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能建築師 >第四百章智斗毒蛇

第四百章智斗毒蛇 (1/2)

小說名稱《超能建築師》 作者:地道哥們  更新時間:2013-09-06 13:34  字數:3369

當婉兒乘坐的飛機在荒島迫降成功後,飛上僅存清醒的四個人婉兒、「毒蛇」和機長、副駕駛都長長地鬆了口氣,剛剛的一幕實在是驚心動魄,稍有不慎,他們都將粉身碎骨。

四個人中,反而當數年齡最小的婉兒最為沉著冷靜,她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婉兒早已經做好了最壞打算的準備,假如飛機真要面臨墜毀,她也會在最後關頭破窗而出。飛機窗戶的狹小和玻璃的堅固,對於婉兒的逃生,形不成任何障礙。

飛機停穩後,機長繼續試圖用通訊工具聯絡救援,可是飛機上的通訊裝備根本沒有任何的動靜。「毒蛇」通過駕駛艙的前窗查看了一下眼前的荒島,她心裡莫名其妙感覺一陣發慌。因為她發現這荒島林木茂盛,而且還有許多掛滿果實的果樹,但是卻沒有任何鳥兒的蹤跡。長期在刀鋒上生活的她,不僅頓生警惕。於是。「毒蛇」問機長道:

「你知道這是什麼島嗎?」

機長非常茫然地搖搖頭,道:「不知道,我所擁有的地圖根本就沒有標註過這樣一個島。這裡好像從來沒有人來過,因為我現在還看不到任何人類留下的蹤跡!」

副駕駛建議道:「我們是否打開艙門,下去看一下?」

「毒蛇」的臉色一下子都有點變了,她的第六感已經感覺到了某種危險信息,去荒島內看看,她還真的有些打怵。

婉兒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她對一切新東西都充滿好奇,當然對眼前的荒島也非常想探個究竟。她雙手贊成副駕駛的建議。

機長也認為有必要下去看看,只是他對所有昏迷過去的乘客和乘務人員有些不放心。他問「毒蛇」道:

「女士,飛機上的乘客和乘務人員你能趕快給救醒嗎?他們總是這樣昏迷著,我放心不下!」

「毒蛇」搖搖頭道:「再救醒幾個人我能辦到,但是全部救醒我可沒有這個能力。不過再過幾個小時,藥效過去。他們都會自動醒來,沒有什麼大事的!」

於是,在機長的建議下,「毒蛇」率先把幾名乘務人員又救醒過來,以便她們繼續搞好服務,防止意外的發生。

但是。「毒蛇」在對待小花的問題上卻和婉兒發生了衝突。「毒蛇」本來想乘機暗地乾脆將小花和她的一眾手下全部解決掉,以防他們清醒後,再度對自己不利。可是著一些卻未能逃過機靈的婉兒,當婉兒看到「毒蛇」掏出一個黑針欲扎向小花時,立即喝止住「毒蛇」,她厲聲對「毒蛇」道:

「住手!你若是敢這個時候再度害人。我會讓你挫骨揚灰,死得更加難看!」

「毒蛇」被婉兒揭穿了動機,惱羞成怒道:「你小小丫頭憑什麼恐嚇我?惹惱我先將你毒死!」

婉兒聽到「毒蛇」這樣說不怒反笑,她「咯咯」地笑了幾聲道:「那太好了,不用你動手,乾脆你把你的毒藥拿出來,我自己吃了。你的毒藥儘管很厲害。可是我不怕,它們對我來說還是營養品呢!」

「毒蛇」對婉兒的話將信將疑。因為確實她的毒藥沒有迷倒婉兒,但是她實在不相信世界上還有將毒藥當成營養品的人。於是,她不服氣地真從腰間掏出一粒藥丸,對婉兒道:

「若是你真敢將這個藥丸服下,我不僅不再向小花他們動手,反而我會立刻救醒小花,你看如何?」

婉兒對「毒蛇」展顏一笑,她根本未等「毒蛇」將藥丸遞過來,就施展起「萬手神佛」掌法。在「毒蛇」沒有一點反應的情況下。就已經將藥丸拿到了自己手中。

「毒蛇」這下真得震驚了,她只是看到眼前頓時出現了無數道掌影,然後她手裡的藥丸就不見了。「毒蛇」萬萬沒有想到婉兒身手這麼好。她過去看過婉兒的電影,以為婉兒在影片中表現都是電影特技,她哪裡會想到那都是婉兒的本色表演。甚至不用任何道具。

婉兒手拿著「毒蛇」的黑色藥丸,放在鼻子前聞了一下,大聲贊道:「好香的藥丸啊!」然後她就對「毒蛇」道:

「你此話當真?我若是吃下藥丸你再不救人,我就會立刻給你吃我的奪命藥丸!」婉兒這話是恐嚇「毒蛇」的,婉兒從不擺弄毒藥,她哪裡會有什麼「奪命藥丸」?

但是「毒蛇」卻對婉兒的話信以為真,因為她知道世界上不怕毒藥的人基本都是玩毒的,他們通曉以毒攻毒之道,在毒物相剋的夾縫中尋找生機。她認為婉兒如果真的不怕她的劇毒,勢必婉兒身上會有更厲害的毒藥。

「毒蛇」拿出來的黑色藥丸是她自行研製最為拿手的毒藥「一步斷腸」,就是說凡是中了此毒的人都會立刻斃命,一步之內失去生命,根本沒有搶救的餘地。這種毒藥「毒蛇」都沒有功夫去研究解藥,因為即使有解藥,也來不及救人,所謂的解藥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看到「毒蛇」鄭重地對自己點頭,並且重複了保證後,婉兒毫不猶豫地將「一步斷腸」藥丸放在口中,吞了下去。

「一步斷腸」一進到肚內,婉兒立刻感覺到了體內泰始、大悲真氣的極端興奮,兩道真氣根本沒等婉兒下令就已經撲將過去,爭先恐後分食起來。

可惜「一步斷腸」藥丸的量太小了,僅僅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兩道真氣蠶食殆盡。兩股真氣吞掉了「一步斷腸」藥丸,出奇地興奮,立刻水乳交融地凝聚到一起,歡快地在婉兒的經脈中間奔跑流動起來。婉兒頓時感覺一陣的心曠神怡,她用渴望的眼神瞅著「毒蛇」道:

「這位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