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三十六章宅斗之下人篇

第三十六章宅斗之下人篇 (1/3)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4306

有些人的智商,真是讓人捉急。不知道自己想法幼稚猶沾沾自喜倒也罷了,最可笑的是還妄圖以為其它人都和自己一樣智商偏低。

林若拙實在懶得和她計較,喬媽媽這人,職業水平也就勉強合格。至少沒和賈迎春的奶媽一樣偷小姐首飾變賣做賭資。要說她有多好,一點也談不上。愛打小報告,小心眼多,最可怕的是能力低也就罷了,還愛亂出注意影響她。這要換成個真嬰兒給她奶大、養大,不長成悲劇簡直都不可能。

至於本質工作沒有差錯,廢話!那是應該的!要知道,喬媽媽是拿月錢的,金額還很不少。拿一份工資,做合格一份工作,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么?什麼時候做好本職工作也成了該感恩戴德的了?賈迎春的乳母那是奇葩,賈府家風那也是奇葩,咱不能和奇葩比,咱們都是正常人。

林若拙道:「小福去太太院里打聽打聽,若是太太給老太太送了東西過去,再來回我。」

這次出去又不是她一個人收到了禮。禮單上寫的清清楚楚,幾匹衣料是給黃氏的,筆墨是給林若謹的。黃氏都沒去老太太那兒獻殷勤,她去幹什麼?打繼母的臉嗎?

喬媽媽臉一僵,強笑道:「是我考慮不周了。」

你哪裡是考慮不周,你是想的太多了。林若拙心裡翻了個白眼。人笨一點不要緊,要緊的是得有自知之明,像她吧,就從來不去挑戰那些自己智商駕馭不了的事情,比如宅斗。

喬媽媽訕訕退下。在院里枯站了一會兒,見夏衣出來了,不陰不陽的上前道:「哎呦,夏衣姑娘大喜,如今可是掌著姑娘的錢袋子呢。」

夏衣停住腳,認真道:「媽媽這話說的我不明白。我不過是個替姑娘拿鑰匙的人罷了,這屋裡但凡有什麼進項,姑娘都是親手記了帳的。我拿著鑰匙,只是個看管人,唯有更小心才對,何來大喜?媽媽如此說,我倒要和你分辨分辨。」

喬媽媽撇撇嘴:「姑娘好伶俐的牙口,我哪兒敢和你分辨呀!你現是姑娘心肝上的人,我算什麼,敢排揎你?瞧瞧,我不過恭喜你一句,你倒是回我一大車,還要分辨。分辨什麼?難不成在這院里我連句話都說不得了?」

這世上總有這麼些人,道理上吵不過你就拚命喊大聲,哪怕胡攪蠻纏一通也要將水攪渾,若是再來幾個歪樓的,不明所以湊熱鬧的,聲勢就上去了。

夏衣見她一臉存心找茬的模樣,冷笑兩聲,不和她胡纏,轉身回了自己房裡。喬媽媽見狀以為她是怕了,越發得意。就是嘛,一個黃毛丫頭,不過在太太面前得幾分臉而已,哪能和她這個一手奶大姑娘的人比。心中底氣十足,乘勝追擊:「怎麼?理虧了回身就走?真是好大的脾氣。姑娘尚且不曾撂我的臉子,你一個伺候人的丫頭氣性倒大,什麼東西!呸!」

喬媽媽雖然是在三品大元府邸當差,然而她從小的生活環境卻是下人聚集的后街雜巷。少女時代也沒被選上主子身邊伺候,受到的教育有限。直至她生了孩子,秦氏過世,二房混亂,這才得了機會討得一門優差。故而她雖然是家生子,教養和素質上卻有很大的缺陷。今日本是妒忌心發作排揎幾句,可當她發現沒人敢來打對台時,心底的小心思就冒了出來。想著索性一舉發威,叫六姑娘知曉她的本事,往後該倚重的人只有她一個才是。

於是,牢騷就開始往過往上帶:什麼『當初要不是我,姑娘餓了都沒人知曉』,什麼『其它姑娘都有親娘,獨六姑娘沒有』,什麼『老爺瞧不上,太太不是親生的,除了奶大的奶娘,還能指望誰?』一聲比一聲高。

林若拙坐在屋裡嘆了口氣。她不想宅斗,可她忘了,她已經生活在後宅,怎能真正避開糾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這種豬一樣的隊友,是不能再要了。更何況……

她冷笑一聲,喬媽媽此舉真是為她著想?將自己的小心思放在對主子的忠心之上無可厚非,她是現代人,不講究忠僕那一套。可若想踩著她往上爬,對不起,不能夠!

抽出一張紙,拿過毛筆,開始很久沒有做過的速記工作。喬媽媽的說的每一句話,都一字不落的記了下來。

尼瑪,欺負咱宅斗外行是吧?哼!咱經驗沒有筆頭子有!笨人笨辦法,好記性不如爛筆頭。不要看不起文化人,白紙黑字,爛筆頭記下的罪證,能壓的你一輩子翻不了身!

哭訴了一會兒,見屋裡沒聲沒響。喬媽媽以為姑娘在忍氣吞聲,不敢得罪她。越發來勁,什麼委屈都說了出來,什麼不滿都罵了出來。

人,有一個慣性。一旦說的暢快,進入佳境。很多話不過大腦,只為發泄心中的憤恨,就這樣噴了出來。這些話,在當事人清醒時,是絕對不敢說的,可一旦飈罵飈到高/潮,哪裡還管合理不合理,先h了再說。

喬媽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說著林若拙小時候她怎樣盡心儘力。例舉了很多實例。什麼『香櫞那個時候不盡心,只有我顧著姑娘』。

咦,這個香櫞她記得,好像是因為牽扯到泄露林若菡身世內幕被送走的。哦!喬媽媽,你果然給力。已經將自己驅除融雪院了,加油加油!

林若拙奮筆疾書,稍稍在某些地方改動一二關鍵字,比如,將『我聽到……』改成『我知道……』。

喬媽媽回憶完了過往,開始怒罵今朝。第一個被批鬥對象就是夏衣。

「下作的小娼/婦!偷漢子的娘生的崽!」

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