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書香貴女 >第一章家庭

第一章家庭 (1/2)

小說名稱《書香貴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時間:2013-03-31 12:13  字數:3547

旭日東升,林府後園的一所小院迎來了清晨第一道朝陽。林若拙張開雙臂,任由奶媽喬媽媽替她穿衣。大丫鬟夏衣領著一群小丫鬟,分別端著銅盆、巾帕、香胰、竹鹽,魚貫而入。

穿越五年,她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

前生纏綿病榻,今生身體健康。已經足夠幸運。

夏衣在銅盆中滴了兩滴薄荷汁,熱水氤氳化開。浸濕了鬆軟毛巾,擰的半干,細細替她擦凈臉。

竹鹽擦牙漱口,抹上香膏面脂。喬媽媽拿了梳頭的雲肩替她披上。坐到銅鏡前,用玉梳從上梳至下,數滿一百五十下。再給她結個垂髫髻,用兩根綴了珍珠的絲帶系住。又簪上兩個絞絲赤金鑲寶石花。

林若拙一動不動任她施為。看似對著菱花鏡發獃,實則在想自己的心事。

昨夜的夢宛在眼前。夢中,祖父升了個什麼參知政事的官。鬼知道那是幹什麼的。不過從周圍恭喜一片的聲音聽來,說是從二品。從二品,應該是很高的品級了。

這夢來的沒頭沒腦。她可以發誓。不管是上輩子的二十七年還是這輩子投胎後的六年,她從沒聽說過『參知政事』這種高深的名詞。絕對不是她原有記憶中的。那麼,這詞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大熙朝這種不在她上輩子天朝歷史存在中的空間時代,又有沒有『參知政事』這樣的官職?

一個沒頭沒腦的夢,醒來就忘了也沒什麼。可從小到大,她時不時會做一些和身邊人事有關,睡醒後記憶特別清晰的夢。而大部分的,都靈驗了。

「姑娘,這會兒該給太太請安了。」夏衣邊說邊拿小菱花鏡在她後腦勺照了照,梳妝鏡中映出腦後整整齊齊的髮髻。

「知道了。」林若拙的話很少。一來本身就是成年人,不會像小孩子一樣話多,看什麼都新奇。二來,她也不覺得有什麼話題能和身邊的丫鬟、奶媽聊上天。

這種反常於一般兒童的沉默寡言,居然還給她帶來了一個「貞靜、訥言」的好評。我去!林若拙真心想吐槽。這要換了現代社會,或者有個親媽,早該懷疑自家孩子是不是得了自閉症。哪還有拿著反常當正常的?

沒辦法。老話說得好。沒媽的孩子是根草。有後媽就有後爹的潮流,古今不衰。

林若拙的親爹林二老爺,就當仁不讓的趕著這股潮流,將『後爹』一職發揚光大。對於自己的嫡長子,林若拙的親哥林若謹,還過問幾分。輪到這個女兒,就很有品位的玩起了家庭冷暴力。不打也不罵。官宦人家嘛,哪能那麼粗俗。林家可是書香門第,最講究個守禮。視若無睹就行了。能不見盡量不見,實在不行見了面也當成沒看見。眼珠子都不帶往嫡長女身上瞄一眼。反倒是對著庶女或是侄女兒關懷有加,慈眉善目。林若拙真心覺得幸虧是自己穿來了,要換個真兒童,不長成心理變態簡直就是愧對渣爹的這番努力。

林二老爺對嫡長女這般反常的漠視當然不僅僅是因為娶了續弦的原因。原由嘛,感謝穿越。還是林若拙周歲以前聽她祖母教訓她爹才聽來的。說起來,她就更鄙視渣爹了。這位在原配髮妻即將臨產時鬧出個事端,身懷六甲的外室找上門來,跪求二太太給她肚裡的孩子一個名分。

總之當時是各種混亂。親媽動了胎氣,疼了兩天一夜才將林若拙生下來。接著就產後大出血去了。

林二老爺從此便不待見這閨女,說她生來克母。能不克母嗎?統共一個黑鍋,不是林若拙克母,難道還是林二老爺包養青樓女子為外室,娼妓肚子里有了林家骨肉,結果氣死待產髮妻不成?看見嫡長女一次就提醒一次他犯的錯誤,說什麼也不能待見呀!

所以說,這位林二老爺不光品質敗壞,自控能力差,還忒沒擔當。不敢面對錯誤,逃避責任。缺點簡直數不勝數。林若拙都不用考察,就能斷言自家親爹成不了大事。如果大哥再天分平平,一旦祖父去世,家境衰敗則是必然趨勢。祖父大人,雖然您重男輕女的厲害,但還是請您多活幾年吧。阿彌陀佛。

打扮妥帖,喬媽媽領著小丫頭小福跟在林若拙身後,慢慢悠悠穿過跨院小門,去繼母黃氏的正房請安。

走到抄手游廊下,遠遠的就看見前面已經有個比她略矮半頭的女孩,帶著丫鬟奶媽,正在廊下說話。

這位庶妹來的還真勤快,回回都比她早。為人也比她周圓,每回來請安都有意的和黃氏身邊的丫鬟說幾句閑話。一來二去,林二太太身邊丫鬟對七姑娘林若菡的映像,絕對比三棍子打不出個悶屁的六姑娘林若拙要好上幾分。

七姑娘林若菡就是當初那位鬧上門外室生的女兒。生日只比她晚了一天。當然,這種真相只有少部分人知曉。名義上,七姑娘的母親是齊姨娘。原本是祖母身邊的丫鬟,據說在林若拙親娘進門前就伺候她爹了。早年也夭折過一個孩子。之後再沒懷孕,一心一意的養著七姑娘。當然,那位鬧上門的外室,在林府中根本就沒人提起。仿若這個人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林若菡就是齊姨娘肚子里鑽出來的。

林若拙覺得吧,渣爹這人其實很奇怪。要說因為當初那事鬧的不待見她,怎麼輪到林若菡這兒就沒冷暴力待遇了呢?每回見了林若菡,雖稱不上關懷有加,卻也算和藹可親。簡直就不科學!

後來,還是喬媽媽無意中道破天機。她道:「七姑娘那眉眼,生的和二老爺一模一樣。哪比得上我們姑娘,臉盤子就像先頭太太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