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二十一章伯母

第二十一章伯母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5081

要問《史記》是什麼,作者是誰,天朝人十個裡頭有八個能答出來。這得感謝應試教育,填空題必考。

可要問有誰通讀過《史記》,一千個人裡面也難有一個。林若拙重新投胎,經過古代系統的蒙學教育,對於繁體字和文言文敘述方式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這時再來看《史記》,除有不少生僻字不認得外,內容通讀卻是沒有任何障礙。

《五帝本紀》,說的是從黃帝開始,公孫家族的五位天子。不能說皇帝,這個稱呼是秦始皇發明的,在他之前甭管三皇還是五帝,夏商還是周,中原大地最高統治者統稱『天子』。

公孫家的第六位天子『禹』,不算在五帝之中,作為夏朝的開國之君,《五帝本紀》中雖不可避免的提及,但司馬遷還是將他歸納在了《夏本紀》裡面。

要說文言文介紹家譜,缺點多多。羅里囉嗦一大堆,看完了依舊雲山霧罩。林若拙怕自己記了前面忘後面,特意給《五帝本紀》做了個家譜表,凡當上天子的,就在名字旁畫顆星。表格作完後整體一觀,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從心底漫起。

這份家譜表以它獨有的直觀和數據,無情的撕開了隱藏在溫和華美語言下,一場場血淋淋的帝位廝殺戰。

黃帝先生一共有二十五個兒子,能姓『公孫』的,只有十四個。不能繼承父親的姓氏意味著什麼?林若拙不了解上古時代,但她知道,至少在她現在生活的時代,一個不被允許姓父親姓氏的孩子,沒有人會瞧得起。

好吧,廢話少說,言歸正傳。五帝的後面四位,都是黃帝先生的嫡系後代。確切的說,是黃帝正妃嫘祖所生的兩個嫡子的後代。

正妃給力!別看黃帝先生繁殖了二十五個男丁,人嫘祖女士不屑一顧,帝位必須傳給我生的兒子,沒得商量!嫡長子,或者嫡次子都行。其他人休想染指!

不過到世事難料,在黃帝先生歸西後,登上第二個天子之位的,既不是嫘祖女士的大兒子,也不是她的小兒子。但絕對是嫡系一脈,是嫘祖女士小兒子的兒子。黃帝先生嫡次子的長子。這位就是帝顓頊。

嫡長子一脈甘心嗎?沒有人知道。但歷史明明白白記載,顓頊之後,帝位又回到了嫡長房一脈,黃帝的嫡長子玄囂同學,雖然兒子在和堂弟爭奪帝位中失敗了,但人家的孫子奮起了,這位高辛同學,他老爹在史書上連個名字都沒留,但本人很給力,告訴我們,拼爹不是絕對的!他斗敗了顓頊的兒子窮蟬,搶過帝位,成為第三位天子:帝嚳

帝嚳同學估計是接受了二房一脈子孫後繼無力的教訓,養兒子很上心,到他老了的時候,有兩個能幹的兒子。其中一個叫摯的,搶先登位。但是他很快被他的弟弟放勛給趕下了台,史書上漂漂亮亮的寫著:摯,代立,不善。

放勛同學很強悍,他使得帝位繼續在嫡長房一脈保存。放勛同學的帝號為:堯。

堯同學很能幹,有多能幹?能幹到天朝人都知道他將從老爹那裡繼承來的帝位給禪讓了。所以說再能幹的人也不能事事都順心那!帝堯晚年,天子之位面臨著又一次從嫡長房一脈,換到嫡次房一脈的危機。

黃帝先生的嫡次子一脈,除了帝顓頊搶贏了長房,顓頊的兒子、孫子,都沒有強過長房一脈。然後人家就換了個方向努力,拚命繁殖後代。兒子一成年就生孫子,孫子剛成年再生重孫子。生啊生,終於生出個叫重華的好孩子。

重華同學的輩分很低,他的爺爺的爺爺,和帝堯是同輩。重華同學又很能幹。能幹到『修身』之名遠播。堯不得不將自己的兩個女兒嫁給他,以便找茬。重華同學將娥皇、女英姐妹安撫的服服帖帖,『齊家』之名又開始遠播。

堯依舊不甘心,想了很多辦法刁難,啊不對,是『考察』他。其中包括在雷雨交加時節將他一個人丟進深山老林,重華同學強悍的憑藉個人力量,於暴風雷雨、深山迷障、危機四伏中走了出來。堯只能感嘆他有神靈庇佑,將其定為繼承人。堯死後,重華同學繼位,為帝舜。

林若拙合上書本。良久無語。

原來,這才是帝位禪讓制的真相。

風雨交加,電閃雷鳴。蒼茫的原始森林中,一個年輕強壯的身影獨步前行,身上的麻布衣被枝條劃破,披散的亂髮被大雨淋濕。勁瘦的腰間拴著繩索,衣衫半裸,肌肉勃發,雨水順著緊緻油亮的皮膚滾落。忽而,前方一道黑影竄過,年輕人抽出身後的長矛,用力投擲,瑟瑟發抖的小動物被釘死。年輕人用石刀割開小獸的咽喉,大口大口的吞咽著汩汩的熱血,溫熱的血液補充了他消耗的體力。抬頭遠望,年輕人黝黑的眼眸重影瞳瞳,視線穿透茫茫雨線、深山密林,趟過黃水,水域之畔是部落的夯土牆。樹木削成的銳刺插滿土牆的外圍。只要走進那道牆,就再也沒有誰能動搖他的地位。只要走進那道牆……

林若拙奮筆疾書,全身的熱血在這一刻沸騰。她穿越了時空、穿越了文明。用五千年後的眼睛注視著五千年前的遠古、五千年前的英雄。

隨著最後一個筆畫收尾,傾瀉的情感充盈她的心臟,空虛沉悶的心靈在這一刻被填的滿滿。

這,才是歷史。這,才是寫同人的意義。

*****************

一個內心世界豐滿精彩的人,於外界的怠慢不公,只要不太過分一般都不會去計較。

林若拙圓滿了,對二房三房姐妹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