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七章三叔

第七章三叔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831

接下來便是考察功課,由於年齡不等,課程的進度也不一樣。作為一個能在大戶人家女眷中輾轉做館,還一直獲得不錯評價的夫子,江夫子顯然很會審時度勢。

三房林若靜今年十歲,她的課程是單獨拔在最前的。已經開始學著做詩詞。三房令兩位姑娘,林若貞八歲,林若容七歲,年歲相差不大,便算是第二撥,目前在講《詩經》。二房的三個姑娘年紀都小,算作第三撥,還在《聲韻啟蒙》上死磕。林若拙雖然有著成年人的思維和自制力,學習進度比那兩個要快,但是她心黑,學的東西多,習簫和每日的鍛煉身體就佔去了不少時間。她不像男子要參加科考,樂的每天課程一點點推進,積少成多。沒有表現出什麼『天才』,保持著和林若菡差不多的程度,唯在一筆字上下的功夫多些。

二房林若蕪年紀最小,跟著兩個姐姐有些吃力,不過林若菡向來很友愛,幫著她講解不少。她本人又要強,課業倒是跟得上,人卻是最辛苦的一個。

江夫子給三個年級挨個兒講課,沒輪到的就自己伏案用功。二房三姐妹不約而同的抽出紙張,磨了墨,抄寫《女訓》。

林若拙不緊不慢的抄著。二十遍的量很多,對她卻不成問題。因著想練好字,她本就會每天多加幾張紙的練習量。練習的內容么,某人未雨綢繆的清一色選擇了《女訓》《女戒》《孝經》,兩張紙的數量不多,一天天積累下來就可觀了。她算過,扣除早期筆跡太過糟糕的一部分,再補足個兩遍的數就夠二十了。

所以說,平時的積累是很重要的,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看,這不就用上了!

到午飯時,黃氏已經知曉了兩房女孩子在芭蕉堂的針鋒相對。對於二房姐妹能放下矛盾、同仇敵愾的行為給予了表揚。當然,她表揚的方式很隱晦。桌上加了幾個女孩子們愛吃的菜,時新的文具給她們分別多添置三套,還弄了個光鮮的名頭,美其名曰:因著孩子們抄《女訓》,才多添的。林若拙要不是在這裡原生態生長了六年,也八成就把這表面的理由當真了。

所以啊,別看古人科技發展落後,那心眼比之現代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她要學習的地方,多呢!

林若謹的午飯繼續吃的食不知味。不知愁滋味養大的九歲公子哥兒,哪怕他再竭力掩飾,魂不守舍的樣子還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黃氏看在眼裡,午飯過後,不動聲色的對盧媽媽吩咐幾句。不多時,院里一個二等丫鬟就捧著幾樣點心去前院,送給坐館的劉秀才。

劉秀才年紀不小,約五十來歲。五十歲那年尚未考中舉人,也就歇了科考的心思。他的學問如何,用林老太爺的話來說,功底紮實,教蒙學是極好的。渣爹就請了教導長子。

用林若拙的話來說,親爹啊,您聽不出祖父的言外之意嗎?教蒙學極好,再加上『功底紮實』那句前綴,分明就是點明了這位老學究屢次鄉試不中的原因,他讀的是死書。也就是說這人只能教低年級,教不得高年級啊!二哥今年都九歲了,再這麼教下去真的不要緊嗎?

林若拙對渣爹的智商已經徹底不抱希望。不過劉秀才迂歸迂,教學倒是真的很認真。祖父大人看人很准,性子一板一眼的劉秀才,愣是讓一個個跳脫調皮的男孩子們,把幾本基礎書籍,《四書》連同集注什麼的,背的滾瓜爛熟。基本功的確打的很紮實。

性子嚴謹到迂的劉秀才,自然也發現了林若謹的魂不守舍。見黃氏院里的丫鬟來問,也就一五一十說了。人一來就這樣,並不是上學時的緣故。隨後,黃氏又叫了林若謹的大丫鬟冷香過來,冷香道:「二爺下半夜做了噩夢,後來就一直沒睡,看了大半個時辰的書方起的身。」

黃氏聽見明面上沒什麼大事,也就丟開手。親爹都不管,她就更沒那閑工夫去操心繼子的脆弱心靈了。大面上不出錯就可以。末了又問了林若拙房裡過來回話的小丫鬟,知道六姑娘繼續平日的古怪,關著房門在屋裡用功,不肯讓丫鬟進去伺候。她也不當回事,只吩咐丫鬟不要讓姑娘受傷,或是忘了抄寫《女訓》就成。

正是黃氏的這種半放養政策,給林若拙帶來了極大的便利。真正讀書寫字時,一定要保證光線亮堂。關上門窗一個人,大多是鋪張毯子在屋裡練瑜伽,做仰卧起坐、舉重物等鍛煉身體的運動。好身體是一切的本錢,她將大量的時間花在了這上面,除了見不得人的室內運動,還有公開的室外活動,如跳繩,奔跑、踢毽子。

所以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若是有個親媽,保准從頭管到腳。只看林若菡比她小一天,個子卻矮半個頭就知道裡面的區別了。

林若謹很佩服林若拙的安之若素。他憋了好幾天,才表面上恢復了正常。這天,他瞅了個空,來到三叔林海嶼的書房。

林海嶼見侄子來了,很驚訝。熱情的招待了他:「若謹今兒怎麼有空來?先生布置的課業都做完了?」

林若謹不自在的坐到下首,和三叔這樣面對面得單獨說話,還是生平第一次。但是妹妹說了,想弄明白真相,只有三叔這裡是突破口。

「三叔,我有些功課不太明白,想向您請教。」

林海嶼先是一愣,不明白侄子為什麼放著現成的夫子不問,反倒繞遠路來他這兒。不過古代男人宗族觀念非常強,侄子也就和兒子差不多了,林若謹特特過來請教,他自沒有推脫的道理。當下細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