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八章三嬸

第八章三嬸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4698

林若拙知道,渣爹其實就是這麼一個傻蛋。

拿標準繼承人大伯父來比較吧。外放多年,輾轉各地積攢資歷的大伯父,無論是吳越的輕儂細語,還是燕趙的英姿煞爽,亦或海域的異國風情,大伯吃過的各色美女,只怕渣爹連見都沒見過。可外頭人說起這兄弟倆來,能力才學什麼的且不談,單人品一項,大伯就將渣爹甩出十條街。

為什麼呢?

簡單啊!大房只有一個姨娘,二房有三個。渣爹,你不好色誰好色?

至於大房有一個庶子,二房卻一個庶子都沒有的事情。咳咳!那是送子娘娘的安排,大房有這個運氣,二房運氣不好而已。總之!林二渣你就是好色有沒有?不解釋。

渣爹,有沒有想吐血的感覺?這就是命啊,誰讓您是傻蛋呢?瞧瞧,您不過是年輕時風流了一點,在青樓遇見個美人。哪個青年才俊沒遇過這一出啊。偏您老人家弄到外室上門,髮妻難產的地步。人家呢?那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要多瀟洒有多瀟洒。渣爹,有沒有再吐一口血感覺?

祖母大人偏愛小兒子,祖父大人為什麼不嚴加管教,任憑渣爹混的前途無亮?很簡單,祖父大人看透了渣爹傻蛋的本質啊,親!這樣的兒子入主家族第一決策階層,那就是個無差別攻擊的大殺器有沒有!

所以說,林若菡、林若蕪同學,身為傻蛋親爹的閨女,前途一片黑暗,你們還斗個什麼?沒看見連最該宅斗的黃氏都偃旗息鼓,轉戰場了嗎?眼光要放長遠一點啊,親!

二房三房姐妹間的鬥氣,那就更可笑了。只要三叔考中進士,憑著林家的地位,混個實權外放絕沒有問題。三房三姐妹的婚事,她可以打包票的說,絕對比二房兩個庶女要高出一籌。所以說姐妹們,你們這是該自信的不自信,有憂患的偏偏傻大膽啊!

唉!她真是太寂寞了。她想她可以理解獨孤求敗。

「妹妹,若拙!」林若謹用手掌拚命在她眼前晃,這是怎麼的?剛說上兩句話,怎麼又犯那呆傻病了?

「唉——」林若拙被他叫回神,看清現實,長長的嘆了口氣。

「若拙,你嘆什麼氣?」由於三叔鬆了口,林若謹還是有點小小興奮的。不明白妹子為什麼反倒長吁短嘆。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寂寞——」林若拙如唱戲一般發出一疊三嘆的感慨。誇張的語氣將林若謹嚇了一跳。

「好妹妹,都是我往日混,沒心沒肺的過日子,卻不知你的艱難……」他結結巴巴的說著,愧疚之情溢於言表,頓了頓,又斬釘截鐵的道:「你放心,日後我定不叫你受委屈,不必這般裝傻過日子。」

這是什麼神展開?她裝傻?啊,不對!先說明白,她什麼時候傻了?她分明是小一輩中最聰明的好不好!

還沒等慢一拍的林若拙反應過來,林若謹就帶著滿滿的腦補,以大孩童特有的心急,呼呼啦啦跑了出去。

算了!林若拙搖搖頭,由他去吧,效果到了就行,方法有偏差,不要計較。

過了兩天,榮瑞堂忽傳來喜訊,林老太爺升了參知政事,正三品的官職。林老太太的三品誥命也由聖旨送到了家中。一時間,人人喜氣洋洋。

林若拙只怔了片刻,便不再心起波瀾。

神奇夢境這一項,從兩歲開始,有時一年做一次,有時又兩三月一次。頻率不定,大小事概率不定。比如這回的祖父陞官,又比如上回夢到黃氏新添了一批小丫鬟。準確度倒是沒得說,到目前為止樣樣都應驗了。

可這又怎麼樣呢?一來,她不能控制夢境,想預知什麼就預知什麼,只能被動被告知。二來,夢境預知的事都是大勢所趨,她改變不了的。比如祖父陞官,比如新添丫鬟。她不打算利用夢境,也不會說出去。先知,本就該閉緊嘴巴。特洛伊的女預言家卡珊德拉,每一項預言都精準靈驗,然而神靈賜予她這項能力時,唯一的條件就是:沒有人會相信。

還有古希臘神話中的俄狄浦斯,從整個故事來看,反倒是預言成就了他的不幸。如果送一開始就沒人將預言當回事,悲劇也不會發生。

預知未來,這本身就是時間空間中的一種bug,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修正。林若拙從來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有得到就有付出。得知自己這一世大富大貴、身體健康,她本是驚恐的。當好事一連串砸在身上時,往往預示著未來也會壞事一連串的繼續砸過來。不過當她知道自己生母亡故、渣爹不疼、家族重男輕女後,老實說,她其實是鬆了一口氣的。有糟糕的地方就好,符合天道平衡一說。

所以,這麼個預言之夢。她也就當小電影看看。應驗了,圖個樂,僅此而已。

林家上下將這場喜事看的很重。祖父的這一升遷自是牽扯到朝堂格局,關於這方面,據林若謹友情提供的的消息,祖父大人似乎和三叔詳細討論過,祖母那邊估計也知曉一二。女眷們要操心的,不過是親戚朋友間的祝賀與答謝。

二房三房的姐妹都很高興。祖父升了三品,她們的地位也會有相應提高。無論是現在的女眷間應酬,還是將來的說親,都能夠上一個層次。下人們也高興,水漲船高,最直接的實惠就是人人多發了一個月月錢。

榮瑞堂的桌上擺了厚厚一疊帖子、禮單。這些看似薄薄的紙張,背後都承載著或一官員,或一方勢力,或一則態度試探。林老太太不厭其煩的細細給黃氏講解,哪家要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