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十三章黃夫人

第十三章黃夫人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624

黃夫人是個和藹親切的老太太,在她那雙笑眯眯眼睛的注視下,小輩們緊張的情緒得到舒緩,神色自如了許多。黃夫人對林老太太笑道:「親家母,我這女兒閨中嬌慣,沒經過什麼大事。索性還有一兩分笨力氣,幫著操持些瑣事,勞親家母費心管教了。」

以林老太太人老成精的心計,怎麼看不出黃家場面話說的漂亮,內里其實是在給他們家女兒撐腰,暗示:這兩場大宴請下來,可都是我們家姑奶奶辛苦操持的,您不記功勞也得記得苦勞。

林老太太少不得要說些漂亮話回應過去:「親家母太自謙了,老二家的很是能幹,這府中里里外外虧得有她幫襯,我才能過些鬆快日子。」

祖母大人表示,你家姑娘的辛苦我是記在心裡滴。

黃夫人見好就收,轉而誇讚起林家的小姑娘們:「親家母,今日我算是飽了眼福,您這六個孫女兒,生的好不整齊,水靈靈六朵鮮花。過上個幾年,只怕求親的人連林家的門檻都要踏斷了!」

黃夫人這話倒不是無的放矢,假客氣。幾年沒注意,這乍一看見,喝,林家女兒的相貌還真是出乎了她意料之外。

先說三房的三位姑娘,三老爺林海嶼是庶出,相貌本就在三兄弟中生的最好。童氏也是庶出,親姨娘底子過硬,自己生的便也是天生麗質。兩兩相加,正正得正。三房三姐妹繼承了父母的優點,齊刷刷往那兒一站,猶如三朵出水蓮花。

回過來看二房,渣爹愛美色,當年娶親時就和林老太太提過要求,希望娶個美貌溫柔賢惠的娘子。林老太太最寵這個小兒子,覺得這要求很合理,自己的兒子就該配這樣的姑娘。林若拙的生母秦氏就是她在可尋找範圍內這麼千挑萬選出的江南美人。林若拙像生母像到了渣爹都不願多看的地步,美不美自在人心。

林若菡,咳咳,生母是誰大家都記得吧。生的不美能讓渣爹甘冒大不為將她從青樓帶出來做外室么?前面也說過,林若菡是柳葉眉櫻桃口、典型的古典美。林若蕪,生的也不錯,雖遜兩個姐姐一籌,也是在平均水準之上。

也正是因為林家女兒們顏色好,林老太太才更不敢放鬆對她們的教育。自古高門嫁女、低門娶婦。才色雙全能博得更好的前程。女孩兒,也是一項資源。尤其是這裡面有四個嫡出。

黃氏見林老太太並沒有反駁她的話,而是微笑著默認,便知曉林家對第三代女孩子們,是有某種憧憬和規劃的。

想到這裡,她有些不屑。黃大人私下對她說過,林老頭什麼都好,有能力,有才學。唯一不好的就是功利心太重。也是,功利心不重,能爬到參知政事這個位置?三品的官看著不小,在京城這權貴多如牛毛的地方卻也夠不上得瑟。林老頭能得瑟的原因在於他隸屬的部門是中書省。中書省的三品官,比之六部的二品官還要風光。

她淡淡笑了笑,關切的道:「聽說您家大哥兒今年回鄉祭祖,參加縣試去了?」

林老太太的笑容深了些:「老大一家外放幾年,離的我遠。愚哥兒這些年學問怎麼樣連我家那老頭子都不知道。索性讓他下個場,試試水,也好知曉有幾斤幾兩。」

黃大太太笑掩著嘴插話:「親家老太太,愚哥兒從小伶俐,又是書香世家出來的,考個秀才還不手到擒來?您就等著接喜訊兒吧!」

林老太太舒心大笑:「那我就謝親家大嫂子吉言了。若那孩子果中了,等他回來,我讓他親上你府上給你磕頭作揖去。」

黃大太太響亮的笑應下:「好呀!這可是我佔便宜。新鮮的少年秀才公呢,我可就等著了!」

眾人皆是大笑。

笑完了,黃夫人關切的道:「你家愚哥兒有十六了吧。若今秋得中,便是秀才。轉過年十七。可有想過親事?是在他父親那邊挑,還是到京里來選?依我說,這長房長孫媳,未來宗婦。可要慎重。」

這句話說到了林老太太心坎里,林若愚的妻子人選,本該是他父母做主。然而,真全然不管,她哪裡放心的下。嘆道:「我正為這事愁著呢。他爹心大,想著後年鄉試時愚哥兒不過十八,意思是等他考中了舉人再提,說起親來也更有底氣。」

「啊……」黃夫人驚訝之極。鄉試和院試的難度可不一樣,考秀才有把握,這舉人考試,誰敢說是有一定把握的?便是那神童天才,也不敢拍著胸脯保證一次就考過。林若愚後年鄉試中了皆大歡喜。若他不中,頂著個落地舉子的名聲說親,豈非生生給自己抹了層黑?再等三年,他都二十一了,到哪裡說年紀合適的閨秀?還不如穩穩妥妥的考完秀才就相看起來,何必去搏那個險。

林老太太也知道大兒子這事辦的不穩。可如果考完秀才就說親,長孫遠在他處,相看孫媳的人選就必然是大兒媳馮氏主持,這叫她如何放心。思及此處,她嘆道:「兒子長大就由不得娘做主了,老大定了主意,我又能如何?婚姻大事父母做主,我多說兩句,反倒討嫌。」

「這還了得!」黃夫人立時嗔怒,她也是做母親的人,她也是有孫子將來要娶孫媳婦,感同身受:「他就是活到八十歲,做了一品宰相,那也是您的兒子。兒子嫌棄親娘,天下間就沒這個道理!」

黃氏開口了,聲音輕柔:「母親,您多慮了,大伯向來孝順,對您何嘗有過半分不敬。要我說,這回定是他望子成龍心切,一心念著愚哥兒早早考上功名有光彩,這不也是想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