞者多得,日後,各艘小船分家離去,也會發展成原先家族那樣的大船,倒時,家族就是一支船隊。以此類推,方是王道。人活一世,行事之時或可不得已用詭道一二,但凡立意正心,必王道不可。」

後半截話說的太文縐縐,盧媽媽半懂不懂懂,前半截倒是聽了個明白太太的意思是,與其爭奪置氣,不若將日子過好?可現在明擺著大太太在排擠您,就這麼隨她去?」

黃氏微微一笑不妨事,有老太太在。老太爺能從一個進士步步高升,做到三品大元。老太太會沒有見識和手腕?比如你看三弟妹,看似都愛插一腳,管一管。可又有哪一樣是真的給這家造成損失的?老太太不過看她逗個樂。大嫂雖是長媳,二老爺卻也是老太太親生的。」說到這裡,她嘆了口氣二老爺那個性子,未嘗不是老太太從小溺愛出來的結果。只這一點,你就老太太最疼誰了。大老爺是長子,大份家業都是他的。三老爺是庶子,分也多不過二老爺,我又有好不如意的?」

盧媽媽道可這樣一來,老太太和老太爺未免看輕了您。」

黃氏笑日子還長著呢,急。且慢慢看吧。」兵法有雲,不必計較一城一池的得失。引申到這裡也一樣,不要計較芝麻綠豆大的小事,看問題得從大局把握。安排一個夫子全家是大不了的?真正的大事還沒來呢。豈不聞,恆親王府剛進了一批江南女孩,沒多久,又被送出來不少。留下的只在王妃身邊伺候,恆親王身邊一個沒留。老太爺已經破天荒的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