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十四章黃恬

第十四章黃恬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888

黃恬與她兄長有六分相像,端莊清秀。孩童特有的水嫩皮膚添上三分顏色,精緻的衣衫珠寶裝點兩分耀眼,已是很不錯的一個小姑娘。黃珍的相貌就要比她漂亮許多,原因嘛,地球人都知道。親娘的基因強大啊。生得不夠出彩能當姨娘么?自是拉高了下一代的綜合遺傳。黃珍大約也知道這份尷尬,打扮不出彩,又時時刻刻低著頭,避其姐鋒芒。

嫡女氣勢足,庶女相貌美,這也是一般富貴人家共有的特色。

林家這樣一水兒的美人才叫奇怪。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什麼特別培養啊,別有用心啊。

所以,林家人養女兒那是半分不敢懈怠,姑娘家面貌憨點,才學欠缺些便不要緊,人不伶俐也不要緊。人家會說,這是個厚道孩子。人品端方嘛。可若女孩子美貌有了,那就不能沒有才,不能不端莊大氣。比如說林家,林老爺子他要敢養出一群胸大無腦的孫女,他是情願掐死在家裡也不能放出去丟人現眼啊!不然他林家的家教能立馬從一流淪落至三流,書香門第的招牌徹底塌掉。沒辦法,誰家書香門第會養出蘇妲己、褒姒啊!人家養的都是,都是,那誰誰誰,是吧,啊!所以,林老太太不敢不用心養孫女,林老太爺更不敢。

這也是二房姐妹和三房姐妹斗的凶的起因之一,都覺得自己又漂亮又有才,為什麼不能更驕傲一點?林若拙就死活想不通,她們怎麼能憑著美麗,讀了兩本書,就認定了那是傲氣的資本?

所以,祖父大人,教養孫女這個問題上,其實您已經失敗了您知道么?

主機終於重啟成功的林若拙本想搜刮出點話來寒暄,可放眼一看兩排的小蘿莉,思維又朝詭異方向飄散開去。

於是,她和黃恬兩人之間又沉默了很久。

一行人來到擺酒的宴席廳偏堂,黃氏等人迎的客還未到。林若拙忽想起一事,左右看看,開口問黃恬:「大表姐,中書令是什麼官職?」

時刻關注著她們的林若菡一口血差點噴出來,這是寒暄的話題么?林若拙,你就沒別的話能說了?

黃恬認真的看了看她,片刻,開口道:「中書令隸屬中書省,從一品。」

咦?居然知道。果然家學淵源。林若拙興奮,加深了問題:「這麼說和平章政事是一個級別。誰更重要些?」如果是一樣級別,為什麼童氏在培訓她們時特意提出平章政事夫人,卻不提中書令夫人?

黃恬想了想,輕聲道:「職權不一,不好說。」

林若拙深深的看著她,黃恬坦然相對,良久,兩人不約而同相視一笑,感覺親近許多。

林若拙看看其它姐妹,見沒人再注意她們,將身體朝移了移,頭湊過去,壓低了聲音:「恬姐姐,今天宴席的客座首位,定的是平章政事蔡夫人。」

黃恬會心而笑,也壓低了聲音:「當今廢了左右丞相二職,改立中書令。原刑部尚書許大人調至中書省,任中書令。蔡大人,原本就是平章政事。」

林若拙這才明白裡面的微妙。也就是說,皇帝大人看左右丞相這職位不順眼,大刀闊斧給砍了。中書省沒了一把手,腫么辦呢?提拔二把手?不,當然不。皇帝大人從刑部調來空降兵許大人,任新的一把手。可詭異的是,不知道是皇帝大人腦袋糊了醬還是什麼,居然將中書令的級別定為從一品。原二把手平章政事的從一品級別又沒有做調整。這下好,新一把手,原二把手級別一樣。到底誰是一把手?天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平章政事蔡大人在中書省的人脈一定比中書令許大人強出百倍。

難怪蔡夫人坐客座首位。看來祖父大人是舊系人馬一黨。

林若拙想了想,悄悄問道:「中書令的從一品級別,是陛下特意定的?」

黃恬意味深長的看她一眼:「你說呢?」

林若拙低聲喃喃:「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黃恬「噗」的一聲笑出來:「六妹妹,原來你是這樣一個妙人。」

林若拙嘴角一翹,也笑道:「我也沒想到恬姐姐你是這樣的人啊!」她真的很高興,這是她穿越來後,第一次在同齡人中找到心有靈犀的同伴。

黃恬也很高興。她在家中除了個長兄能說上幾句話,姐妹間幾乎沒有共同語言。倒不是她刻意打壓黃珍,實在是黃珍的見識和性子……唉!只能說不投緣吧。

黃恬不知道,冷幽默這東西,不是誰都能欣賞的。

兩個小姑娘恰逢知音,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盡興,角落裡埋首竊竊私語。

黃夫人看見這一幕,詫異的對林老太太道:「你家六丫頭倒是不錯,我們恬丫頭性子有些孤拐,除了她哥,很少能和人說這麼久的話。」

林老太太聞言也差點驚掉了下巴,連聲謙虛。見兩個小姑娘說的頭都快湊到了一起,只能在心底歸功於林若拙今天超常發揮了。或者,她開竅了?

黃氏領著許夫人到了。大概是知道自己家的座位會排在蔡家後面,許大人的夫人根本就沒來,人家來的是兒媳,當家長媳。既不失禮,又避開了蔡家的鋒芒。

許夫人給林老太太見禮,毫無勉強的坐到客座第二位,笑盈盈的道:「老夫人,那是貴府的孫女兒吧,這麼多花一樣的小姑娘,真是看著就讓人高興。」

於是呼,小姑娘們被拉過來見禮。林老太太特意指出黃家姐妹:「這是我親家家的,黃大人的孫女。」

許夫人笑對黃夫人道:「我說這兩個怎麼和您這麼像呢,還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