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二十九章商議

第二十九章商議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630

「完了!徹底完了!」黃耀第四十二次重複嘆氣。

馬車滾滾前行。四人業已回頭。沉默的車廂里,短短一炷香時間,就聽他不斷的嘆氣、再嘆氣。

「那些人到底是什麼身份?」林若謹忍不住這氣氛,開口問:「我們可是惹麻煩了?」

「麻煩?何止麻煩!」黃耀慘呼一聲,「是完蛋了!你道他們是誰?那位恆大人,便是恆親王殿下!」

恆親王!林若謹和黃恬齊齊驚呼一聲。這位可是當今皇帝的堂弟,祖父便是開國太祖,太祖陛下只存活兩子在世,大兒是先皇,當今陛下的父親。幼子就是現在這位的父親,第一代御封恆親王,世襲罔替。

黃恬大叫一聲:「糟糕!既是恆親王,那幾位叫他堂叔,豈不是,不是……」

「就是。」黃耀有氣無力的接話,掰著手指開數:「五皇子赫連淳,七皇子赫連熙,八皇子赫連璞,九皇子赫連濯。」

黃恬大驚。想了又想,自己兄妹二人還好,林若謹衝動了點,林若拙……就悲劇了。聽恆親王的意思,似乎是要她去王府讀書?

「這可怎麼辦?若拙是女孩兒。」她焦急的道。

黃耀嘆著氣搖頭:「該怎麼辦都不是你我說了算的,回去告訴爹和祖父,看他們怎麼說吧。」頓了頓,同情的看向林家兄妹,安撫道:「我們都要受處罰了。」

處罰是必然的,可事實上,當黃外祖和黃舅舅聽完整件事情的敘述後,沒人想起處罰。目前最要緊的,是怎麼解決掉這件事。

「拿我的帖子,去請林大人過來。」黃外祖很能壓得住場面,有條不紊的吩咐:「內宅派人去給親家送個信,就說今天晚了,我們家留姑奶奶住一宿。孩子們也是。」想了想,又補充:「海峰也叫過來。」

吩咐完這些,又命黃大太太並黃氏帶幾個孩子去換衣吃飯。林若拙四個人是真累了,從熱氣騰騰的洗澡水裡出來,才覺得身上又恢復了幾許力氣。換上乾淨的衣服,梳好頭髮。搗騰整齊的四個孩子再次被帶入正房。祖父大人和渣爹已經到了。

黃耀作為主要複述人,將事情又重新說了一遍。從進戲園見到赫連熙開始。他的記憶力很好,每句話都沒有遺漏,每個字都沒有錯誤。甚至連幾個人不同的語氣也模仿的惟妙惟肖。

當他說到赫連熙認為『涵』字更配林若拙時,林家父子二人齊齊皺了下眉。

黃夫人知道自家閨女有個庶女叫林若菡,輕聲道:「約莫是巧合吧。」

林老太爺看渣爹,渣爹很肯定的回答:「若菡年幼,閨名未曾外泄。」

「那就是巧合了。」黃氏一錘定音,「耀兒接著說。」

後面的發展沒什麼,林若拙在凈房和小九的那一段沒人知道。眾人皆將九皇子和她接近看做是年紀相當的原因。重點的衝突在恆親王出現以後。

林老太爺打量了這個孫女幾眼,眉毛太濃,眼睛太大太亮。生在女子臉上有失韻味,扮作男孩卻是一等一的漂亮。

黃大人和黃舅舅也發現了,面面相覷,哀嘆一聲。怎麼就碰上恆親王這主兒了。這位是有名的好男風,還美其名曰是雅人之好。意思即為他看不上倌館中那些雌雄莫辯的柔美男孩。他喜歡的是出身良好、有一定學識、品貌舉止皆上佳的真男兒。換句話說,人家追求的不是單純肉體刺激,而是心靈和身體雙方面的愉悅。

長輩們說的隱諱,林若拙到底仗著成人靈魂聽明白了裡面的意思。也就是說,恆親王那個『雙』看上『他』了,想玩一把養成。有鑒於林若拙口謅的林家族孫身份,恆親王到不至於將好好的良家子給當做男寵。而是通過『請先生讀書』一說,暗含給出的待遇將屬於『傾心相交』一類。

前朝某些前衛人士提過一個理論:真正的傾心只在男子與男子之間。故而本朝男子,若雙方地位相若,自尊自立,各有妻妾兒女。略有親近之事倒也不會被人看不起,頂多算是一種『前衛』的風潮。

恆親王高明就高明在換了個方式提要求。人家不說別的,只是說要培養這個孩子。倘若孩子自己心智堅、立身正。以林家的地位足可保證他全身而退。恆親王打的只是一張『誘惑』牌,如果林家真有這麼個族孫,倒還不好拒絕。

可問題是,林若拙她是個女孩,女孩!

「噗——」黃舅舅先笑了,「終日大雁也有瞎了眼的時候,連個男女都分不出來,恆親王愧對他『慧眼識美』的名號呀。」

林老太爺氣的鬍子都抖歪了,一雙眼睛狠狠的瞪過兒孫,他一輩子的老臉都在今天丟盡了。

當然,此時的他還不知道,這件事只是一個開始。林若拙這個孫女在未來,將會給他丟一次又一次臉,每一次都刷新著他心臟的承受能力。

兩家人商量了一下,方案基本有二。第一,謊報軍情,說這位族孫已經連夜回了祖籍。明面上就是變相的拒絕,恆親王如果還知禮,就該哈哈一笑揭過。第二,實話實說,領著穿了女裝的林若拙和黃恬去王府拜見,直接告訴親王殿下,孩子們頑皮,您老看錯人了。左右事情沒外人知曉,兩個女孩又是只六歲和八歲,不影響閨譽。

渣爹首先表示贊同第一種。不暴露他教養女兒無能的一面最好。

黃家人暫時不表態,看向林老太爺。

祖父大人沉思片刻,問黃氏:「你以為何種途徑為佳?」

黃氏靜默片刻,道:「兒媳贊同第二法。」

林若拙鬆了口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