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能建築師 >第四百四十九章自找難看

第四百四十九章自找難看 (1/2)

小說名稱《超能建築師》 作者:地道哥們  更新時間:2013-10-01 09:50  字數:3388

李思謙這時候不得不發話了,因為剛剛淳于旭給他的指令是讓他伺機而動,儘可能爭取主動,揭穿所謂的新型水泥謬論。如果這時候他再不發話,那麼勢必讓淳于旭第二套行動方案也會流產。於是,李思謙走到了荊盛辰、藍功永兩位教授面前道:

「荊教授、藍教授,這種所謂的新型水泥我們過去聞所未聞,不能僅僅憑這麼短的時間就認定它的性能卓越吧。一切產品是好是壞,我想時間才是最好的檢驗手段。據我了解,鼎立置業集團就是一家建築開發公司,從來沒有聽說他們有研發新型水泥的專門人才,我覺得這事必須慎之又慎,防止我們別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給忽悠了。」

一向耿直的藍功永教授本來發現新大陸般流露出的滿臉喜悅,聽到李思謙所言後,一下子將臉板了起來,他冷冷地看了李思謙一眼反問道:

「李廳長你是在懷疑我們的專業能力和水平?」

李思謙連忙道:「我只是說說我心中的疑惑而已。另外,為了慎重起見,我剛剛特地就此事打電話詢問了一下京城的中科院、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蒲天世教授。蒲天世教授講,這種性能的水泥絕對不可能存在的,即使有也是一種偽科學,經不起時間檢驗的,所以我才冒昧地這樣說。」

「什麼?你打電話給蒲天世教授了?那個老頑固百分之一百不會認為這是真的,這點你說的倒是實情。」荊盛辰道。他聽李思謙講。其竟然將此事能直接打電話到蒲天世那兒請教,不禁高看了李思謙一眼。蒲天世可是荊盛辰十分敬重的人之一。他雖然口中說其是老頑固,其實他和蒲天世的私交甚篤,只是在學術上常有爭議,但彼此互相取長補短,情如兄弟。

李思謙看到荊盛辰的表情,心中微微有些小得意,他繼續添油加醋道:「蒲天世教授講,如果這種水泥被曝光。他會第一時間發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見的。蒲天世教授不希望在水泥領域出現偽科學的現象,更不願意鬧出笑話,徒增世人笑柄!」

李思謙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這句話說的有些過火了。只見藍功永教授一下子衝到了他的近前,尖銳地說道:

「是騾子是馬還用蒲天世那個老頑固教我們如何識別嗎?這種新型水泥我現在就認可了,他蒲天世若是不相信是真的,你讓他親自過來檢驗一番。如果他不親自檢驗就胡亂放屁。我直接去京城當面拔光他留多年的長鬍子!」

正說話間,席貴驅車趕到了,他裝模作樣地還帶著好幾個手下一起趕了過來。席貴作為宏遠國際集團的副總經理,儘管到g市的時間不長,可方方面面的關係比胖子都要熟悉。他當然熟悉,已經和他打了無數次的交道。參加檢查組的省公安廳、省工商局的副職領導乃至下面的處長他幾乎都認識。當然李思謙和他的多名手下他更是熟悉不過。

席貴滿臉和藹地和檢查組的人員一一握手,雖然席貴是第一次和荊盛辰、藍功永兩位教授打交道,但是席貴真的早就耳聞了兩位的大名,聽到戈裕傑親自給他作得介紹,立刻非常恭敬主動打招呼、握手致意。

席貴和所有人員打過招呼後。便問戈裕傑道:「我怎麼聽說我們集團下屬水泥廠特製的水泥遭人舉報了?」

「這些水泥真是你們集團下屬水泥廠生產的?」戈裕傑指著面前成堆的水泥問席貴道。

「當然,由於這些產品是專門提供給鼎立置業集團搞科學實驗的。所有我們裝水泥的袋子沒有用任何標識。而且,我們送貨到這裡後,鼎立置業集團在這裡的工作人員,專門給我們簽了字,證實貨物他們已經收到。怎麼這點也有人疑問嗎?」席貴故意問道。

胖子這時開始挑事了,他指著面前的大漢對席貴道:「席總,這位同志他對我們講,所有的水泥都是他們提供的,要求拉走呢!」

席貴立刻走到大漢的面前問道:「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難道還想搶錢嗎?你說是你們的水泥,你能拿出什麼證據出來?我們可是履行了所有的手續,不信,可以讓各位領導、各位專家來評評理。」席貴說著便從手中的包內,取出了一大疊各式各樣的單據,有生產委託合同書,有廠里貨物出廠證明單,有委託運輸合同書,當然還有「仙湖麗景」工地工作人員貨物簽收的證明。

連胖子胖子都沒有想到席貴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準備的如此充足,心中不由暗贊。

胖子對面的大漢這下確實傻眼了。他送貨時接到的指令是,儘可能不留任何痕迹將貨物送到「仙湖麗景」工地。送貨時,他不僅沒有索取收貨單據證明,甚至連車輛過橋過路的單據他也收繳上來,全部按照指令付之一炬。他哪裡會想到,事情變化如此之快,現在卻要證明這批貨物是他們的了,讓他如何證明?現在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胖子看到時機已經成熟,便開始發難了。他徑直走到省公安廳的副廳長面前,道:「我想我們應當辦案了。你可是親眼所見,有人竟然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想公然搶劫,這是不是應當立刻抓人啊?」

「抓人?」公安廳的副廳長尚未有所反應,胖子對面的大漢立刻心驚了,他連忙解釋道:「可能這中間存在一些誤會,我們絕不是存心想來訛詐或者搶劫的,我們可都是合法守信的好公民啊!」

公安廳的副廳長這下反應過來了,他嚴厲地問大漢道:「你到底是幹什麼的?你的身份、職業?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