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三十八章銀錢的使用

第三十八章銀錢的使用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7:33  字數:0

眼界要放寬廣。

很顯然,黃氏另有志向。

林若拙走回住處,苦思冥想了一路也想不明白黃氏的目標在哪裡。

回到屋裡,新來的平媽媽和夏衣伺候她換下沾滿泥土的舊衣,打水洗臉。

忙完後,夏衣對平媽媽道媽媽,你照顧著些姑娘,我先去了。」

平媽媽道讓小喜她們先去就是,你這一去,還得養傷,姑娘誰伺候?」

林若拙聽見外間這兩人的對話,很是納悶,出來問道你們說呢?先去後去的?」

夏衣垂下頭,平媽媽道姑娘,夏衣要去領那十個板子,您看……」

十個板子?林若拙赫然想起還有這一出,遂警醒,她的行動其實連累了很多人。

夏衣輕聲道我是領頭的,我不第一個去,這院里誰能服氣?」說罷,福了福身姑娘,我去了。這幾日就讓小喜小福多累著些。等我好了,再換她們。」

平媽媽看看林若拙,欲言又止。

「你等等。」林若拙脫口叫住。思索片刻,道你去屋裡,將錢匣子拿出來。」

林若拙的月錢不多,每月二兩銀子。外加過年過節收取的各色紅包,多為吉祥式樣的金銀裸子。而最為值錢的,無非是恆親王府賠禮的那一小匣子金銀裸,全部是沉甸甸的實心。

王府給的那些是內造,有特殊標記。普通的空心金銀裸卻可以換做銀錢花銷。林若拙抓了幾個放進荷包,又數了數銀錢匣子里的錢,問平媽媽媽媽,若是我想讓掌板子的人手下留情,該用多少來打點?」

平媽媽不動聲色的看她動作,聞言,臉色一緩,多了幾分真誠這得看姑娘的意思,是只打點夏衣一個,還是……」

林若拙嘆了一口氣,不患寡而患不均,只打點夏衣一個還不如一個都不打點自然是融雪院上下受罰的都要打點到。」

「即這麼著……」平媽媽伸出右手比划了一下,「最好是這麼多。掌刑的、管事的、看院門的都得有份。」

林若拙點頭,從匣子里取出銀錢給她媽媽陪夏衣一塊兒去吧,勞煩媽媽幫著打點。」接著,又將錢匣子推至她面前我年紀小,不傷葯價錢幾何,還有滋補養身的葯也得備上。就勞煩媽媽一總替我辦了。若不夠,再來尋我,總要將們身子養好,別年紀輕輕就帶下了病根。」

夏衣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姑娘,姑娘這麼說,奴婢們如何當得起。」

林若拙嘆道快起來。說到底,是我連累了你們。我……當時沒想到會這樣。只是,我也不該怎樣。」她疲倦的閉了閉眼睛。人在江湖,有些事終是避免不開。她享受了一眾丫鬟婆子的伺候,同樣要為維護這些人而付出。天下,沒有好事是能免費享用的。

「姑娘。」平媽**語氣很是和藹可親,再沒有剛進門時那一板一眼的公事公辦日後有太太關照姑娘,會好的。」

林若拙想了想,點點頭不,我應該跟著母親多學學。」身在後宅,獨善其身避免宅斗不可能。既然如此,不如向黃氏請教,請教不成也可以偷師。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她又不是真的六歲小孩。

如此一想,倒也通透了許多。

當晚,林若拙睡了個好覺。迷迷糊糊做起了夢。

夢中,一輛馬車停在林府前院,車上走下來一位十六歲左右的少年,面若冠玉,烏髮素袍。少年穿過一道道院門,走進榮瑞堂,馮氏失態的迎出大門,少年雙膝一屈,欲行大禮。口呼母親,孩兒了!」

馮氏一把扶住他彎到一半的身體,熱淚盈眶就好。」

場景瞬間轉換,老太太端坐堂上,堂下喜氣洋洋。童氏湊趣的笑恭喜老太太,新出爐的秀才郎給你請安來了!」

少年走進正堂,給祖母行大禮。又和一眾見面,皆稱呼「大哥哥」。林若敏笑容恬淡,驕傲的眼神收都收不住。少年給眾分發禮物,皆是同樣。從林若萱開始一直發到林若蕪七,這個給你……」

老太太慈祥的問這一路可辛苦?一個人走這麼遠的路可害怕?」

少年笑道孫兒已然成年,男兒自當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不曾害怕。」

不對,有地方不對!

林若蕪會是七?她明明排行第八!

數數屋裡的人數,一、二、三、四、五、六,不對!林若菡會排在第六?林若菡是六姑娘,她又是?

她是誰?她會不在場?!

林若拙霍的翻身坐起,驚恐的睜開眼睛。冷汗涔涔。

夢裡的林家沒有她!驚愕的開始回想,越想越心驚。以往的夢她疏忽了一個關鍵點,那就是,夢裡林家的每一個人都在,唯獨沒有她!

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的預言?

如果是夢?為何能預言現實。如果是預言?她,林若拙又去哪裡了?

在黃氏那裡吃早飯的時候,林若拙臉上糟糕的氣色是個人都能看出來。大家以為是昨天的事故原因,也不感到奇怪。林若謹夾了一塊臘腸卷給她,憂心的眼神中帶著關切。

林若拙對他笑了笑,夾起臘腸卷咬了一大口。示意沒事。

等到吃完早餐,黃氏宣布了一件事情有一件喜事,你們的大哥哥考中了秀才,再過一兩個月就要回京。」

林若拙猛然抬起頭。

林若菡小聲的附和真真是喜事。」

林若蕪不甘落後母親,我們可是要準備給大哥哥的禮物?」

黃氏道你們小孩子家不拘送些,或是做的針線或是認真寫幅字,心意到了就好。」

林若拙藏起心底的駭然,和眾一同應諾是,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