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二十二章若敏

第二十二章若敏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785

《五帝本紀第一》,林若拙通篇望去,處處有激情,步步是殺機。林若謹一遍讀下來,上古皆聖賢,民主又謙遜。

林若拙徹底無語,恨不能扒開他的腦袋,看看這顆奇葩到底怎麼長的!

到底是直系血親中唯一對她好的人,鬱悶了片刻,林若拙還是決定掰開揉碎了細講。

前頭那啥帝顓頊、帝嚳拋開不管,既然同人寫到重華同學,乾脆就從帝堯、帝舜這兩人的恩恩怨怨說起。林若拙少不得拿出她畫的那張黃帝家族家譜表,以直觀的形象給林若謹先墊個底:「看出什麼問題了?」

林若謹很新鮮的看著這玩意兒,頻頻點頭:「若拙,還是你機敏,這麼一畫倒是看的清清楚楚,他日學二十四史皆可仿效矣。」

林若拙一驚,立刻道:「你學著畫沒問題,外去了只能說是你自己想出的。不可提我。」

「這是為何?」林若謹先是驚訝,隨後似想到什麼,又點頭:「也好,耀表哥說過,自家妹子的好自家人知道就行,倘若名聲出去了,引得外人覬覦反倒不美。我只說是自己無意從舊書上看來的法子。」

林若拙再度問他:「這張家譜表,看出什麼問題了?」

表格畫的很直觀,林若謹自是一眼看出:「玄囂一脈出兩位帝君,昌意一脈亦出兩位,黃帝後人多聖賢矣。」

林若拙差點暈過去。壓下一口氣,細聲細語提示:「玄囂乃正妃所生嫡長子,昌意乃正妃所生嫡次子。帝位為何不傳位嫡長,反予嫡次子之子高陽?」

林若謹笑了:「若拙,這你就不知道了,上古之時民風淳樸,與現今不同,家業非嫡長繼承製,乃有賢德者居之。昌意之子高陽賢德,黃帝自是將帝位傳於他。」

很好,很好!這位還真是典型的被洗腦一族。眼看著一顆傻蛋即將長成,林若拙氣極反笑:「照你這麼說,重華也是因為賢德,帝堯才不立自己兒子丹朱,反立了他為繼承人?」

「本是如此啊。」林若謹理所當然道,書上不就是這麼寫的么。翻開一頁,指著一行字給她看:「若拙,你看書不仔細哦。瞧,這裡明明白白寫著:堯知子丹朱不肖,不足以授天下。」

不仔細你妹!林若拙冷笑一聲,劈手從他手中奪過書,嘩嘩往前翻兩頁,指著另一處文字:「這裡,堯問,誰可順此事?放齊曰,嗣子丹朱開明。堯曰,頑凶,不用……」念完一段,冷笑:「臣下們又舉薦了共工,堯說不行,再舉薦鯀,堯說還是不行。臣下們不幹了,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你好歹試一試吧,堯於是就試用了鯀,用了九年,果然不行。九年,你猜這九年里發生了什麼?」

林若謹被她冷冽的語氣驚道:「若拙,你怎麼這樣……多想?」

「我不覺得是我多想。」林若拙又將書向前翻,「帝顓頊繼位,他可沒有被黃帝試用過。帝嚳繼位,他也沒有被顓頊試用過。」向後翻一頁,「再看這裡,帝嚳崩了,摯代立。瞧瞧,代立。前面三個帝位相傳,從來也沒這些麻煩,怎麼到了帝堯,還得先將代立的『摯』拉下台,自己才能繼位?他這個帝位,得來真的就沒有蹊蹺?」

林若謹倒吸一口涼氣,終是踟躕:「若拙,你想多了吧。這上面不是寫著,摯代立,不善。」

林若拙盯著他眼睛看了一會兒,忽一笑,道:「子曰,為尊者諱。真的是代立,真的是不善?你說我想的多,非是我想的多,實在是帝堯扯出來的事太多。你看,他繼個位,前頭要搞出個『代立』的摯。他傳個位,先是試用鯀九年,不行。然後再試用重華。別人也沒見這麼多麻煩。怎麼到了堯這裡,麻煩事就一堆一堆的?」

林若謹語塞,半晌後氣弱道:「堯,很仔細,很小心。為天下人著想。」

「哦——!」林若拙怪聲怪氣的應了,抽出一張紙,提筆沾了墨:「我們用數字來說話吧,這樣更直觀些。堯試用鯀九年,鯀不行,被淘汰。之後是重華,鯀是帝顓頊的幼子,輩分比堯高,論出身尊貴,也是與堯齊平。而重華是帝顓頊的第六代孫子,在當時幾乎已經是庶民。於是雖有大臣提名,還是需要先考察一番。重華渡過了三年『考察期』,重新進入貴族集團,取得競爭帝位繼承人的資格。這時堯已經當政七十年。之後又過了二十年,舜,就是重華攝行天子政。攝政,在堯還活著的時候攝政。之後又過了二十八年,帝堯崩。」

林若拙雙手一攤:「你看,我說帝堯事多吧。他前面的帝君都是崩了才由後人繼位。偏他還有六十年好活的時候,就得問大臣,以後誰能接替我的位置?在還有二十八年壽命的時候,被人攝政,當了『太上皇』。書上的理由是『帝堯老』。哦,果然是老了。被攝政後只活了二十八年啊!唉,他的運氣也太差了,前面黃帝、顓頊、嚳,哪一個不是一直在帝位上活到死?」說到這兒,她略停了停,笑眯眯的看一眼臉色發白的林若謹一眼,縴手一指:「再看這裡的數據,從堯承認舜的地位,到堯當『太上皇』中間,有二十年的時間。二十年,舜用這二十年時間發展自己的勢力。最終將堯『供養』了起來。這二十年中間,倘若有所差池,舜想必也就像失敗的鯀一樣,在史書留下個『功用不成』的評語了吧。」

林若謹沉默良久,輕聲道:「古人云,書讀百遍,其義自現。我果然讀的還不夠多。」才明顯的忽視了這麼多隱藏的隱諱信息。

林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