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三十二章一碗湯

第三十二章一碗湯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792

林若謹被嚇一跳,趕忙先一一行禮,再回答:「那天隨我而去的,確是在下的妹妹。」

小九哼哼:「我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說謊?」

林若謹回道:「舍妹和母親已去見了王妃,殿下一去便知。」

態度很恭敬,也很守禮。然而小九依然覺得心中有股怨氣,不滿,很不滿!

老八赫連璞眼珠子轉了轉,扯過小九,在他耳邊輕聲嘀咕幾句。小九眼睛一亮:「咦,對!」隨後又遲疑,「這樣能行嗎,萬一……」

「怕什麼!」老八拉住他落後幾步,咬耳朵:「是小子就不要緊,若是丫頭,也沒什麼。咱們神不知鬼不覺,只要不說出去誰知道。難道你還怕她自己說出去毀了名聲?」

小九猶豫了一下,低頭,看見早上被宮女巧手纏繞的織錦腰帶,想到自己已經被看光過一次,看回來也算不蝕本。牙一咬:「好,就這麼辦!」

老八唯恐天下不亂,嘿嘿的笑,摩拳擦掌:「那就這麼辦了。我去找阿瑜,這是他家,他出手最方便。」

林若謹誠惶誠恐的緊跟恆親王腳步,渾然不覺身後兩個混小子在醞釀陰謀。赫連熙滿腦子心思還順不過來,一心想見到黃氏,他上輩子的岳母,好好觀察一下林家。

很快,後花園到了。恆王妃早已接到下人傳話,在園中擺了一桌酒宴。此時端午剛過,天氣溫暖。園中鮮花盛開,繁綢似錦,暖洋洋的太陽曬在人身上,說不出的舒服。

古往今來,唯有一方自然天氣恆古不變。清風明月不要一文錢,溫暖的陽光、潔凈的空氣,這些在現代可算珍貴的資源此時是人人可享。所以啊,人的得到和失去,很難用價值來衡量。比如失去了現代生活的便利,卻得到了純凈環保的自然。

林若拙呼吸著溫暖的空氣,有一搭沒一搭的想著飄忽的哲學課題。抿一口果子露,半眯著眼睛,清風拂過臉面。仿若一隻午後打盹的貓咪,要多愜意有多愜意。

恆親王一見這小貓半打盹的畫面就被『萌』住了。太好玩了!丁點兒大的小孩,做出一臉陶醉享受的表情,真是好玩。

赫連熙可以肯定,眼前的這位林若拙和林若涵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林若涵可堪稱大家閨秀典範,一舉一動,無不詮釋優雅從容。何曾露出過這種『不莊重』的姿態。

「好喝嗎?」面對向他行禮的黃氏,恆親王隨手一揮,眼睛全放在粉嫩的小女孩身上。

林若拙睜開眼睛,用力點頭:「好喝。」

恆親王拿過她面前的茶盞,一聞,道:「這是果子露,還有一種花露,不光甜,還很香。各種味道的都有。想喝嗎?」

林若拙眉眼彎彎,捧著長頸玉壺:「這個就很好喝,很甜很香。」大大的眼中全是滿足。

她今天的打扮,就是朝一個『萌』字上靠,這回再一笑,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小九第一個搶著道:「別傻了,果子露哪有花露好喝,你是沒喝過。改明兒我送你兩瓶嘗嘗就知道了。」

林若拙這才發現小九,笑嘻嘻的朝他晃了晃手中的玉壺,眨巴著眼睛:「花露好,果子露也很好呀。幹嘛比來比去的,它好喝,我喝著喜歡,這不就很好嘛!」

老八哼聲:「土包子。」

恆親王看他一眼。品味是天生的,有些人一輩子都學不會欣賞美。就知道糙俗。

王妃笑道:「好了,好了,都坐下來說話吧。想喝果露也好,想喝花露也成。我這裡都有,只一樣,不許喝酒。」說罷,命身邊侍女去取花露:「木樨的,梨花的,各取一瓶過來。」

一時花露取來,兌了泉水,喝起來果然冰涼清甜,回味若甘。

恆親王是個很會玩的男人,叫了府中樂師和歌姬過來,伴著絲竹聲聲,二八妙女嗓音裊裊,若雲中穿雁,又若夜空百靈,乾淨清透。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經過兩年正統古典文化教養,林若拙已經能從這種藝術中領會到美和神韻,聽的出神。

老八使了個眼色給赫連瑜,赫連瑜遲疑了一下,老八使勁給瞪眼,他拖拉了一會兒,勉強起身離席。

不多時,一眾侍女端著清一色黑底花卉漆器盤過來上菜。林若拙被分到一碗湯,碧清的湯液,上面飄著朵朵桃花。看著和一幅畫似的。那桃花也不知是什麼做成的,入口微軟,有花香淡淡。

老八起身,做出要去更衣的樣子,從林若拙身後走過。快接近時,忽然腳下一絆,身形不穩,手臂揮動輔助平衡,一下就打到了林若拙的胳膊。

林若拙正在喝湯,突然一股大力撞來,胳膊一抖,一晚湯全灑在了衣服上。

「哎呀!」恆王妃第一個叫出來,「可燙著沒有?」

燙到不燙。五月天的時節,沒人會上滾燙的湯水,林若拙在一瞬間就飛快的拎起裙子抖開湯水,只一身狼狽免不了。

恆親王看看老八,不好說他什麼,只得朝下人發火:「怎麼伺候的?看著主子走不穩也不說扶一下,要你們何用!」

老八和林若拙身畔伺候的僕役全都跪下來請罪。黃氏嘆了口氣,起身說情:「想是花園地滑,小女並無大礙,王爺請息怒。」

有人遞台階就好辦了,恆王妃立刻打圓場:「好了,王爺。別管那些有的沒的。還是先給人家小姑娘緊,別傷著哪裡。碧波桃花羹最是易染色,這身衣裳是不能穿了。好孩子,去房裡洗漱一下,換身衣裳吧。」

「真沒燙著?」恆親王問林若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