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能建築師 >第二百四十一章神奇高僧

第二百四十一章神奇高僧 (1/2)

小說名稱《超能建築師》 作者:地道哥們  更新時間:2013-05-14 07:55  字數:3377

高僧雖然清瘦,但神采奕奕,雙目如電。他凝視著胖子,似乎能把胖子所有的心思看穿。

胖子感覺到了這高僧目光的穿透力,他心中驟然一陣緊張,一時竟然呆住,不知如何是好。

小僧人肩頭的小松鼠看到胖子這副表情,又「吱吱」亂叫一通,並在小僧人肩頭連續蹦躂一番,似乎在為胖子的表現著急,又似乎在嘲笑胖子。

高僧看到胖子一臉呆呵呵的樣子,輕輕搖搖頭,並滿含深意地看了小松鼠一眼,似乎責備它存不住氣,對其著急的樣子有些不滿。

小松鼠很懂事,高僧僅僅看了它一眼,它頓時就安靜下來。胖子自然注意到了小松鼠的表現,心下又是稱奇一番。這小松鼠實在太人性化了,高僧的一個眼神他都能深知寓意,就是人也不過爾爾。

小松鼠受到高僧眼神的責備,它不敢再多做聲,只好乖乖地端坐在小僧人的肩頭,凝視著胖子,目光中滿懷期待。有道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胖子僅僅用一小塊吃剩的麵包和一根火腿腸,似乎已經贏得了小松鼠的整個身心。胖子心中明白,這小松鼠極力把自己帶到這裡,肯定不是壞事。而且那簡易書桌上紙上顯示的內容,已經揭示出高僧早已洞察出了自己到這原始森林的來意,看來這高僧絕對是世外高人。

高僧將目光鎖定住胖子,目不斜視。胖子看那雙目之中清澈見底,宛如一泓清水,明白這高僧肯定是一心向佛,心無雜念之人,不然他的眼神不會這樣通透。

胖子只聽這高僧朗聲用英文說道:「施主千辛萬苦來到這片原始森林,心中說求,老衲已然明了。只是『優曇婆羅花』乃佛祖所種,系佛門聖品,只有有緣之人方能得之。老衲虛長百年。也未曾見過一次。」

胖子一聽連這位高僧也從未見過「優曇婆羅花」,一下子心裡涼了半截。看來此次要想找到「優曇婆羅花」,並不是那麼容易。只有拼自己的運氣了。胖子不由心中暗自禱告,但願此行順利,找到那傳說中的「優曇婆羅花」

胖子沒有想到老僧的英文說得這般流暢。而且觀其表現確實有些神妙。他竟然已經看穿自己。而且主動提及「優曇婆羅花」,雖然他沒有見過「優曇婆羅花」,但不代表他沒有找到「優曇婆羅花」的線索。想到這裡,胖子也就再無顧忌。他坦然對高僧道: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優曇婆羅花』關涉人命關天,還請大師指點迷津!」

高僧笑了,他沒有回應胖子的請求,而是問胖子道:「施主練過佛法?」

胖子搖頭道:「未曾練過,只是會一些粗淺的功法而已。」

高僧臉色驟然變得嚴肅起來。他眼光變得有些犀利,似乎對胖子剛剛的回答非常不滿,只聽他沉聲道:

「施主妄語,你身懷如此高深佛法老衲自然一眼看出,怎麼能如此看輕它呢?」

胖子心中一凜,明白自己神功中的一種,肯定與佛教有些淵源,看來自己剛才失言了。於是,他連忙向高僧解釋道:

「非我看輕。而是我修習尚欠,並不知道此功法與佛門的淵源,還請大師見諒!」

高僧對胖子如此謙虛的態度相當滿意,微微點點頭道:「施主修習的可是佛祖自身的至高功法『萬手神佛』?不知施主此功法師從何人所學?」

胖子又是吃了一驚,自己修鍊的「萬手神佛」是後世的科學家在古墓之中得到的。因為原稿出土後很快就被風化掉,所幸當時考古的科學家第一時間用攜帶型激光掃描儀將全部內容掃描下來。但是這功法雖然掃描了下來,後來還是被人遺忘。這掃面的版本被送到後世的電子資料庫中後,就再也沒有人去看、去研究。後世生活的人們心態比起現在的人更加浮躁。他們大部分人追求的是高效率,真正安安穩穩研究古代經典的人少之又少。電子書女孩體內的儲存是後世科學家將圖懶省事。也不經任何篩選,一股腦將整個資料庫全部拷貝給她了。據電子書女孩介紹,古往今來,直至後世,從來未聽說過何人修鍊過此種功法。胖子未曾想,這神功自己尚未施展就不僅被高僧看穿,而且高僧好像對這功法也研究。

於是,胖子老老實實地承認道:「我確實修鍊了叫做『萬手神佛』的神功,但這武功的來歷卻不便告知,還請大師理解這難言之隱,即使我說了大師也不一定相信!」

高僧微微頷首,對胖子所言很是理解。他對胖子道:「我從施主的身上感受到了『萬手神佛』神功的強烈氣息,很是奇怪,我師兄弟已經修習這『萬手神佛』功法,幾近百年,可是似乎還不如施主的功法深厚,施主能否將這『萬手神佛』演示給老衲看一下!」

胖子連忙道:「大師命令,小的哪敢不從!只是班門弄斧,大師不要見笑!」

於是胖子不再多言,直接將「萬手神佛」施展開來。他體內的泰始神功自然而然也融入其中,之間瞬息之間,胖子的雙掌就化出了上百道掌影翻飛,那片片的掌影,如同不停綻放的花朵,充滿了這室內的空間。胖子施展的時候,可以稍許控制,不然的話,他把章影再拉開些,恐怕這狹小的空間內就沒有高僧和小僧人的立足之地了。

小僧人感覺面前眼花繚亂,只覺得胖子的掌影煞是好看,高僧臉上露出的卻是驚喜,眼中異彩連連。

胖子僅僅施展使了一會,便戛然而止。他並不是嫌累,而是怕自己施展得過於興奮,控制不