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二十八章恆大人

第二十八章恆大人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4200

回到包間,林若謹輕聲問她:「怎麼去那麼久。」

「路上耽擱了一會兒。」林若拙低聲回答,眼風一掃,發現那位小七哥面對戲台端正坐著,視線卻時不時投注過來。眉頭微蹙,問道:「哥,咱們什麼時候走?」

林若謹其實也頗覺不自在,道:「我也想走。可表哥說,得等等,見過連公子家的長輩才能告辭。」

林若拙一愣:「要見他家長輩?難道表哥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來頭?」

「應該知道。」林若謹想了想,肯定的回答。

林若拙思索了一下,還是沒有頭緒。林家對女孩子的教育從不涉及政治這一面,林若謹么,大約是看不上他的天分,也甚少教導。對於京城權貴圈,他們兄妹倆是一無所知。

想到這裡,她不禁牙痒痒的恨。渣爹的智商簡直可以和豬媲美了!別的不說,你好歹把權貴圈的人員名單給你嫡長子普及一份吧!這麼兩眼一抹黑的,也不怕你兒子在外頭衝撞了誰給你惹禍?真是豬一樣的隊友!

某人顯然忘記了,她今天是偷跑出來的。正常情況下,林若謹還沒到單獨外出社交的時候。

外面傳來響動,包間門被打開,一個衣衫有些褶皺的錦衣小男孩帶著一群侍從走進來。

赫連熙笑道:「九弟回來了。」

小五哥看了一眼,嫌棄的道:「你又上哪兒搗鼓去了,衣服亂成這樣!」

小九撇撇嘴,剛要說什麼,忽然眼睛一亮,驚喜的看著林若拙:「是你!」

林若拙早在他進門的時候就嚇了一跳,暗暗叫苦,恨不能縮身成隱身人。可惜未能如願,只得乾巴巴道:「好巧,這位公子。」順便給他使眼色。

「你們見過?」赫連熙冷不丁插話。

林若拙忙搶著道:「是,剛剛在外面撞見過,只不知是九公子。」

小九臉上的笑忽然一收,洋洋得意大聲道:「哈!這回看你往哪兒逃!七哥,他是誰家的?」

赫連熙分別看了看兩人一眼,道:「這位是中書省林大人的次孫,那位是他族弟。」

「哈!原來你是……」小九喜不自勝,大喝一聲,沒喝完,忽發現自己壓根不知道中書省的林大人到底是一群褶子臉老頭中的哪一個,語氣就虛張聲勢了幾分:「……是他家的!」

偽兒童林若拙當然聽出他話里的氣弱,呵呵一笑:「九公子,可是還要治我的罪?」

小九一愣,治罪也要有個理由,難道真的將自己丟臉的事說出去?遂哼哼兩聲:「算了,本公子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

赫連熙若有所思的看著這兩人,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些什麼。

小九卻是已湊到了林若拙身邊,問她:「你叫什麼,多大了?」

林若拙看他一眼:「我也不知道你叫什麼,多大了啊。」

一旁知曉這幾人身份的黃耀聽這兩人對話,幾乎暈過去。暗思,回頭一定要給這兩兄妹普及一下某些『常識』。

小九呵呵笑道:「我六歲,阿娘叫我阿濯。你呢?」

林若拙怔了怔,鬱悶道:「我也六歲,……小名也叫拙。」

「啊?真的!」小九赫連濯驚喜道,「你幾月生的?那個濯字?我三月生的,『濯清漣而不妖』的濯。」

林若拙道:「我九月生的,笨拙的拙。」

小九哈哈的笑:「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哥哥。就叫九哥吧。」心底十分高興。家中兄弟姐妹他最年幼,從來沒當過哥哥,今日總算可以炫耀一番。

林若拙心裡『呸』了一聲,道:「我又不是你家的人,我自有哥哥。做什麼叫你。」

小九頓時急了,道:「你這傻子,你認了我做哥哥,好處數不盡。你不信,你問……五哥、七哥、八哥,你們告訴他,認了我做哥哥是不是天大的好事?」

小八狂笑:「九弟,你想當哥哥想瘋了吧!是了,連四妹妹都比你大,可憐見的,長到現在還沒聽人叫過一聲『哥』。」

老七赫連熙微微笑著譴責:「九弟,別胡鬧。親不是亂認的。」

小五本來一副與他無關的表情,聽見這話,反針鋒相對道:「老七,你這話就不對了,又不是正兒八經的認親,不過叫聲哥哥,收個人罩著而已。什麼大不了的事。」轉過頭,拽拽的對林若拙道:「我九弟看上了是你的福氣,還不趕緊叫人!」

這簡直是忍無可忍。林若謹率先忍不住,開口就要反駁。林若拙迅速攔住了。她也氣,但到底理智佔了上風。這幾個小男孩不知什麼家世,囂張的不成樣子。可看黃耀一臉憋大便的表情,半聲不敢言語,搞不好這夥人還真有這麼囂張的資本,遂忍氣對小九道:「朋友相交貴乎誠,你藏頭露尾的連個身家名姓都沒有,可見是消遣我玩的。」

小五嗤笑一聲:「消遣你又怎麼樣?」

「你!」這回林若謹是再也忍不下去了,眼看著要發怒。

林若拙死命拽住。目光冷冷的掃向坐在一旁看熱鬧的赫連熙。就是這個人,花言巧語的匡了他們來包間,看似親切和善。可一旦衝突來臨,不冷不熱的說兩句話,便是端坐一旁著看好戲,尼瑪簡直一肚子黑水壞到家了!

就在這時,包間門再次被打開。一個穿著富貴,氣質不凡的男人帶著段如錦走了進來。見房間里多出幾個人,一愣,笑問:「這幾個是誰家的孩子?」

赫連熙理所當然的出馬了,笑吟吟的起身道:「堂叔,這兩位是中書省林大人家的小公子,那兩位是太常寺少卿黃大人家的小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