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三十章告之

第三十章告之 (1/4)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7353

「這是什麼話!「黃夫人罵她,「多大的人了,還是這麼性子急。你也不想想,你公公一家是什麼樣的人。送孫女?再怎麼送也得三書六禮,八抬大轎的迎進門。林家是讀書人,就是庶女也沒得做妾的,丟不起那個臉!既是明媒正娶,就算不得送女兒。日子都是人過出來的,哪有那麼多至誠君子、情深不渝、夫唱婦隨?你活這麼大了,這個道理都不懂么!」

黃氏深吸了一口氣,她是激動了。

黃夫人繼續道:「我知道,女婿不能幹,不如你的意。你若是男人,十個女婿也趕不上你的作為。可人皆有命,當日婚事波折,你自己想想,若不是攀上林家這門親,你真要嫁那幾輩子寒門苦讀出來的窮舉子不成?你道那樣的男人是好的?一朝得志輕狂,汲汲鑽營,老子娘沒見識,以為中個進士做個小官就是天大的了不起,腳底下泥巴還沒洗乾淨,眼睛就抬的比頭頂高。這樣的人家不但苛待兒媳,還格外偏袒兒子,沒規沒距,寵妾滅妻、沒上沒下,全是這一等久貧乍富的人家做出的。這一等的男人也一樣經不住事,因幼時清苦、不曾見過繁華,一朝得志,左擁右抱,於女色方面反比那紈絝還急迫十倍。不過面子上裝的清高而已,內里早就巴不得環肥燕瘦、各色享用了。這樣的男人,如何嫁的?」

林若拙如果在此,定會為黃夫人叫聲好。典型的鳳凰男,被她評論的真是淋漓盡致。

黃氏聽的默不作聲。半晌,嘆道:「我只恨,自己不是男兒身。」

黃夫人嘆了口氣,勸她:「老天給你什麼就該什麼。似你這般想,鑽進死胡同,日子只會越過越不痛快。你得換個想法,女婿這人沒有大本事也是好事,容易拿捏。林家嫡庶之風還是不錯的,他家老太太斷不會管到兒子房裡。你只坐穩了位置,管束幾個姨娘,教好兩個小子。這輩子就是穩穩噹噹。就這福氣,已是世間難尋的了。」

黃氏也知道這個道理。夫君又混又笨,可笨有笨的好處。上有老太爺管著,也就只敢在幾個姨娘女色上發發威。等將來公公老了,自己兩個兒子長大,靠著娘家走科舉之路,到時林海峰就是她掌心裡的陀螺,什麼時候轉、什麼時候停都是她手指頭動動的事。可想明白是一回事,意難平又是另一回事。

「這就是我們女人的命。」黃夫人嘆道,「你還年輕,一時意氣不平也是有的。等到了我這個年紀就能看開了。」

「看您說的。」黃氏激動的情緒已經完全平穩下來,嗔道:「我這不是也就在您身邊發發牢騷么,不和您嘮叨我還能找誰說去。」

黃夫人失笑:「你呀,多大的人還和娘撒嬌!」罷了她又嘆,「你這是沒生個女兒,女兒家貼心,有個小閨女說說話,也不至於這麼悶。」說到這裡,她不免又想到林若拙:「……這麼說,你家那個六丫頭,到是個極聰明的?」

黃氏笑了笑,道:「貧家女兒早當家吧。小娃娃的時候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那等被人寵的,哭了有人哄,笑了有人逗。可不就喜怒皆隨心所欲。那等沒人疼的,哭了沒人理會,笑了旁人也當看不見。日子一久,可不就老老實實,小心翼翼。有那一等愛爭寵的,也有那一等想過清凈日子的。六丫頭真傻也好,假傻也好。總歸是她自己摸索的處事之態。好壞結果也都是她自己承受。再說了,她這樣傻傻的,日後不管嫁到何處,只要不惹是非,憑林家的地位過平安日子還是有的。又有什麼不好?」

「也是。」黃夫人看的明白,「沒娘的孩子總是早熟些。你真不打算管她?」

黃氏冷笑:「我做什麼要管她,管好了也沒人感激我,覺得應該的。管砸了,不知多少誅心之話等著呢!我費那個勁去管教他林海峰的女兒?又不是我生的,憑什麼!」

黃夫人一聽就知道女兒這是心裡有怨氣,怨氣是從女婿身上而來。心中雖不贊同,卻也不好多說。只能道:「你教好了也是功德一件,並不為林海峰,只為你和那對兄妹的緣分。惠人者,日後終反惠及己身。」

黃氏斷然拒絕:「我不缺孩子。我只教養自己生的。他林海峰既能生,就能教!他快活完了撒手不管,什麼都往我這裡扔,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

後宅女人的想法,男人一無所知。前院,黃林兩家的男人們把酒言歡,話題自然而然說到了今日之事的衍生上。

「照今日耀兒講述的來看,七皇子在幾個年幼皇子中倒是最為聰慧。」林老太爺摸著鬍子開啟話題。

黃大人笑了一下:「以前尚未脫穎而出,這次受傷轉醒,行事確實大不一樣。仿若一夜之間開竅了。」

「畢竟是生死關頭走了一遭。」黃舅舅發表中肯意見,「按說宮裡頭鬧的也太不像樣了,最大的二皇子不過十五,三皇子四皇子皆十四。這麼點年紀就爭著向兄弟下手,非仁者之風。」

黃大人沉吟片刻,道:「就怕今上想的是唐太宗那句,生子如羊不若生子如狼。」

如果這樣,那就意味著皇子們的廝殺是經過當今皇帝默許的。這樣一來,局勢將會非常混亂。

「不然,應該有個度。」林老太爺發言,「七皇子受傷之後,陛下大發雷霆,嫁長川公主於姚家,顯國公世子婚事遲遲不定,應該就是給二皇子一黨的教訓。」

黃舅舅接過話:「所以現在聞國公府很是招搖。」二皇子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