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十六章後台

第十六章後台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4813

早慧的孩子一般都有個共同特點,於事物的看法和大眾不太一樣。天才必然是孤獨的,故林若拙的說辭雖叛經離道,八歲的黃恬歪著頭想了,卻沒有批判她。而是道:「這話和我說說也就罷了。對別人不可說,不然,他們定說你沒規矩,胡言亂語,要吃虧的。」

林若拙怔了怔,長長的嘆了口氣,神情萎靡下來:「你說的對。是我狂妄了。」

「好了,咱們不說這些。」黃恬認為,即便是好朋友,也不一定事事都觀點相同。她和長兄也經常各自的堅持爭的面紅耳赤,卻從來不影響兄妹間的感情。朋友間也當如此。

「嗯。」林若拙點點頭。垂頭喪氣的抓過一把五香葵瓜子在手上慢慢的剝。她覺得自己需要好好養一養氣。心理學上有一種說法,控制一個人行為的,從來不是自我,而是深藏潛意識中的本我。換句俗白點的話來說,就是姐以為姐是個五講四美的好青年,結果自欺欺人,真正的姐其實是個俗氣猥瑣的自私鬼。驚恐不?嚇人不?林若拙就是這麼被打擊到了,她一直以為自己是穿越而來的冷幽默淡定女,臨到頭才發現潛意識中的本我竟然是個憤青。

「好了,好了。別喪氣著一張臉。」黃恬見她這樣,以為是被打擊到了。有意逗她再高興起來,眼珠轉了轉,悄聲道:「你不是對那戲班子感興趣么?一會兒咱們偷偷溜去他們後台瞧瞧,如何?」

林若拙大吃一驚:「你不是說要謹言慎行?」

「那是大了以後的事,咱們還小呢。」黃恬毫不在意,壓低了聲音:「我聽我爹私下和我哥說過,只要不被人抓住把柄,就不算幹了壞事。這會兒人都在宴席上看戲,咱們只說累了去你屋裡歇歇,悄悄換了小丫鬟的衣裳,溜到戲台後面瞧一瞧,誰知道咱們是誰呢?這是你家,你路熟,只要避開了人,誰能發現咱們?退一萬步說,就是被下人發現了,說出去也不過我們兩個淘氣。咱們十歲還不到呢,不礙事的。」

林若拙更震驚了,黃恬居然安排的有板有眼的。看著很熟練啊。不過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句話打動了她,她們還小呢,一個六歲,一個八歲。就是被人知曉去了戲台後面看熱鬧,說出去也不過是小孩子頑皮。大不了再被罰抄《女訓》,她還有好多存貨。

心動之下,她又奇怪:「你不怕鬧出來後受罰么?還有你爹,怎麼和你哥說那樣的話?」

黃恬笑的有些得意,道:「我們家教養孩兒和你們家可不一樣,爹厲害著呢。他和我哥說,不會調皮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只是得看在什麼地方調皮,不能壞了心。調皮也得講究有勇有謀的。我哥就鬥不過我爹,幾次幹壞事都被他抓住了把柄。不過今天是在你家,我爹不在,沒事的。」

林若拙聽的膛目結舌,黃舅舅簡直太兇殘了。居然用這樣的理念來教小孩。黃家一門都是牛人啊!難怪黃氏的腦子這麼好使。在林家女眷里排的上no1,她這是運氣不好嫁給了渣爹,若前頭定親的那位好好活著,嫁過去做了長房原配,可以預見未來的人生有多麼風光。而黃恬……這位是青出於藍。

兩人統一了計劃,便由林若拙開口,提出要帶表姐去自己屋裡歇歇。大人們沒為難她們,林老太太笑道:「也是,難為你們小小年紀坐這麼久,既累了就去你妹妹屋裡歇會兒,別硬撐著。」

林若拙抿嘴一笑,乖覺的和黃恬一塊兒行禮,告退。

林老太太又遣人去女孩子們坐的席上傳話,說姑娘們若悶了只管去散心或去廳堂歇息,不用拘謹。

范姑娘彭姑娘都是到了婚配年齡的大姑娘,自不肯如七八歲的孩子一樣半途離席。規規矩矩的笑說不用。平家的兩位姑娘家教不錯,很有禮貌的說她們不累。黃珍唯唯諾諾的看了自己嫡母一眼,搖搖頭,示意自己不用。林若菡和林若蕪見狀,也只能無奈的繼續坐著。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黃恬到了融雪院,意思意思的參觀了一下房間。就要和林若拙說『體己話』,將貼身丫頭關在房門外給她們守門。

「快快!首飾都摘下來,拿你的舊衣服……不要緊,小姐將自己的舊衣服賞給丫鬟是常有的事,能進後宅的戲班子見多識廣,不會起疑的。」黃恬顯然不是第一天幹這種事,指揮的井井有條。衣服、褲子、鞋,面面俱到,又特別叮囑她:「一會兒記得,千萬別露出手,丫頭可以生的比小姐好看,可以穿小姐的舊衣,或許還能比小姐有派頭。但丫鬟絕不會有和小姐一樣的手。我有一回就是在這上面露了餡……「

悉悉索索穿戴好,互相檢查了一遍。萬事俱備。林若拙問:「怎麼出去?」門口還有丫頭守著呢。

黃恬詭異一笑,繞到北面後窗下,揭開窗栓:「當然是翻出去。」

林若拙嘆為觀止,果然不能聽說的,只能看做的。誰能想到黃恬這樣的淑女翻窗戶翻的如此乾淨利落呢?

黃恬還誇她:「你身手不錯。以後多練練就利索了。」

林若拙無力道:「你在家也這麼著?你娘真的不管你?」

黃恬神秘的笑了笑,靠近她道:「我給你交個底。我娘說的,身手利落的姑娘身子骨才健康,日後生養容易。那些整日里關著養出來的『大家閨秀』,其實是小戶人家不懂裝懂的做派。前朝的時候,女孩子們還打馬球呢,英姿煞爽,那才是真正的貴女。」

黃恬似乎很羨慕這樣的女性,一路走一路嘰嘰咕咕嘮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