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十一章若靜

第十一章若靜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439

林家請客的日子定在了四月二十。還剩八天的時間。女孩子們的上課內容特意做了相應調整,江夫子講起了禮,賓禮,嘉禮、飲食之禮;婚、冠之禮;賓射之禮;饗燕之禮;脤膰之禮;賀慶之禮等等。李夫子應景的拿她們宴會兩天要穿的衣服出來指導、點評。童氏全程陪同、檢查。

兩天下來,她鬆了口氣。姑娘們除了有些爭強好勝心,其餘問題不大。知曉維護林家聲譽,顧全大局。就連她最擔心的林若拙也沒出岔子,就是話少些。大場面上這甚至都不能算是缺點。伶俐有伶俐的好,寡言也有寡言的優。有些夫人們,就喜歡話少老實的孩子。

自從家宴那晚和喬媽媽、小喜聊過天,林若拙的情緒就一直不大好。在這麼個男尊女卑的時代,女人就是消耗品。這一觀點,不僅僅深入骨髓的刻在了男人心底,就連大部分女人也以為是天經地義。

夏衣的父親,那樣的衣冠禽獸。在喬媽媽這些當地土著嘴裡,也不過嘆息著說只怪夏衣命苦,夏父性子弱,被大娘蒙了眼。從禮法和律法上來說,他竟是沒有一點兒錯的。女兒可以賣、女人可以賣,甚至妻子都可以賣。這是律法所承認並賦予男人的權力。從本質上來說,窮人家和富人家在這一點上沒有區別。林家,書香門第要臉皮,日子又是過的蒸蒸日上,遠不至於到賣女兒的地步而已。可若真的到了那危急的一天……

林若拙打了個寒顫。她也就比林若菡、林若蕪價錢貴點而已。

她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部西方電影,裡面的家庭女教師對不願學習的貴族女孩說:當你成年後,你一無所有,因為你是一個女人。你的財產、你的奴僕、你自己本身,都是屬於你丈夫的,他們擁有你的一切,控制你的一切。但他們唯一不能奪走的,是你的思想。我們唯一和男人平等的,是我們的思想。我們的靈魂屬於我們自己。如果你沒有屬於自己的靈魂,你蒼白的人生還剩下什麼呢?音樂、繪畫、閱讀、外語、舞蹈,這些學習不是為了取悅你將來的丈夫,而是為了你自己。你將一無所有,除了知識和思想,因為你是一個女人。

youhavenothing,becauseyouarewoman。林若拙無聲的在口中吟誦這句驀然湧上心頭的對白,重若千鈞。

人,生而平等。人,生而不等。

以前,她只是憑著成年人的本能,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從此刻開始,她以前所未有的認真投入到學習當中,如一團海綿,用最大的力量吸收消化這些知識。

江夫子的感觸是最大的。如果說以前的六姑娘功課是不錯,聰明有毅力。卻還只是一般貴女的用功。可現在的六姑娘,在面對書本時,眼中煥發出一股強烈熱情,恍若沉睡的生機被喚醒,勃勃向上。

第一天的宴客,有眾多朝臣夫人前來。林若靜今年十歲,放在二十一世紀是小學四年級,在這裡,竟已是眾貴婦眼中待考察的閨中少女。

林若拙已經吐槽無力了。這算是精神上猥褻未成年女孩么?

當然不算。因為她神奇的驗證了某位大師的笑談,古代婚姻的本質是:同性相吸。

對,你沒聽錯。就是同性相吸。一般來說程序是這樣的。先是由父親看上了某一家的男人。覺得這家的某個男人不錯。很欣賞,很喜歡。於是,想想自己家還有個閨女,結親方案便提上了。當然,也有母親先相中女婿的,但後期具體察看,還得靠男人。總之找女婿,家裡有靠譜男人的,都是男人出馬。

找媳婦,這回就輪到女人了。母親、姨媽、姑媽、姐妹,輪流出場。宴會、茶會、上香,種種機遇,種種相處。火眼精睛、360度無死角考察該女子。然後,女性同胞們認可了,覺得這女孩子不錯,挺好、挺喜歡。於是,結親事宜提上日程……

和男女當事人有關係嗎?沒關係!和異性親人有關係嗎?也……沒什麼關係。即便是有關,也是找女婿人家,女性長輩去考察婆婆嚴苛不嚴苛,小姑子好不好相處。娶媳婦的人家父系長輩去考核女方家的男人上不上進,人品是否端厚。總之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同性相吸』上。

十歲的林若靜同學,在這次宴請上,就面臨著被一眾女人相看的局面。

矛盾這就來了。總所周知,男人和女人,那就是火星人和地球人,想法愛好南轅北轍。尤其還是長輩和小輩之間,各自心中的那桿尺,標準刻度一個是英尺,一個中國寸。就沒幾處統一的地方。而待選者,也就一個正常人類。絕不會上午林黛玉下午薛寶釵,今天史湘雲、明天賈迎春。總而言之一句話,中了長輩女性意的,未必進得了被配對男人的眼。配對男人喜歡的女人,長輩女性那是半點也看不上。

對於這項矛盾,林老太太給孫女的政策指導是:後宅是女人天下,被婆婆喜歡最重要。男人的情愛是過眼煙雲,只要被長輩認可,又生有兒子,日子就能過的穩妥、安樂。

童氏私下裡教導女兒:「別聽她的。女人靠的什麼,靠的是男人!咱們遠的不說,就說你去了的先二伯母。她是你祖母當日親自挑選的兒媳,應該喜歡了吧。又生有兒子。可那又怎麼樣?外室鬧上門來,你祖母何嘗給你先二伯母做過一分主?兒媳再討喜,也敵不過兒子在她心中的分量。指望著婆婆幫你委屈兒子?做夢!聽她的,大鹽都能賣餿了!」

林若靜驚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