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二十七章小九

第二十七章小九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772

林若拙從來不小看任何不合理的蛛絲馬跡。毋庸置疑,這位七公子很神秘,神秘的超出了常規。驚異之下,心中多了幾分警惕。萬言不如一默,她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自己,不多說一個字。

好在赫連熙很快就轉移了目標,對黃耀熱絡起來,詢問他平時愛玩些什麼。

黃耀哪裡敢實話實說,只泛泛的道:「日常隨先生讀書,閑暇出來轉轉。」

赫連熙笑笑,轉而問他都讀了些什麼書,談論起學問來。可以看出他學識紮實、條例清晰。

這樣的人只有十歲?

轉眼間,清波已將他們帶至包間,就見裡面坐著兩個衣著華貴的小男孩,皆和赫連熙差不多大。赫連熙叫他們五哥、八弟。並問:「叔父和九弟去哪兒了?」

那位小五看了黃耀四人一眼,不屑一顧。小八回答了赫連熙的問話:「中場休息。叔父去後台找段如錦了。九弟嫌氣悶,說是去外頭隨便逛逛。」

林若拙敏感的發現,在小八說出他叔父去找段如錦後,清波的臉色瞬間變的僵硬。

赫連熙皺著眉道:「戲園子有什麼可逛的,九弟一個人去的?身邊帶人了嗎?」

就見那小五冷笑一聲,道:「是啊,戲園子有什麼可逛的,七弟你出去是幹什麼了呢?」

赫連熙不慌不忙,溫和的道:「五哥,我來給你引見一下,這位是太常寺黃大人的長孫黃公子,這位是中書省林大人的次孫。他們來的不巧,園中包間已經沒了,我邀了來大伙兒熱鬧些。」

聽見黃耀身份時,那位小五哥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傲然,等說到『中書省』三字,小五哥的眼睛瞬間一亮,抬起他高貴的眼對林家兄妹打量了一番,落到林若拙身上,微微點頭:「長的還行。」

林若拙立馬給這位小五哥定位為『超級大紈絝』。

這三個小男孩,一看就是非富即貴,高高在上的人家養出來的。眼睛都快生到頭頂了。小五哥顯然是看不上他們四個。小八哥根本就當他們是背景板,眼裡只有一個七哥。而老七連熙,雖然身段放的很低,親善周到。但他始終在用一種俯視的態度對待他們。就好比人說甲方對乙方禮賢下士,這個用詞本身就有問題,它將甲方抬在了比乙方高出許多的位置之上。

這樣一來,縱然赫連熙長袖善舞,包間內的氣氛還是維持在不冷不熱的狀態。

茶水消耗的很快,三杯下肚後,林若拙感覺腹內有漲意,便問立在角落處的清波:「可有乾淨的凈房?」

清波知道她是女的,一聽這話,心領神會,答道:「若說乾淨,當是班主房內。小的帶公子去吧。」

林若拙便向眾人告罪,大伙兒也不在意,黃恬在黃耀的眼色下茶水用的少,沒有這需要,用眼神示意她多加小心。

兩人出的包間,走了有一段距離,清波方大大出一口氣,半急半氣的質問:「你們怎麼這副打扮跑出來了?」

林若拙嘆氣:「別提了,我們也不過就是出來逛逛,誰知運氣這麼壞!那姓連的一家是什麼來頭?」

「不知道。」清波搖頭道,「只知道來頭很大,班主叫那人恆爺。師父也沒對我透露,只說知道的越少對我越好。」

林若拙覺得怪怪的:「不管他地位多高,既然來捧你師父的場,自然是懂你師父戲的,何須如此如臨大敵?」

清波一怔。戲班男旦被權貴看上,這幾乎已是行內的通例。他卻不知該怎麼給這個一臉純真的小姑娘解釋,只能含糊道:「我年紀小,師父怕我衝撞了貴人。」

這個解釋也說得通。雖然心底還是有些怪異,林若拙倒也沒再糾纏這個話題。眼看著走到後園,清波指著前方一處偏僻的房間道:「那是雲嬸子的房間,床後的隔間有恭桶。你去吧,就只一條道通,我在這裡幫你守著,不會有人過來。」

林若拙歡喜的謝了他,沿道走進屋子,反手關門,拴上。

一回頭,愣住了。

床後的隔間走出一個小男孩,穿著和連熙相似的錦衣,前下擺掀起塞了一大半在腰帶上,邊走邊低著頭系褲子,手腳奇笨,一陣胡亂拉扯,絲質褲子『唰』的滑落,露出前方小小的鳥兒。

林若拙立馬風中凌亂,獃滯的停在原地。

小男孩泄憤似的跺了兩腳,褲子纏在腿間,路都沒辦法走,一抬眼看見林若拙,大驚:「你是何人!」隨後惱羞成怒,「誰讓你進來的!」

林若拙乾咳了兩聲:「門口又沒人守著說不能進來。」她實在不習慣和露鳥的男童吵架,分辨完畢,立刻回身去拉門閂:「我這就走。」

「站住!」小男孩大喝一聲,伸手用食指指住她,囂張的命令:「你,過來給我系好褲子!」

納尼?林若拙懷疑自己的耳朵。小男孩見她發愣,又神氣活現的重新命令了一遍:「還不快過來幫我系褲子!」

林若拙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沒錯,就是你!」小男孩氣勢洶洶叉著腰,光著兩條小嫩腿,鳥兒抖動。

「咳咳!」林若拙狠狠的咳嗽兩聲,牙縫裡擠出字句:「你自——己——系!」

小男孩頓時跳了起來:「大膽!你不幫我,我回去後叫父……父親治你……整治你全家!」

又是一富貴人家嬌慣壞的破小孩,林若拙鄙夷的反問:「你知道我家在哪兒?」

小男孩氣勢洶洶:「說!你家住哪兒!」

林若拙嘆了口氣,問他:「你看我像生病了嗎?」

小男孩細看了她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