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能建築師 >第三百三十章純潔同床

第三百三十章純潔同床 (1/2)

小說名稱《超能建築師》 作者:地道哥們  更新時間:2013-07-23 10:38  字數:3351

小洛克專門在胖子的房間里等候胖子,是因為他急需要胖子去救助自己的母親。

通過這短短一段時間的了解,小洛克憑自己超凡的聰明腦袋和機智,推斷出胖子口中所謂能救助自己母親之人,其實就是胖子本人,他只是礙於情面不願意和不敢揭破而已。

小洛克和胖子又聊了一會最後比賽中的趣事後,便詢問胖子什麼時候去找人給他母親治病。胖子算了一下時間,反正自己和柳夢婕要先去歐洲法國里昂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正好隨便去英國洛克家族一趟。

胖子心裡一直在犯嘀咕,那個突然出現在洛克家族的東方女人到底是何許人也?會不會和「黑色魔堡」組織有關?他很想知道答案。

於是,胖子與洛克相約第二天一同先行飛往英國。他不客氣地將自己和柳夢婕的護照號碼給了小洛克,要他去購買機票和辦理其他事宜。

小洛克很是好奇胖子怎麼會多帶一個人,他問胖子道:「陳先生,跟你一起去的就是能治療威爾森氏症那位醫生嗎?」

胖子微笑答道:「算是吧。總之,你母親的這個疾病應當能夠解決。現在,我先列出需要的材料和提煉器皿,你讓人務必在我們到達前全部準備好。」

威爾森氏症是自體隱性遺傳疾病,因為其第十三對染色體上的兩個基因atp7b異常所致。治療的關鍵是修復這兩個基因,讓其恢復正常。根據後世的醫學原理,修復基因的藥物,因人而異,一人一葯,同樣的疾病,用藥卻不相同,因為每個人的基因組合特性是不同的。因此胖子不僅需要大量提煉這些未來藥物的材料。還要抽取小洛克母親的血液進行分離處理,然後才能開始不同材料的組合實驗,按照後世提煉藥物的各種要求。配備不同量匹配的干擾素,然後用其作用於小洛克母親體內的變異基因,最終達到治療目的。

胖子隨手用英文列出了其提煉未來藥物所需的各種東西後,急忙簡單收拾了一下房間自己的東西便將房卡還給了小洛克。他告訴小洛克自己今晚將住到另外一家賓館。他將自己新開賓館的地址告知了小洛克,讓他明天早晨後來接。

小洛克看到胖子爽朗地答應了自己的要求,自然興奮異常。於是,自告奮勇送胖子去新開的賓館。

胖子新開的賓館叫「新紐希爾頓大酒店」,也是一家超五星級酒店,胖子訂的房間自然是酒店最豪華的總統套房。「新紐希爾頓大酒店」位置不在城市中心,相距「環球國際大酒店」大約有幾十公里。但是,這家酒店距離機場很近,大約開車只要十幾分鐘就可以抵達。

小洛克陪同胖子到達「新紐希爾頓大酒店」後。他已經看出胖子在此肯定有一個女孩等他,便識趣地告辭而去。胖子拎著自己的行李,便直接乘電梯去了他給柳夢婕開的總統套房。

柳夢婕看到胖子將自己的行李全部帶到了這兒來,本來已經變得赤紅的臉色,更紅了。她從來沒有和一個男孩子這樣獨自接觸過。她雖然想到胖子會過來陪她,可是一旦這樣同居一室,她確實害羞了。她知道胖子不會無端侵犯自己,但是這樣親密地在一起,她還是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

胖子看出來柳夢婕的臉色有異,自然明白了她心中的顧慮。他微微笑著對柳夢婕道:

「你不要怕,這總統套房裡房間很多,晚上我會住到警衛房間里。」

柳夢婕暗責自己多心了,她坦然對胖子道:「在醫院裡你曾經陪我度過了一夜,這裡同住一起也沒有什麼。反正我是相信胖子你的為人,不會亂來的!」

胖子本來對和柳夢婕同居一室,心裏面倒還真有一點發生點什麼的期盼,因為這是人性的正常反應。但是,當聽到柳夢婕此言後,胖子徹底打消了那一絲有點齷齪的念頭。他暗暗下決心,無論怎樣,無論柳夢婕願不願意,自己也不能在這種情況下對柳夢婕侵犯,如果這樣的話,無疑會給已經飽受打擊的柳夢婕雪上加霜,他才不能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行為呢!

兩人吃飯也沒有去餐廳,胖子讓賓館餐廳的服務員直接把菜肴送到了房間內。因為現在柳夢婕實在不想將自己現在這副尊榮示人,她覺得自己越少露面越好。所以,胖子很體諒她此時的心態,沒有邀請她去酒店的任何公眾場合。

柳夢婕此時的面容經過胖子的拚命治療,再化點濃妝,基本可以出現在公眾場合了。最起碼不會像其他被燒傷毀容的人,滿臉的恐怖,令人不堪入目。

胖子為了盡量讓柳夢婕多開心,在吃飯的間隙,他給柳夢婕說了很多風趣的事情,他甚至讓電子書女孩調出來了許多未來的經典笑話說給柳夢婕聽。可是,柳夢婕儘管聽得很認真,偶爾也報之一笑,但她的表情依然顯得很沉重。這次的打擊對於像柳夢婕這樣一個花季少女,確確實實太大了。儘管她現在表面上依然平靜,實際上心如刀割。因為,一直被萬般寵愛的柳夢婕在服務生到房間送菜肴時,她明顯感覺到了服務生看她時的輕蔑眼神。原本柳夢婕接收到的都是驚艷、羨慕、愛戴、著迷等,何曾接收到這種歧視的眼神,她心裡備受打擊。她頓時明白了,以後自己說不定永遠要在這種目光的注視下生活下去了。

胖子雖然不算粗心,可是他哪裡會注意到這種微小的細節。他實在也不會想到僅僅只是一個小服務生不經意的一個眼神,已經在柳夢婕的心海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如果他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